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日出

本章節 1903 字
更新于: 2019-03-13
是個複雜的夜晚。
江玄在十二點左右被送達另一間醫院,直到一點半才終於結束所有體檢程序,有了自己單人病房、以及醫療用沉浸艙。
原本的那一間,目前以案件現場保留起來了,對於自己提供的線索,古局長也保證會讓第二隊成員知道,並盡可能保證剩下兩個人的人身安全。
文凌燕——老師已經被安排到普通病房,她的傷沒有大礙,現在只需要後續觀察腦與神經的狀況。
王藍嵐仍在昏迷中,但至少他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
直到深夜兩點,江玄才終於睡了。

五個小時之後,智慧錶的震動換醒了他。
「嗡嗡……嗶。」清脆的電子音響了一聲,按在上頭的手掌過了幾分鐘才慢慢鬆開。
晨曦的光從窗邊透出,還有些灰,卻帶著淡淡的金色,投在牆壁與地面上。
這一家醫院的窗簾比較短啊……江玄的眼睛還沒有完全張開,有些模糊的瞇著,看見銀灰的窗簾底下有著一大塊空間,如果有人站在後頭的話,整雙腳從腳踝都會露出來。
慢慢自病床上坐了起來,江玄沒讓傷口與點滴管被牽扯到太多,在逐漸明亮起的病房中,整理思緒。
「叩叩。」房門被敲響兩聲,然後傳來平和的機械聲音:「早上好,供餐?」
「好。」江玄道,同時下了病床,走向盥洗室。
眼角餘光,一台矮墩墩的機械人滾著輪子滾進來,頭頂著一盤早餐。

回到《惡魔城》的時候,時間是八點正。
自家的NPC都縮在了暖桌裡沉睡著,除了因泰倫曾經醒來幾秒跟自己打了招呼,難得的一片平靜。
仔細想想,這兒也是慢慢熱鬧起來的。
江玄在烏鴉夫人的占卜桌上發現一張紙牌,想起上一局的遊戲獎勵還沒有抽。
翻開這張唯一的卡牌,從裡頭亮起了一道白光,在空氣中鋪陳成字:

【技能—敏銳之肉:被動技能(已繼承)】
【你在車禍中喪失了鼻部,如今鼻腔暴露在外,將對所有氣味都無比敏銳,對於溫度的變化也更加敏感。】
【「我能嗅到……獵物來了!」——呲牙咧嘴鯊.莫利德】

「被動技能……」江玄低語了聲,看著那白字捲入自己的指尖,稍稍吸了口氣。
眼前浮現出色彩,但沒有在《心碎醫院》裡那樣鮮明刺鼻,不知道是因為適應了、或是單純在個人空間的時間削減了一點效果。
不過沒有讓他思考太久,一張黑色的邀請函再度出現在半空,飄然落下。
西比拉也已經上線了。

跨越火焰門後,江玄發現眼前的景象變了,原本的天藍絨地毯與圓暖桌都已經消失。
在視野中無限鋪展開來的是一片麥金色的草原,偶爾有著岩石坦露,幾朵鮮紅的野花綻放。
天高地闊,微風輕揚,捎來曠野的氣息。
在這片金色的原野上,一道白色的身影站立在那兒,迎著風的方向,輕輕瞇著眼睛。
穿著一套黑底紅紋的運動服,西比拉對於江玄的到來沒有表達任何意思,只是靜靜的享受風拂,黑髮柔軟的搖曳。
邁開腳步,江玄察覺這片野地的質感並不鬆軟,而是如同累積千萬年的踏實深沉,能踩得極穩,卻也不是毫無彈性。
直到他站到西比拉身旁,與他面向同一角度,才終於明白他瞇著眼睛注視的是什麼——日出。
遠方的地平線上,朝陽慢慢昇起,岩山被照耀成明亮的白色,空氣也逐漸染上美麗絢爛的光影。
江玄隱約記得,當他在《盜賊都市》面對日出,那是在一間銀行之中,黑暗的牆面被光炮炸裂,連帶著惡人之王的消逝,讓人無法忘懷。
那僅僅是前幾天發生的事情而已,現在回想卻有種隔世之感。
身旁,西比拉動了動,紫色的眼眸裡有著日出的金色光暉。
「早安,玄米茶。」他笑了笑,正是那道開心慵懶的嗓音。

「這個壁紙怎麼樣?」不再看著日出的光景,西比拉轉身,面向江玄,由著晨曦照耀在他身上:「是很久以前的絕版品,我喜歡有比賽的早上在這裡看日出。」
「不錯。」評價確實如此,江玄站在他身旁,望著岩山之上,過了幾秒之後才想起來:「你不是只參加過一次比賽嗎?」
「啊,現實世界的比賽也會來……我是籃球隊的。」淺笑一聲,西比拉懶洋洋的回答,瞧著江玄有些訝異的表情,笑笑道:「大學校隊,比賽不少哦。」
「你……」他的聲音才剛出口,便截住了話頭。
雖然西比拉一副比較像會躺在球場中央不想動的樣子,也或許他是把所有體力都花在打球上的人也不一定,所以其他時候才會又軟又懶的。
這麼看來,這場日出景色,也許就代表著他終於要認真起來的預告。
思及此,江玄再次抬起頭,看了一眼遠方的朝陽,如今正慢慢昇入天空,雲朵也逐漸清晰發亮。
身旁的原野發出聲音,轉眼一看,是西比拉已經蹲下了,手裡擺弄著什麼。
「你在做什麼?」跟著蹲下,江玄看見他手中拿著的,正是一顆南瓜燈籠,應該是剛從玩家背包裡掏出來的。
「檢查道具。」抬起頭,他笑了笑,紫色的眼瞳熠熠發光:「因為要比賽了,所以要好好準備。」
「明白了。」替他將越來越多的道具在地面上排列開來,江玄在此時,也終於感受到一股淡淡的緊張。

距離表演賽開始,還有兩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