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排行榜名人

本章節 2560 字
更新于: 2019-03-12
厚重的炙燒牛排大門被拉開,菲力昂領他們來到一個寬敞的空間,迎面吹來了香蒜與奶油的香氣,彷彿有一鍋濃湯正在裡面燉煮著。
一眼望去,江玄並沒有看到任何大鍋或是爐火,在同樣用白巧克力鋪成的地面上,穩穩地安放著一張大桌子——以吐司做桌面,而法國麵包棍做桌腿 ,火腿與培根做桌巾。
而隨著菲力昂高調的開門音量,坐在桌邊的人都轉過頭來了,在看見這兩個人一起走進來時露出了不同的表情,有錯愕、驚嚇,然而更多的是某種躍躍欲試的期待。
顯然,這些人都是知道西比拉的——他們全都是這次參賽的玩家。
「……啊,果然在啊。」江玄聽見他小聲喃喃了一句,聽起來有些像是抱怨。
「誰?」他問道,對於會引起西比拉抱怨的人感到些微在意。
紫色眼睛的青年正要回答,突然一位像是侍者的男子走了過來,微微一鞠躬:「提醒兩位,坐下之後,就開始直播了,請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看來這就是之前西比拉提過的工作人員沒錯了,至於小丑菲力昂……也許他只是負責帶路的NPC?
那位侍者在提醒過兩人之後就匆匆離去,看起來是要去阻止某個已經坐下的玩家朝鏡頭比中指。
看著那個人笑笑的答應了侍者,接著轉頭居然又兩隻手一起比了最後一次中指,江玄也毫不懷疑,這次碰上的對手將全是一群奇葩。
相比之下,西比拉一副悠哉的樣子,既不打算跟誰打招呼,似乎也不急著要坐下來,只是站在牛排大門旁邊,接起之前的話題:「那邊那個男生,我不喜歡他。」
循著他的手指指向,江玄看見了一個身穿深藍西裝,十指都戴著銀色戒指的青年,一頭稻草似的亂髮遮住了大半張臉,卻隱約能感受到底下不懷好意的目光。
「他怎麼了?」詢問著,江玄也同時想起在《心碎醫院》中曾經意外獲得的情報——有些玩家會故意虐殺其他人。
沒想到,西比拉搖了搖頭,第一次在江玄眼前皺起眉頭:「他會操縱企鵝。」
「……什麼?」江玄愣了一下,「操縱什麼?」
「企鵝。」也重複了一次關鍵字,西比拉一臉嚴肅:「他會混在企鵝裡面一起自由的奔跑,我吃過他的虧。」
「原來如此。」完美理解但難以接受,江玄點點頭,再次認知到這一群對手將會比預想中更加奇葩。
而且,既然西比拉吃過這個人的虧,那他肯定不僅僅是有奇怪的能力而已,甚至能很好的運用它。
江玄看著那個企鵝操縱者,將浮現在眼中的玩家暱稱默默記住了——【約拿森林】。
……他是排行榜第四名。江玄又默默想起來這件事。
「啊,不過還有些人是不認識的耶。」張望了下,站在身旁的排行榜第一名這麼說著,心情很快又好了起來,邁出腳步走向桌邊。
江玄走在他的身邊,簡單的幾步距離裡,卻能感受到觀察的目光毫無掩飾的落在身上。
落坐的剎那,江玄能感受到虛擬的數據有所波動,就像穿過了一張水面,幾乎沒有觸感,卻凝神感受時會發現。
顯然,這便是進入直播拍攝範圍內的信號,自己這張經過偽裝的面孔將沿著網路,在剎那之間傳遞到世界上任何關注著這場比賽的人們眼中。

抬眼望著美食國城堡裡的裝潢,江玄選擇無視了自己正在上直播的異樣感,只是靜靜的觀察著這個地方。
以規模來看,這兒應該是類似會議廳的地方,在經過外面甜點走廊的洗禮之後,來到此處則是更接近主食的牛排、麵包等等,高高的廳頂上懸掛的則是一串串水晶質蛋殼燈,雖然第一眼沒有認出這究竟是什麼生物的蛋,然而江玄也隨即想了起來,這個國度有著龍的存在。
這也讓另外一個疑問湧上他的腦中——平台上的兩個衛兵尊稱那頭黑龍為「大人」,在這兒卻又用龍蛋當作燈火照明?
這就像是讓一個貴族伯爵負責給自己拿檯燈照明一樣的矛盾。
「那個,你好啊?」思考之中,一個聲音插進他的思緒。
「……。」江玄轉過眼睛,望向第一個在這賽場上和他搭話的陌生人:「你好。」
和他打招呼的人坐在他的右手邊,中間隔著一個趴在桌面上,靜靜注視對面空位的瘦子。
「我是『食人魚』。」以有禮貌的態度報出暱稱,向江玄打招呼的少年靦腆的笑了一下,向他伸出手:「『玄米茶』,我知道你……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見到你。」
江玄看著他,食人魚身穿的並不是他和西比拉進入《美食國的榮耀》之後不知不覺換上的貴族服飾,而是帶有野蠻氣息的獸皮褲、坦露上身肌肉的白色鷹羽頸兜,在胸口與手臂上塗抹著墨紅的部落圖騰,看來就像是某種凶魚的骨架。
「我也知道你。」冷淡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年,江玄在他大學生年紀的臉上看見一對奇特的眼睛,每隻眼球裡有著三枚青色瞳孔,是罕見的多瞳角色——這是少數遊戲初期所不能設計、會隨機生成的元素之一。
如今,那六枚瞳孔都對著江玄,儘管食人魚笑的有些緊張,眼中的冷酷、以及那個臭名遠揚的暱稱都直接令江玄不打算與他拉近距離。
「你的虐殺行為,很有名。」他直話直說,眼前一副青澀的少年實際上不僅是排行榜上第八名的強者,更是所有《惡魔城》玩家最不希望遇上的玩家之一。
「呃……」而食人魚聽到這句話後也只是頓了一下,便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對啊。」
他那六枚瞳孔有些心虛的在轉動,令江玄不由有些懷疑的皺起眉頭——以一個虐殺者來說,他的性格也太微妙了。
但是遊戲之內的傷害行為並不歸公安局管轄,何況這還是個大逃殺類型的遊戲,那就更難界定了。
將目光轉開,江玄不再去注意好像也沒話說的食人魚,而是關注了一下正跟西比拉說話、騎士打扮的高大男子。
但是,這麼說起來……貴族、族長、騎士,這幾種打扮都已經出現了,江玄開始整理起至今觀察到的信息。
這些人物裝扮,似乎都是奇幻文化中相當高級的階層,如果這張地圖特地讓玩家們裝扮成如此、齊聚一堂……代表什麼?
江玄想起來一個稱呼,是菲力昂將他們送入會議廳時的稱呼。
突然,一聲高昂的號角聲音響起,瞬間打斷了整間會議廳的閒談聊天。
「啊我X……」江玄聽見最開始那個朝鏡頭比中指的玩家大聲罵道,毫無意外的被系統消音了。
而隨著那號角的鋪陳,一道身影奔跑著出現在會議廳底部,接著飛快的靠近他們,正是小丑菲力昂。
依然是那套紅戲服,依然是滿臉的彩色果糊,依然是寶石手杖歡快的甩著,他跑過會議廳長長的地面,接著在要撞上最靠近的玩家的剎那用力一蹦,飛越了那個女子的頭上,雙腳踩在吐司桌面上、差點跌倒,連忙揮著手平衡,那浮誇滑稽的動作讓不少玩家笑出聲。
「哎呀,我太不小心啦!」也全然不在意自己被當作笑柄,菲力昂用力的點點頭,在吐司上用力站穩了,才高高舉起了手杖,宣布道:「國王陛下就要來了!各位!」
「各位……屠龍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