第二百零九章.屠龍者

本章節 3751 字
更新于: 2019-03-13
「屠你媽啦!」粗魯的大喊了一聲,那個從頭到尾都毫無禮貌可言的玩家發出狂笑,好像自己剛剛喊出來的言詞很有趣一樣。
「你能不能閉上嘴,至少保持到我們走出這個門?」坐在他身旁的高個子男人顯然是他的隊友,如今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連忙朝桌上的小丑菲力昂點頭:「請繼續……」
「不好意思,我這次支持保濕的說法。」舉起手,衣著像是聖女般的一名女玩家皺著眉頭:「屠龍者是什麼意思?一直不解釋,讓人很煩。」
保濕是指什麼?江玄在意的反而是這個詞,因為「屠龍者」既然已經被這麼高調的提起了,那必定會很快就得到解釋。
「湊你媽的娘們,老子不叫保濕!」呲牙咧嘴的嘶吼,那個玩家狠狠瞇起血紅的雙眼:「老子叫【Stay Wet】!」
「不,那就是保濕的意思吧……」食人魚小聲的說。
「我聽見了!」保濕怒吼,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指著食人魚:「等等我開局就先宰了你,臭魚皮!」
「好了好了好了……」無奈的打圓場,保濕的隊友連忙舉起手,把他給按回了座位裡去。
其他的玩家基本都沒有開口,也沒人打算阻止,饒有興致的看著剛才保濕和食人魚的對話,有幾個人竊竊私語起來,眼神帶著濃厚的看戲意味。
江玄看了左手邊的西比拉一眼,他正在放空,全然不在意剛剛的爭吵。
他再看了右手邊趴著的瘦子一眼,他也完全無動於衷。
怎麼自己身邊都是掛著懶字的傢伙……
在他深入思考這個問題之前,突然有號角的聲音再度響起——這次的音色更加渾厚、交織在一起,彷彿比之前還多了十倍的演奏者。
「呀!」尖叫了一聲,菲力昂跳下了會議桌,飛快的在玉米粒與奶油乳酪地毯上跑動,短短的十秒之內,便為眾人迎來了另一個人。
一個身披華服,頭戴皇冠,身後跟隨官爵臣子無數的人。

「——各位勇士,呼應召喚前來,令人倍感欣慰。」這是國王陛下的第一句話。
江玄坐在柔軟的圓麵包座椅中,並沒有像是任何參見國王的人一樣起身行禮拜見之類的——顯然其他玩家也是,沒有一個人打算要動一下。
站立在會議桌唯一一個空缺下來的位置,也就是主位上,看起來已屆中老年的美食國國王緩緩的說著話。
「在座一共二十四位勇者,皆是擁有傲人的、輝煌的……成果。屠龍的成果。」他頓了頓,灰金的頭髮底下,生有皺紋的臉龐帶著肅然:「因此,我邀請各位前來,並且保證不會虧待諸位的長途跋涉。」
老國王繼續說了下去,肩上長長的黑披風上,白與藍的寶石靜靜閃耀著光芒。
在其實並不很長的敘述中,江玄很快便了解了來龍去脈,這次自己與西比拉將迎接的故事背景相當簡單:美食國是人類與龍族和平共處的國家,但如今卻面臨了一個問題,一頭惡龍抓走了皇室唯一的公主,並且以此要脅使龍族獲得更高的地位,老國王因此不惜代價,召集了國內外曾經有過屠龍者名聲的勇者們前來,準備營救公主。
成功將公主拯救回來的勇者將獲得豐厚的獎賞——自然,那組隊伍也將成為這場表演賽的勝利者。
江玄很好奇因泰倫對於這種任務會有什麼反應。
而對於這個說明,其他參賽的玩家們也各自交頭接耳,絲毫沒有一國之王就站在眼前、應該給人家一點面子之類的顧慮。
「……因此,當各位勇者準備就緒後,就能夠立即出發。」被設定為如此的NPC,老國王依然盡心盡力的為他們說明,沒有露出一點不悅感:「我們已經為各位準備了行囊,包含地圖、飲水和食物都放置在裡面了。」
「哦,謝謝喔。」不知道是誰涼涼的拋了一句過去:「都美食國了還吃旅行食物,怕不是傻。」
雖然也曾經這麼想過,但江玄沒有說出口。
再看一邊的西比拉,淡定自若,眼前的培根桌巾已經被悄悄吃掉一大片,顯然是拿來配故事吃了。
「說起來,這次的故事也挺殘的啊……」喃喃著,一個全身黑、穿的像是魔法師的青年完全沒有降低音量,鄙視得相當直白:「屠龍救公主?多老的套路了?」
「也還行吧,王道劇情永不退燒。」另一邊有人聳肩道,是個商人打扮的玩家。
「而且,這可是《惡魔城》……」保濕陰陰的笑了一聲,突然之間,整個會議廳的交談聲都停止了;連國王陛下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安靜而也停下了說明,面露疑惑。
「啊。」食人魚也發出了明白的聲音,弱弱的在會議廳裡迴盪:「大不了……我們不去管劇情也可以,把在座的各位都殺了,也是勝利呢。」
縱然眾人心中都清楚,但當話語被如此清晰的吐露在空氣中,氣氛卻也在剎那間變了——臉上帶笑的人笑意更濃,冷漠的人更加肅然,眼中安靜燃著鬥志的人也微微握緊了拳。
沒有人說話,然而涼悠悠的殺意已經流動開來,有如秋天的風,細膩的搔過每一個屠龍者的鼻尖。

冷不防的,江玄的身旁響起了聲音:「有沒有喝的?」
眾人齊刷刷轉頭,只見西比拉正一臉不太舒服的抿著嘴,嘴唇在扭動:「肉絲卡牙縫了……有可樂嗎?」
「你……。」江玄看著他,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有的。」回應他聲音的是個男性的聲音,指只見一道黑銀的身影自國王陛下身後穩穩邁出一步,有禮的一鞠躬:「這就去給您取來。」
「喂,老子也要。」保濕接話接得毫不客氣。
「我也來一杯。」之前穿的像魔法師的男人也舉手。
「有果汁嗎?……算了,我也來可樂吧,反正遊戲裡不會胖。」聖女打扮的女人也發話了。
「我要奶茶。」食人魚小心翼翼的提出不同要求。
「我要玄米茶。」江玄說。

在那看來是皇家總管般的人前去準備飲品時,已經不知不覺吸引眾人注意的西比拉舉起雙手,再次引人注目的伸了個懶腰。
「嗯,對了喵。」毫不在意的在語尾加上奇妙的聲音,他眨了眨有點迷糊的紫色眼睛,問道:「所以我為什麼穿這套衣服啊?我喜歡我原本的衣服。」
他是指那套像是學校運動服的服裝?
江玄立刻想起來這個人之前的穿著,仔細想想,確實穿著那個要比起現在的貴族衣服要好行動多了。
現在的西比拉,已經不是那套黑底的運動服,而是休閒的伯爵一樣,穿著雪白的襯衫,用金線與碎鑽繡飾,看起來極為高級;換句話說,極度礙手礙腳。
而西比拉這番話,也再度引起了玩家們的重視,特別是保濕立刻跟著嚎了一句:「欸,對啊,老子可不想穿這種飄來飄去的衣服作戰啊!」說著他粗暴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襬,上頭甚至還有兩道黑緞帶。
一呼百應,幾乎所有玩家都開口抱怨了,只有幾個正好原本就穿著戰鬥服飾的人沒開口,例如食人魚就是其中之一,他安靜的坐在原位,啜著皇家總管為他送上的奶茶,六枚瞳孔轉動著,觀察其他人。
他的目光帶有淡薄的奇怪意味,江玄皺了皺眉,刻意迴避開來。

而對於玩家——對於勇者們的質疑,國王陛下卻也沒有一點措手不及,顯然他在被設計之初就已經有考慮過這種事情了。
只見他微微抬起頭,開口:「呃……」
「把老子的作戰短褲還來啊——」「你先安靜。」保濕又被他的隊友拍了下去。
「關於服裝這方面,顯然是我們的服裝設計師的失誤,弄錯了各位的職業。」說出了無比牽強卻又好像有點道理的話,國王陛下卻面不改色,相當誠懇的說道:「若各位希望取得自己習慣的服裝,那麼之後就請親自前往皇家設計室,訂做的費用等等,當然由敝國全額招待。」
「這才差不多。」保濕啐了一句。
「嘿,那我要去換個馴獸師的服裝……」那個能操縱企鵝的玩家,約拿森林低低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而,江玄此時也察覺到了這個設定的意圖,這服裝選擇的設定,很有可能正是這張地圖的技能——不同職業將會獲得不同的技能,如果要更換的話就得到指定的地點去。
而這樣一來,玩家之間將更容易爆發戰鬥,皇家設計室將會是第一個熱門戰場。
藤雅是安著這個心思準備的吧,相當簡單能看穿,卻也相當有效的設定……特別是,在場都是一群強悍者,引戰的效果可說是相當強烈了。
他轉向西比拉,正打算詢問他是否真的打算去一趟皇家設計室,卻只見慵懶的伯爵喝了一口可樂後,直接站起了身。
全室的人瞬間閉上嘴,眼神全聚集到他身上;毫無疑問的,全世界觀看直播的觀眾的目光,也都在剎那都聚焦在他身上——曾經取得過比賽冠軍的西比拉,又準備要做什麼了?

悠哉的站在座位旁,黑髮的青年眨了眨好看的紫色雙眼,打了個呵欠。
「……總之,要救公主對吧?」像是終於做出了總結,他悠悠道。
「是啊!」國王陛下連忙說道,表情帶著訝異,顯然也被西比拉弄得有點懵了。
「嗯……那我發表一下感想。」吐出了奇怪的話,他邊說,邊把江玄從座椅裡拉了起來,卻沒有看他一眼,而是環視了會議廳裡的玩家們:「你們要聽嗎?」
「你他媽倒是說啊。」保濕直接一個中指。
「西比拉的話,叫人好奇。」沙啞的說著話,一個預言家打扮的女子低語。
「請開始你的表演。」約拿森林怪笑了一聲。
其他玩家紛紛應和,多數好奇這個曾經的冠軍、現任的排行榜第一名會說出什麼話,少數帶著挑釁般的惡意。
西比拉友善的點點頭,也不介意混雜嘲諷的話語,只一手按在江玄的肩膀上,拉著他晃到會議室的窗邊,讓陽光照到身上。
金色的光芒暖洋洋的,而西比拉的聲音懶洋洋的。

「那些說劇情簡單的人,我覺得,你們別忘了『愛麗絲的悲劇』會比較好。」嘴唇慵懶的張開,裡頭吐出的聲音帶著冷冷的笑意,令江玄瞬間想起來上次聽見這話語的時候——那次十秒之後,他的臉就被西比拉直接給撕開了。
他在生氣嗎?被挑釁到了?……為什麼?
微微的驚愕,但江玄選擇先繼續聽著他的話,而滿室的玩家們,都在聽見這話之後沉默了。
「還有就是……」這次,停頓了一會,西比拉才慢慢說道:「我剛剛在桌子底下裝了炸彈。再見。」
拋下這句話,排行榜第一名抓住了江玄的衣領,往窗外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