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最後的房間

本章節 1855 字
更新于: 2019-02-28
「喀噠……」
「等、等等,先別殺我——」
聲音倏然消失,被封入了血繭之後再也沒有生息。
抬起雙手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嘴,紅鞋女士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本與自己相互針對的鬼魂少年在眨眼間便被吞噬,那個怪物的姿態與名字都在這一刻深深烙印在她的記憶裡。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冥王星》!】

當那對眼睛抬起,慢慢轉向自己的時候,紅鞋女士早已明白逃跑是沒有用的。
現在她只感到了無以名狀的驚駭,以及壓抑不住的激動之情——在最後一絲意識裡,她還是知道這只是一場遊戲,並不會真的傷害到自己。
心念轉動著,她迅速呼出《惡魔城》自帶的錄影稱使,從他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便開始錄像。
下一秒,「咦……」紅鞋女士發出疑惑的輕呼,眼前怎麼突然黑了?接著她聽見輕輕的「唰……」,無數道觸手已經穿透她的血管。
江玄的手掌扣著這女人的喉嚨,在短短的兩秒內將她的生命據為己有。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蜜可瑪麗亞》!】

吸乾了紅鞋女士的鮮血,觸手安然散去,收回到他的心臟裡,再也沒有動靜。
擊殺的提示消失的同時,另一道提示彈了出來:

【你取得了這場戰爭的勝利!】
【贏家將可獲得一次抽取技能或同伴的機會!】
【該獎勵將在你回到自己的空間中時進行結算】
【是否現在結束本局遊戲?】
【是/否】

選擇了否,江玄同時呼了一口氣。
這一局遊戲和以往比起來,感覺簡單許多。顯然是因為多了因泰倫幫忙的緣故,節省了許多來回的時間,也免於許多風險。
否則,光是遭遇到西比拉的一戰,自己就必然要退場了。
如今,這具復活的軀體在吞噬三個玩家之後能感覺到充斥著力量,彷彿隨時都能迸發能量。
雖然自己的骨頭與血肉並沒有隨著吸血而被皮膚重新遮掩,但江玄也並不非常介意。
貓頭骨在他的手臂上張開嘴,發出不滿而低沉的叫聲:「喵……」
沒有多理會牠,江玄喚出小地圖,只見在一樓的正中央便是一個方形房間,裡頭以螢光藍色標示著一塊拼圖記號。
對了,說起來,這個記號所代表的道具意義,他也還沒發現。
江玄檢查了其他幾樓的記號,發現全都已經被以紅色叉字給替代,顯然已經被其他玩家給帶走了。
不發一語,他轉身離開這條走廊,走向中央房間在地圖上標記的門口。
殘骸之人的影子慢慢移動,猶如索命的屠夫之鬼,每一步都印下了血肉而成的腳印。
卻與這間醫院極度相合,廢棄的水泥與鋼鐵構築成軀體,在成立之後,它吞噬了無數生命,追尋愛情並且因此迷惘的人們,將他們破碎的心留在此地,不計後果。
腳步靜靜的移動,江玄循著地圖來到一扇門前,那是一扇與實驗室那兒相同的合金鐵門。
舉起手,他再次確認鳥嘴面具與自己臉孔的貼合。
他現在僅僅嗅得到面具裡濾劑的清澈氣味,但也知道,周圍正飄散著那些毒品的甜蜜香氣,若是吸入一口,即使自己已經贏下這局遊戲,卻也有可能失去與裡頭那人交談的機會。
鳥喙以皮革緊緊繫在自己的頭顱上,貼合口鼻毫無遺漏。
於是江玄舉起手,如同在實驗室外曾經做的一樣,敲響門板。

「叩,叩,叩……」

最後一個聲響,厚重的金屬門發出輕輕的震鳴,那些音波很快便消散在空氣裡。
而在那之後,熟悉的通電聲音響起,合金鐵門向後敞開,展露出這座醫院最深處的秘密。

踏入房間裡,迎接自己的仍是一片黑暗,但江玄知道,這兒原本會有光亮,會有許多燈光照亮,如同一間醫院應有的光亮。
「……。」轉動目光,他走入房間幾步,觀察著四周。
這兒滿佈著機械臂,直到電源被切斷的前一刻都還在運轉,轉動著、壓縮著、解析著,它們靜靜的停在原地。
而在牆角邊,排列著一個個巨大的水瓶,梨形的玻璃缸裡頭盛著液體,在黑暗中發出漣漪的輕微聲響,每一只水缸中都有一個人影,沉在最底下。
江玄走近了其中一個,低頭去看。
而,雖然已經猜到些許,他卻仍輕輕皺起眉頭,這張臉孔相當熟悉,是二十一號護士的臉。
應該說,所有的護士應該都是這麼一張臉孔吧。
如今,她緊緊閉著雙眼,躺在黑暗的水中,彷彿正做著不好的夢,表情難受。
江玄沒有試著去幫她什麼——她已經死了,是溺斃的。
目光從女孩的臉上移開,他看了一眼缸中的幾道管線,也大致明白了。
斷電之後,無論原本維持她們生命的是什麼裝置,都在短時間內失效,令這些躺在水中的女孩就此死去了。
他的神色平靜,看不出究竟想著什麼。

中央房間的深處,一道輕輕的腳步響了起來,伴隨著紅色的字體,展露在江玄眼前。
「你有感情嗎?」詢問的聲音很淡,如同白開水,乍聽即逝。
江玄抬起目光,望向那方。
「有。」他回答。

紅色的文字在黑暗中蔓延開,瑩著蛇鱗般的光暈。

【《心碎醫院》Boss.埃雅.波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