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怪貓

本章節 2320 字
更新于: 2019-03-02
實不相瞞,江玄第一個反應便認為這又是藤雅的手段,但轉念一想,卻也能分辨出西比拉並不是個合適的臥底人選。
他的特質太過獨特,若是讓自己選的話,也肯定不會選擇他。
考慮幾秒,他還是通過了這個申請,下一刻信封展了開來,裡頭依然是簡潔懶散的幾個字:

【表演賽了解一下?】

「表演賽……」江玄皺起眉。這個詞他並不算陌生,在閱讀《惡魔城》營運資料的時候、在論壇都曾經見到過,但也沒有深入的了解,只大致知道是每年都會舉辦的競賽,影像會在電玩展上直播。
活動的關聯和藤雅不太大,主辦單位是交給國內頗為知名的電競單位去操心,也因此江玄沒有去放什麼心力在上頭。
現在,拿下第一屆冠軍的人給自己發來這麼一條訊息,裡頭的資訊含量似乎有點大。
還不待他想清楚,信紙上多了一行字:

【面談。有貓咪的話可以帶來哦。】

看見這句話,江玄微微揚眉,一句回應便隨著思想而發了出去:

【你知道我在看訊息?】

幾秒後,對面再度發話:

【那個,你知道「已讀」嗎?】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江玄向上瞥了一眼,發現確實看過的訊息都已經標示出了小小的已讀二字。
也沒有讓他再回話,西比拉接著發來了一張邀請函,就和以前見過的一樣,黑色的底上印著金色圖騰。
用指尖一碰,那圖騰就立刻燒開了,閃耀出金色的烈焰,在紫色的空間中打開傳送門。
不遠處,躺在暖桌裡的一蛇一貓轉過頭來,看著漫天大火愕然。
「那是什麼?」背脊上的毛豎了起來,虎斑貓有些緊張的呲牙,但仍八風不動蜷在暖桌一角。
「……我走火了嗎?」一臉藍色懵逼,蛇郎君伸手把自己的尾巴從暖桌下掏了出來:「沒有啊……」
「我要去別的地方一趟,見個人。這個是門。」做了基本沒什麼用的解說,江玄看了瑯嬌靈貓一眼:「你要來嗎?」
「不要。」喵了一聲,牠回答得乾脆。
「那我過去了。」點頭,江玄便踏入了傳送門中。

進門一步出門一步,金色火焰在背後消散的同時,江玄也在一片天藍色的絨毯上站定,但是一眼望去,他沒有看見西比拉,也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看到的是什麼東西。
天空仍是遊戲默認的魔幻深紫色,與淺色的天鵝絨地毯形成對比,毯子上有著一顆顆圓形的……暖桌?
江玄困惑著,靠近了其中一顆圓形,這個東西很大,高到自己的胸口,就像個圓形的小帳篷,只是這掛著棉被、從裡到外發熱的構造,怎麼看怎麼像是暖桌,特別大的那種。
就在他盯著看,全然摸不著頭緒的時候,棉被的一角慢慢掀開了,接著一雙血紅的大眼對上他。
「……喵。」一張大貓臉看著他。
還沒有反應過來,大貓臉逕自抬高了一點點,慢慢的從暖桌裡頭晃了出來,這時江玄也終於看清楚牠的真面目。
這居然是一隻貓,體型遠大於大型犬,看起來卻像一顆蓬鬆而巨大的白色毛球,扁平的臉上有兩顆大眼睛,通紅之中滿是懶散之意。
不過腿倒是挺短的,雖然知道牠正在走路,看起來卻像是肚子貼著地毯飄浮移動。
這是什麼怪貓……?
棉被遮住暖桌內部的前一刻,江玄似乎看見裡頭又張開了一雙同樣血紅的大眼。
「這就是西比拉的NPC嗎?」喃喃,他大概也明白為什麼他會提出要自己帶著貓咪NPC來的原因了,看來這個人相當喜歡貓,喜歡到同樣的角色都會重複招募。
當然,也可能兩隻貓是不同角色,只是自己分不出來而已。
突然,江玄想起了什麼,渾身一僵。
接著,慢慢的抬頭。
一開始的時候他忘記了,但是現在一看,天藍地毯上的暖桌……至少有十幾個,好像是蘑菇森林一樣。
難不成,裡面全都是……
彷彿感應到他的驚愕,白毛球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接著一屁股坐在他的腳背上,瞇起紅色眼睛,發出聲音:「呼嚕嚕嚕……」
白毛球坐下來的瞬間,江玄只感到一陣軟綿綿的溫熱,甚至透過了皮鞋傳到自己腳上。
嗯,很舒服,而且沒有重量。
而後,遠方有人影從一個暖桌裡躺著滑了出來,肚子上也端端正正的坐著一顆白毛球。
西比拉悠閒的朝他揮了揮手:「這裡哦。」

彎身抱起白毛球,江玄發覺牠幾乎沒有任何重量,就像一顆棉花糖一樣,能輕鬆抱在懷裡。
走到西比拉身旁,也在暖桌邊坐下,再次放下白毛球,牠便舒適的瞇起眼睛,就像是西比拉胸口上的那隻。
下巴正好頂在白毛球的背上,江玄感受著貓咪的體溫,提醒自己不能因為氣氛而跟著懶散下來,開口詢問:「表演賽和我有什麼關係?」
「嗯,你想參加單人還是雙人組的比賽?」西比拉依然躺平在地毯裡,瞇著雙眼一臉放鬆。
「參加?」江玄皺眉,他開始察覺自己可能跟不上這個人的思考路線:「我為什麼會參加?」
參加表演賽的資格極少,條件不外乎是知名、強力兩點,以往是邀請非官方排行榜的前十名、以及一些主播們參加的。
什麼時候輪到自己這個萌新能參加了?即使是藤雅要做手腳也不會這樣子來。
「因為我接到邀請了。」軟綿綿的勾起嘴角,西比拉微微張開紫色眼睛,瞄向江玄:「已經推兩年,這次不可以再推了,感覺好麻煩哦。」
「為什麼不能推?」江玄的眉頭仍舊皺緊,問:「應該不能強制參加才對。」
「可是這次的獎品可以自選一個NPC。」西比拉不開心的表示:「我想要貓咪。」
「那就和我無關了。」江玄冷淡回答,撥開腿上的白毛球就要站起身。
沒想到,白毛球轉過頭來,張開血紅的雙眼,盯著江玄瞧,雙腿上的重量猛然加遽,竟像鐵塊一樣直接壓住了他。
「……。」江玄猛然抿緊唇,臉色一變。
「所以……」西比拉發出聲音,眼睛在對上他的眼神時愣了一下:「唔,你先不要困著人家……」
他這句話是對白毛球說的,下一刻江玄便感覺腿上的貓又變回原本蓬鬆輕盈的重量。
這貓確實奇怪,但是此時的江玄卻沒有一點探究的想法,只是看了一眼西比拉,站起身,擲下兩個字:「再見。」
「在原本的地方開傳送門就可以了哦。」似乎也沒有要再攔他的意思,西比拉也不怎麼著急,懶懶的躺在原地:「啊,不聽一下你幫忙的謝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