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迎接

本章節 2325 字
更新于: 2019-05-16
金色的原野之上,淌著黑色與暗紅的血液,土地上遍佈坑洞,岩石與紅花都碎裂開來,像被瘋狂的野獸碾壓過去。
淡藍色的天空不為所動,純白的雲朵悠悠飄過,陽光在山尖上,沒有再向上移動一點,維持著燦爛的晨曦美景。
而在某種後台數據的作用之下,在那晨光中有一道影子浮現,隨著距離靠近而越來越巨大。
「……那是什麼?」先發現的是江玄,他面對著岩山,手上的白紳士匕首抬了抬,指向那方。
「嗯?」疑惑了一下,西比拉回過頭,才哦了聲:「來接我們的。」
說著他一翻手,南瓜燈籠發出喀啦聲便被塞回玩家背包裡,江玄見狀也收起了自己的武器。
兩個小時前——當太陽升到了最高處後,他和西比拉也清點完了各自的道具,而後開始了相當簡單的捉對廝殺。
說是簡單,實際上根本沒有規則,在個人空間之中的戰鬥是系統允許的活動,而且和訓練場不同,這兒即使是受到了致命傷,虛擬軀體都會在瞬間恢復成完好的狀態。
對於一般玩家來說,這種瞬間恢復的機制會讓他們來不及搞清楚自己被傷到的原因、進而無法磨練技術,但對於江玄和西比拉來說卻完全沒有這個問題。
作為在虛擬與現實都有豐富作戰經驗的警官,江玄早就擅長在瞬間分析判斷自己的失誤,修正得也很快。
至於西比拉……雖然沒有什麼憑據,不過他是西比拉啊!
現實世界的兩個小時在遊戲之中是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兩人也不僅僅是互毆,在幾次休息之後,也曾經試著交換武器,盡可能熟悉了對方的武器技能。
自然,西比拉也喚來過他家的NPC群貓來幫忙練習,被大毛球們滅頂的恐怖,江玄至今仍記憶猶新。
當天際出現那道黑影時,原本寧靜安祥的金色原野已經如同戰場,坑坑漥漥並且鮮血四濺。
那些血液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在畫面裡,土壤也慢慢填補回去,再度抽出新芽。
將最後一罐玻璃瓶塞回背包中,西比拉站起身,走過再度茂盛的金色草地,站在江玄身邊,仰望天空中的黑影。

曠野的風驟然增強,將花葉吹襲壓平,高空的浮雲也突然被打散了,在江玄訝異的目光之中,一匹黑龍的輪廓浮現在空中,開始慢慢滑翔而下。
「這次是西幻地圖啊……」身旁,西比拉抬頭看著飛龍,紫色的眼睛微微瞇著,好像滿高興。
「因為是龍來接我們嗎?」江玄大概明白他的推測依據。
「對啊。」點點頭,西比拉的表情很舒適,像是迎著陽光的貓。
話語落下的同時,黑龍的影子也籠罩而下,寬廣而優美的翅翼收攏,飛龍以四足落地,卻輕悄無聲,好似沒有多少重量。
此時兩人也看清了,這是一頭有兩層樓高度的西方龍,牠的姿態高貴,擁有黑天鵝般的修長脖頸,以及優雅的淡金色雙翼,黑色鱗甲如同墨水深沉,精緻得像是用刀刃構築的藝術品。
此時,這頭黑色飛龍低下頭顱來,將一束金色的韁繩靠近西比拉的雙手。
「給我的嗎?」會意的接過,西比拉仍是那溫和的笑,伸出手摸了摸黑龍的臉頰,像在摸一頭大貓:「好乖好乖。」
低鳴了一聲,黑龍在韁繩被接過後,也順從的伏下四肢,將胸口與腹部都平貼在原野上,翅翼放下了,露出背上裝備的兩座皮鞍。
見狀,西比拉笑了笑,轉向江玄,招了招手:「走吧。」
「嗯。」也已經明白接下來的程序,江玄走向飛龍,微微頷首後才翻上後面的鞍座:「麻煩你了。」
「呼。」黑龍眨了一下琉璃紅的雙眼,低沉的回應。
「我也麻煩你啦。」笑著說道,西比拉輕快的跨上前座,接著一拉韁繩,黑龍便轟然起身。
身周的景色乍然升高,卻龍背上兩個人都波瀾不驚,一個笑得如沐春風,一個笑得如裂嘴男。
江玄看著前頭的西比拉,仍然穿著全套黑色運動服的他笑瞇瞇的,雙手熟練的扯緊韁繩,雙腳輕夾了一下:「走起!」
剎那間,兩張龍翼張開來,強而有力的鼓動,氣流湧動了起來,很快就將他們推上天空。
清冷的風帶著天空與原野的氣息,吹拂在臉上,令人神清氣爽。
當黑龍再次飛向天際的那刻,江玄在擺動的龍背向下望去,只見金色的草原裡鑽出了幾隻白毛球,喵喵向他們告別。

揮動雙翼,黑龍的飛行很平穩,牠非常清楚該把兩位客人送到什麼地方去。
本定格在清晨的天色逐漸鮮明,湛藍色如同油畫般厚實了起來,綿羊似的乳白色雲朵從腳底下、從身旁飄過。
「……嗯?」江玄一路注視著這些風景,察覺了些微的違和感。
「怎麼了喵?」已經完全鬆開韁繩任由黑龍自由飛翔,西比拉向後一倒,躺在龍背上,紫色的眼睛仰望他。
「我感覺這裡的……」江玄斟酌了一下用詞,最後終於難以把握的說出來:「畫風不對。」
嘴巴說出來之後,他也立即察覺是什麼地方讓他這麼想了——顏色與形狀。
西比拉原本的空間是逼真的曠野風景,但當他察覺的時候,身邊的景色竟然是如同兒童繪本一樣,色彩繽紛鮮明,輪廓清晰無比的樣子。
太陽光開始變成了一塊塊三角形,而雲朵也都擁有了清楚的輪廓線;俯視地面,綠地上有著深色的草叢線,湖水中用深藍色蠟筆畫出漣漪,甚至在半空中出現了白色的吹風線條。
抱著驚愕的心態,江玄低下頭,去看黑龍的狀態——呃,倒是沒變。
仍是那頭優美得如同神話裡走出的造物,黑龍對於附近的景色變化似乎也頗有興趣,直豎的瞳孔左右掃視著。
「哇,變得好奇怪哦。」西比拉此時也發現了,他躺在龍背上,好奇的看著一朵朵雲從上頭飄過去:「好像棉花糖……嗯,我想吃。」
「那個不能吃。」江玄冷靜的表示:「天上的有灰塵。」
此時,有鐘聲傳來。

「鐺……」

這音色渾厚悠揚,穿透空氣而來,還將路上的一些風線條給震得彎了兩下。
聽見那鐘聲,黑龍發出了低低的鳴叫,改變了飛行方向,往下方慢慢滑翔而去。
經過一片雲層時,西比拉突然伸出手,真的揪了一團雲下來。
「你……。」江玄愕然,只見他把雲朵拿在手上翻來覆去,指尖都沾上不少,這東西好像是黏性的。
然後,西比拉嗅了嗅,帶著勝利的表情抬頭:「這個真的是棉花糖。」
他如此宣布,然後開心的咬了下去。

雲層下方,一座金碧輝煌的城堡正逐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