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本章節 2629 字
更新于: 2019-03-09
  《第三章‧真相?然後真相-Part6》

  剎那間,周圍不少靈獸的神情明顯改變了──

  朵雅可以立時猜測到自己的身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嘐嘶嘶嘶吼吼吼──吼!〞

  在那個吼聲傳來的方位,一直站立著兩頭〈二階靈化〉靈獸的其中一頭。

  朵雅甚至沒有轉身確認,身體早已本能地趴回到地面上。

  後方,巨型長針如暴雨般襲來,當著她的頭頂擊碎空氣,震出駭人氣流。

  ……五十、八十,一百。

  不,更多!

  目測超過兩百只長針落地,將朵雅的身前不遠處給扎成了好似插花用具裡的劍山一樣的光景。

  「真敢下手啊,混蛋!」

  直至確認這一波攻擊暫緩後,朵雅也未有遲滯的起身反擊。

  自己可不行坐以待斃。

  ──至少,也要讓自己擁有足以和〈二階靈化〉靈獸抗衡的力量。

  她是這樣子想的。

  智慧,知識,經驗,邏輯還是常理什麼的……

  全部──都必須成為自己的武器!

  這些想法,促使朵雅順手拔起了一根〈二階靈化〉靈獸的長針。

  她將長針給靠往嘴邊,以舌尖進行舔舐。

  〈話涎〉最實用的地方,其實並非賦予了箭矢各種設定上的自由多樣性。

  朵雅開始助跑,右手緊緊抓住沾滿自己唾液(龍涎)的長針。

  〈話涎〉最實用的地方,正是隨時隨地均能『操控式擊箭』的絕對機動性!

  「還‧給‧你──!」

  藉由助跑效果加強了扔擲速度的長針被投出,不偏不倚插立在〈二階靈化〉靈獸的身前,即刻展開花朵圖案。

  到此刻為止,朵雅深覺自己做的還遠遠不夠。

  如果對手是〈二階靈化〉靈獸,普通的箭矢根本無法對牠造成有效傷害。

  考量到自己的身體狀況與失血量,朵雅也無從再去製作出更加強大的箭矢。

  所以,她剛才一共於長針上面留下了兩種唾液(龍涎)。

  「這一招,可是連妮菲迪團長都不知道的『超必殺技』──」

  與一般的花朵圖案不同,此時位在〈二階靈化〉靈獸身前的,是『兩朵』被完整重疊在一塊的翠綠色花朵形圖陣。

  在液體、固體與氣體等三態中,液體具有著最容易被混合的特質。

  而龍涎,始終是以液態的方式存在於朵雅體內。

  利用了這一點,靠著消耗最少量的龍涎來達到最大化的效果,一旦熟悉著各類箭矢設定上的特性,成功使龍涎之間產生正向影響與相互作用後,其威力與效能加乘的極致……

  那就是──『合成箭矢』!

  「第二類(冰凍箭),第三類(降雨箭),合成箭(液態冰凍箭)……」

  搶在朵雅準備下達擊箭命令之前,見識過她〈話涎〉能力數次的〈二階靈化〉靈獸,正預防性地遠離了花朵形圖陣。

  若是單純的冰凍箭,現在的〈二階靈化〉靈獸目測已經確實離開了朵雅的攻擊範圍。但是換作用『冰凍箭』與『降雨箭』所合成的『液態冰凍箭』來評估,可就不能相提並論了。

  讓水結凍成冰的主要條件有三個──

  其中,冰凍箭本身擁有著『溫度』與『壓力』等兩項條件。

  至於降雨箭,則恰好湊齊了『水份』這最後一項條件。

  在滿足了所有條件的液態冰凍箭面前,朵雅充滿自信。

  「擊箭──!」

  數十只合成箭矢剎時間被擊出,全數朝著〈二階靈化〉靈獸身旁的一般靈獸群射去。打從一開始,液態冰凍箭的首要目標就不是〈二階靈化〉靈獸。

  那畫面……

  世俗習慣將沙漠裡容易流動的沙層稱之為流沙,那麼對於眼前的這個景象,命名為『流冰』似乎也挺合理。

  儘管靈獸群紛紛反射性的靈活躲避著箭矢,仍有八只液態冰凍箭順利擊中了三頭一般靈獸。牠們的身體很快受到厚冰包裹,並在極低溫之下被冰封了血流,凍死了骨肉。

  凍結住靈獸們的冰,就像是有著生命一般。

  『流冰現象』饑餓且貪婪的迅速向著更多活物流動,大量的流冰形如海嘯,轉瞬間又冰住了兩頭一般靈獸。

  透過此種嚇人的冰與冰連結速度──

  不一會兒,流冰也接著捕捉到了〈二階靈化〉靈獸右後方的巨足。

  「終於抓到你了。」

  〝嘐嘶嘶──嘶──〞

  流冰狂亂似的延著巨足攀爬,幾乎要吞噬掉〈二階靈化〉靈獸的整個足部,痛得牠接連發出哀號。

  「就這樣給我乖乖的被凍死在那裡吧──!」

  朵雅有點激動。

  卻也僅限於〈二階靈化〉靈獸最後的一聲哀號停止之前。

  ──接下去的發展,簡直讓她看傻了眼。

  一頭〈一階靈化〉靈獸向著被冰封住的〈二階靈化〉靈獸飛快奔來,完全沒有猶豫的擺尾、躍起,並以劍尾當場斬下了牠右後方凍死的巨足。

  「嗚啊!?」朵雅不自覺發出了吃驚的聲音。

  〈一階靈化〉靈獸的斬擊力道十足,更該說猶如卯足了全力。

  在斬擊的當下,巨足幾近是一眨眼便離開了〈二階靈化〉靈獸的身體,噴出大量藍血,續後全被凍成了尖銳的藍色冰柱。

  「竟然……」

  一旁,順利逃過一劫的〈二階靈化〉靈獸並沒有因此倒下,而是靠著剩餘的三足,依舊站得穩如泰山、無所動搖。

  朵雅失算了。

  剛才用於合成箭矢之中的冰凍箭,已是自己體內的全部。

  在自己攻擊系的箭矢裡面,無論效能抑或是龍涎消耗量,冰凍箭皆算得上是排列前位的實用之箭。

  朵雅必然沒有足夠的血液能夠再次製造出這種箭矢。

  「該死!」


  這一刻,她知道自己犯下了一個天大的失誤。

  擊出液態冰凍箭的時間點,應該要更細心一些才對。

  自己從沒有低估過靈獸的實力與威脅,卻顯然低估了牠們的意志與覺悟。

  ……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不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朵雅有著要殺死靈獸群的決心,牠們同樣也有著要殺死朵雅的決心。

  能懷著這種心情而站在這裡的,才足以讓戰爭真正的被謂之戰爭。

  見到〈二階靈化〉靈獸失去右足之後的其餘靈獸們再也耐不住性子,一齊打亂了原先的包圍陣形,全數朝著朵雅逼近。

  〝嘐吼吼吼──〞

  那態勢,與方才不同。

  〝嘐吼吼吼吼吼──吼!〞

  牠們彷如向著獵物謹慎圍剿中的蟻群,看似蹙迫卻冷靜,理應憤怒卻慎重。

  見此,朵雅隨即選擇再度拉開距離,準備重新調整好自己迎敵的節奏。

  她並不是不慌不亂,而是強烈暗示著自己絕對不能慌亂。

  「這些混蛋們……果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我呢。」這句話讓人聽不出來是否算得上是在自嘲。

  朵雅很清楚,目前沒有讓自己注意力移往別處的閒暇時間了。

  自己的失算,就留給以後再去好好檢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