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骸骨之人

本章節 1677 字
更新于: 2019-02-28
從二樓到一樓,這段路途彷彿比以前走過的每一層樓都更加長遠。
黑暗靜靜的包裹身子,寂靜填滿了雙耳,死亡的氣息在人的身旁纏繞,猶如幽靈的細語。
江玄在黑暗裡行走,每向下一步都感受到渾身骨骼的移動。
韌帶與肌肉牽扯,拉動著細長卻堅硬的骷骨,將腳步不斷向前邁進,在他所不知道的頰邊、瞳中、裸露在外的骨骸上,散發著幽幽的磷光,昭示此人並非死者、卻也非生者。
因泰倫無法將他完全復活,給予的鮮血並不足夠使他重返人類的範疇,卻在這座戲弄器官的醫院之中,造就出從未嶄露的怪物。
在江玄的掌心、乃至整條右臂,開始浮現出其他生物的頭骨,它們有著利齒與凹陷寬闊的鼻腔,眼眶巨大,嘶啞的發出著聲音,在通往地面的樓梯間裡迴盪。
「喵……」
「嗷嗷嗷……」
「喵嗚嗚嗚——」
當第一聲低沉的嚎叫響起時,江玄曾經頓了一下,瞥向自己手臂,抬起逐漸化為骸骨的指尖,很快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沒有被完全復活的自己,生命已經再度進入倒數,很快就會再次如同心臟一般腐爛而逝。
但也無所謂,因為他已經準備好要將這局遊戲結束。
於是任由貓頭的骸骨叫響,使牠們的音色成為自己最後的腳步。

當這聲音穿越黑暗,傳入了一樓走廊,在此停留的玩家全都聽見。
「那是什麼聲音?」樓梯口旁,大鬍子男人手提著從護士手中奪來的電鋸,自一堆零碎的肉塊上走過。
「好像是……貓叫?」遠遠的醫院門口,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年輕女子傾聽著,鞋跟上靜靜閃過一道危險的光。
「可怕。好可怕的聲音。」隱藏在登記櫃台後,少年身披白色床單,邊緣染著血色,如同鬼魂飄動於空氣中。
猶如原野上的日出,骸骨之貓的慘叫喚起所有玩家的注意,無論他們倖存於何處,都將目光轉向了聲源的方向,傾聽即將在黑暗中現身的那個人。
毫無預警的,那道身影穿過了門口,浮現在走廊上。
第一個遇見的便是大鬍子,只聽他唔了一聲,猛然拉響電鋸便襲擊而去!
卻沒想到,那黑影一個抬手,竟硬生生將他給抓住,巨大的手掌半肉半骨,如同粗暴的鵬鳥,喀噠一聲就掐上了他的脖子,甚至連電鋸都還未舉起。
「……!」發出呼吸困難的嘶嘶聲,大鬍子死命睜大眼睛,卻不敢置信眼前的人真的曾經是個玩家、曾經與自己一樣,是個完好的人類。
這個人高大異常,渾身血污與黑暗纏繞,虯結的皮與血管暴露在空氣中,血腥的氣息飄揚著,骨骼自肉體裡浮現,而在其中一條手臂上,扭曲增生了大大小小的貓頭骨,它們顫動著,嘶吼著,黑血自眼眶裡流下。
而掐住自己的那個人,面部鑲嵌著烏鴉的鳥喙,半是骨肉的臉孔上,琥珀的雙眼冷冷飄著磷光,猶如鬼火幽幽燃燒。
電鋸的聲音在寂靜中轟然,但這次拿著的不是江玄——他已經不需要了。
在抓住這個大鬍子男人的剎那,身體便已經自己行動了起來,無數的觸手自心臟竄出、飛滑過血管,在短短的數秒就將他纏繞成一顆繭般厚重,連掙扎都還來不及,那顆繭便迅速的癟了下去。
短暫的時間之後,繭打開了,觸手意興闌珊散去,一具枯骨從中掉落,落地之前便化為數據消散。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特務零零么》!】

當這行字在剩餘的玩家眼前彈出,他們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正是因為還沒有把握能勝過其他倖存者,他們才會選擇各自行動,悄悄在這最後一層樓搜尋資源,卻這個最晚到達的人,僅僅剛踏出樓梯便已經收割了一條性命。
有著絕對力量的強者,出現了。
「……。」紅鞋女士的臉色變了,鬼魂少年的身子停在了原地,微微打顫。
而江玄在吞噬了大鬍子之後,也已經明白自己擁有的至高力量。
於是,他轉動了思緒,讓知情者模式為他指出這一局最終的結果:

【男士們,女士們,很榮幸的通知各位!】
【第二次的愛情大冒險將在五分鐘後開始!】
【若是在上一次活動中沒有找到心儀的另一伴,請務必把握這次機會!】
【當然,為了讓各位能找到適合的人選,大冒險期間範圍掃描也是全程開放的哦!】
【祝各位心想事成,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刺耳的喇叭音響起,在一樓的空間中迴盪,迴盪……
江玄聽著這噪音,它與貓頭骨的叫喊聲混雜在一起,變得諷刺、嘲笑且怪誕,正如同這間醫院所呈現的一切。
他踏出腳步,血與黑暗如影隨形。
《心碎醫院》的最後一場狩獵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