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一章.密西西比股票

本章節 1988 字
更新于: 2019-03-06
醫院中。
公安局長親自前來了解狀況,令任何正好在醫院的警員誠惶誠恐,心底卻又鬆了一口氣。
或許除了江玄——當古儒萬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坐在病床上,皺著眉頭看痕檢與鑑識組的人員忙碌,只要稍微動一下都會立刻被阻止。
那塊被用作凶器的木板已經被鑑識組回收,如今江玄腿上剩餘的是一張薄薄的棉被,上面沾著幾滴血跡,再過不久大概也會被回收走。
只是現在,在附近忙碌的警員似乎都感受到某種氣壓,不知不覺都默默遠離了病床旁。
古局長隱約記得,第二隊的副隊長脾氣不算差,但是他入局的第一天,每個人都以為他在生氣。
臉兇是作為重案組的好天賦之一,不過連自己人都被壓制就有點太過了。
「你好。」古儒萬站在病床邊,開口。
「局長。」點頭,江玄伸手指了指病床旁的陪椅,語氣並不確定:「鑑識組採樣過了,應該能坐。」
「哈哈,我就先別亂碰比較好。」聳聳肩,他帶著微笑,站在床緣,俯視著頸上還貼著紗布的下屬:「結束通話之後,還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那個人確實走了。」搖頭,江玄抬眼看著古儒萬,臉部在白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冰冷:「只是有些事情……我查了一下,發現不太對勁。」
「如果可以,請說。」古儒萬擺擺手,露出洗耳恭聽的神情——自然,他說的「如果可以」,是指如果不怕被旁邊這些員警們聽走的話。
「……我只說結論吧。」淡淡瞥了一眼四周,江玄也明白局長的意思,說出一句話:「密西西比的股票應該不錯。」
古儒萬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你說……?」
「畢竟最近沒有什麼事,我研究了一下炒股。」看著局長,江玄聳肩,露出微笑:「局長也可以關注一下,挺有趣的。」
那個笑容裡完全沒有一絲真心,只是肌肉拉著皮膚和嘴角往上翹。
但古儒萬也已經反應過來了,這個人給的資訊已經清楚得可怕。
這個人說話一向坦白,但是在坦白裡卻又能輕易混淆,剛剛那些話百分之百是實話,卻能讓不知道他性格的人摸不著腦袋。
雖然密西西比股票究竟是什麼狀況還得查一下,但是江玄說出來的話,很有可能是只要在搜尋引擎上隨手一查就能夠知道在指什麼了。
以及最後一句,更是只有與江玄相熟的第二隊成員們、以及古儒萬能明白。
「挺有趣的」——對於這個男人來說,能有多少事情是有趣的?
外人不知道,但他們心知肚明,能引起江玄全副注意的,一直都是那個人。
——藤雅要採取行動了。

「還有一件事。」慎重地把江玄說的話記了起來,古儒萬向他問道:「你是怎麼知道蜈蚣家有插手的?」
距離公安局發現這件事情不到兩個小時,遠在醫院的這個人是怎麼察覺的?
更何況,真正與蜈蚣家接觸過的只有張灥一個,江玄根本從未經手過相關的案件。
「你們也發現了嗎?」微微揚眉,反而是江玄也感到相當訝異,隨即才露出恍然,喃喃了下張灥的名字:「對了,他也知道……還好他知道。」
「張警官推測出來這個可能的同時,我們就收到王藍嵐遇襲的消息。」以平靜的語調說明,古儒萬也同時觀察他的表情:「不知道該說是恰好,或是幸好。」
「即使先推測出來蜈蚣家會出手,我們也沒辦法。」垂下雙眼思索,江玄的語調冷若冰霜:「他們有幾次在警方戒備下殺人了?」
「說得也是。」溫溫的笑了聲,古局長並不打算對這種能激怒人的語調進行評論,只是調轉了話題:「對於蜈蚣家的應對方式,你有什麼建議嗎?」
「沒有。」回答得毫無猶豫,江玄沒有抬起眼神過,放在床單上的手指平靜,沒有表達一絲情緒:「我沒有關注過殺手,我……只能協助追捕藤雅。」
「也許這就是他選擇和殺手合作的原因。」聳聳肩,古儒萬溫和卻準確的指出:「你的重心太單一了。」
「……。」江玄沉默了,指尖微微一抽,不自覺般的碰上頸側:「我沒想到他會和人合作。他一直都是……操縱別人的人。」
「因為你也是這樣?」古儒萬打趣般說道,眼神卻注視著他,唇角透出一抹嚴肅。
抬起眼睛,江玄看向他,眼中毫無笑意:「請別開玩笑了。」
「當然。」古儒萬溫和的笑笑。

「……總之,你會在一個小時之後轉院。」簡單的說明起狀況,古局長補上一句:「這是之前就決定好了,為了避免有殺手衝著你來……雖然已經來過了。」
「我能理解。」點頭,江玄也知道會有這樣的安排,並不打算反對。
他靜了幾秒,再次開口的時候,問的卻不是文凌燕或王藍嵐的事情:「您對蜈蚣家插手的事情,有什麼看法?」
「有史以來最棘手的狀況。」笑容裡添了點無奈,古儒萬攤手,他的指節有著粗繭,是很久之前活躍於前線時留下的老回憶:「僅僅是藤雅一人,就已經動搖過很多事情的根基,再加上蜈蚣家的人由他差遣的話……這已經不是公安局能單獨處理的程度了。」
「若是這個結論向上遞交的話……」江玄瞇起眼睛,眉頭皺了起來:「又會傳到國外的。」
「藤雅早就是國際問題了。」古儒萬嘆了一口氣,抬起雙眼,望向被厚重窗簾掩蓋的夜幕:「三年了,這次會引來什麼部隊……?」

-
-
-
-
有人說現實世界警偵片段龐雜無趣,我說把握機會珍惜最後的和平時光,暴風雨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