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埃雅的提問 (上)

本章節 886 字
更新于: 2019-03-01
波提,實驗室那個醫生就是這個名字。
江玄望著在眼前延展的紅字,似乎已經明白了,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人。
那張面容在如水的黑暗中浮現,與自己不同,毫無一絲殺意,只是靜靜的站立,腳尖踩著一對白色平底鞋。
平底鞋上,蒼白的腳踝上有一個刻印,灰暗的數字「0」彷彿從骨子裡蔓延而生。
江玄停留在原地,令她能更向前一步,在他骸骨之軀的磷光中,慢慢露出容顏。
那張臉已經見過太多次,原來都是她。只是眼前的女子,氣質並不同之前的任何一名護士,她高貴且優雅,目光平靜深厚,裡頭卻有靜靜的意志在燃燒,猶如亙古的火炬。
埃雅波提,《心碎醫院》的護士之源。

「她們都是妳的複製人嗎?」江玄詢問,她的唇上有抹著綠色的唇彩,彷彿想為這冰冷的地方帶來一絲生機。
「……我也是。」搖頭,埃雅的目光裡有著哀傷的笑意,嘴唇卻仍平而無感情:「埃雅波提過世已久。」
「那妳是誰?」和預想的稍有不同,江玄感到些許訝異。
「我是她的複製人,由波提醫生培養的。」端正的站立在江玄身前,埃雅由著死骸的磷光映在自己身上,點亮微弱的光暈:「你應該猜到,埃雅與波提醫生是夫妻。」
江玄沉默地點頭,等待下文。
「培養出我之後,醫生也成功讓我繼承了埃雅的記憶。」她淡淡的說明,看著江玄:「你認為,我是埃雅嗎?」
——原來如此。

在幽暗的磷光中,江玄看見她的臉,平靜得無情,蒼白得淒涼。
繼承了她的身體、繼承了她的記憶,甚至繼承了她的家庭與事業。
讓一百個人來看,也許都會認為她就是埃雅.波提,無庸置疑。
但她自己卻迷惘了。
她的身份、她擁有的一切使她能完全成為埃雅,但是……為什麼要?又為什麼不要?
佔據思考的問題並不是「我是誰」,而是「我是不是誰」,並不比原先的問題高級,卻依然艱澀。

江玄默默的記住了這個提問,並且伸出手。
「我認為……」低啞的嗓音從骸骨之人的喉嚨裡傳出,他的雙眼裡,沉著深深的琥珀光芒。
下一刻,他的雙手握住了埃雅的頸項,卸開她的頸骨。
女子的軀體一震,很快便又軟了下來,安靜的掛在他的掌心,很短暫的時間後,她便停止了呼吸。
將她的軀體安放於地面,江玄站起身,骨與肉交雜的臉上看不出表情。
死亡是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