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醒來

本章節 1753 字
更新于: 2019-02-28
並不知道為何會有這個念頭,但是當江玄醒來時,腦中卻盤旋著「給因泰倫加薪」的念頭。
儘管不知道自己當初是不是真的簽了合同、也不知道薪資定在多少,總而言之好像是聽見了誰的碎碎唸而想替他加薪。
模糊之中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灰暗的天花板,白漆剝落、管線外露,灰塵與蜘蛛網懸掛在上頭,如同靜靜生長的苔蘚。
目光慢慢轉動,當江玄看見身邊的人的時候,頓了一下,而這震動也立刻傳達到對方的手上——
「老大?」藍色的雙眼慢慢聚焦,因泰倫低啞的吐出一聲。
「我醒了。」說話的同時一抽手,江玄在剎那感覺到無數觸手被自己的動作給拔了回來,剎那間全都收回體內,沿著血管回到最深處。
還來不及理解那些觸感所象徵的意義,江玄卻是先注意到遊獵之狼的臉色極差,那已經是死灰一樣的白,甚至比起之前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縫合傷口都還要更糟。
只是這次,儘管臉色難看,因泰倫卻是帶著笑的,像是終於鬆了一口氣。
「現在……是什麼狀況?」再次開口,江玄聽見自己的聲音變了,沙啞之中夾雜著嘶嘶的低鳴,像是燃燒著鍋爐的蒸氣火車。
那聲音在空蕩的走廊中迴響,再次傳到耳中時,彷彿是殘破的人形機在說話——在《盜賊都市》時,他曾經聽過這種聲音。
意識到有什麼重大的事情改變了,江玄一皺眉,一手按住地面,慢慢撐起身。
因泰倫晃了晃,伸出手想幫忙,卻重心一個不穩,反而一頭砸在江玄的肩膀上,額頭悶悶的敲在鎖骨上,發出「喀」一聲。
也是這一聲,讓江玄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好像少了許多塊肉,因為因泰倫這一撞,直接撞在了骨頭上。
「你先別動……」抬起一隻手,江玄扶住他,讓自己的身體仍慢慢坐挺,卻聽見骨骼傳出了運動的聲響,彷彿它們全是嶄新的機械部件,此時正在緩慢磨合。
而這聲響也迴響在走廊中,消失在一片片的陰影下。
「……。」扶著白西裝的保鏢,江玄已經感覺到有地方不對,無論是自己缺損的身體、狀態極度不佳的因泰倫,開始指出自己究竟沒搞清楚什麼事情、一件關鍵的事情——

記憶開始湧現,由遊戲的系統慢慢輸入回他的腦中。
血色、電鑽、死鬥、西比拉。
張開的利齒,以及……被撕裂的臉。
江玄微微瞇起眼,他回想起頭骨被慢慢扯開的感受,在那當下他已經失去了痛覺,但瀕臨死亡的恐怖卻仍令人難以平靜。
接著就是……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
看著倒在自己肩膀上還爬不起來的因泰倫,江玄已經明白了,一向淡然冰冷的目光落到他手上已經被扯開的傷口時,也不禁透出動搖。
彷彿感受到自己正在慢慢理解現況,因泰倫歪頭,看著他,勉強的笑了:「老大抱歉啊,還沒能把你的身體完全恢復……」
「這樣就夠了。」皺著眉頭,江玄緩慢的將因泰倫從自己的肩膀上移開,把他帶到了牆邊、靠在牆上:「要我完全恢復的話,你會被吸乾的。」
這是事實,就在他們身旁的手術室裡,他也才做過這件事情不久,清楚其中的代價多大——是一條完整的生命。
但是,這個傢伙卻是自願做出這種事……
虛弱的笑了聲,因泰倫自己盤腿坐穩了,抬起蒼白的臉,朝江玄咧了咧嘴:「老大,如果你還有事情的話就先去處理吧。我……休息一下子。」
短暫沉默之後,江玄點頭,而後轉身離去。

黑色的身影穿過二樓走廊,腳步之間泛起冷冷的血腥之氣,恍如幻覺、卻又殘暴清晰。
江玄立刻離開的原因很簡單,他幫不上因泰倫。
意識到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覺觸發了和護士一樣能以心臟復活的能力,他也清楚因泰倫究竟做了什麼。
但自己卻無法提供相應的幫助,輸血之類的遠超他的包紮能力所及,他甚至連血袋放在哪兒都不知道。
他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儘早結束這一局遊戲,好讓自家保鏢難受的時間越短越好。
快速而準確的結束這一切——江玄的腦中,已經清晰的刻劃出自己的目標,極為簡單而粗暴。
腳步踏入樓梯間的剎那,黑暗籠罩於身上,將一切色調都吞噬成黑。
瞇起了眼睛,江玄看見樓梯底下,無數金光正緩緩盤旋,只是比起曾經見過的微弱了許多。
並且,傳上來的還有些許的腳步、呼喚聲,像是緊急停電時,可能會發生的調度與指揮聲音。
毒氣暫時停止製造,留下的只是之前尚未散盡的積留,而造成這一切的也是因為……自己下的命令。
因泰倫在這一局遊戲裡做了太多。
江玄抬起手,戴上了防毒面具,鳥喙在黑暗中劃過冰冷的弧度。

至今,他還記得自己頭一次受邀到遊戲好友的莊園裡,而對方告訴他的話:「抽到他,是你的福氣。」

他也這麼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