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我要求加薪

本章節 2446 字
更新于: 2019-02-26
不遠處,距離兩人戰場僅有短短數公尺,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對著手術室門口。
「……嘁!」因泰倫低嘶了一聲,慢慢張開瞇著瞄準的眼睛。
幾乎在戰鬥爆發的當下,他就已經到這個位置了,卻連一步都沒能繼續向前——手術室裡頭也有一柄槍,而且那縷陰森森的殺氣直接對著自己,毫不客氣。
他並不知道所謂NPC之類的存在,只是基於長年作戰的本能,兩人都直接以子彈盯住了敵人的同夥,一旦對方敢探頭就必定會扣下扳機。
九成的精力用於牽制敵人,使彼此都不能插手戰局,剩下的眼角餘光,因泰倫將那場廝殺盡收眼底——應該是這樣才對。
但他卻沒能看見,即使是遊獵之狼的目光也跟不上那兩個人,纏鬥的速度太快,有如瘋狂的毒蛇撕打在一起,他屏住的一口氣還沒用盡,一切都已經結束。

電鋸的聲音正在迴轉著,轟隆震動著陰影,走廊的地面也傳來細微的顫動。
因泰倫伸出手,朝手術室打了個手勢,要表明已經不打算繼續戰鬥,卻發現裡頭的那口槍已經消失了。
「……撤了嗎?」皺起眉頭,他小聲的喃喃道,接著便乾脆的抱槍而起,快步走向倒地的人。
作為一個虛擬人物,他的頭腦在遊戲機制的控制之下,自然的無視了西比拉的軀體消失,只是急切的來到江玄身邊,試圖看清他的傷勢。
這一眼,因泰倫的眼神都變了,滿地破碎的肢體與血肉都清楚刻劃這一戰的兇殘暴虐,電鋸上甚至仍殘留著西比拉被刺穿的臟器碎片,但他的目光全在江玄的臉上——被撕成兩半的臉上。
不只是皮膚與肌肉,軟骨與顱骨、神經與血管都被撕扯開了,如同被朝兩邊拔開的果子一般,他甚至看到了……腦。

……腦?

因泰倫頓了一下,突然蹲下身去。
他本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但當那塊血淋的圓形慢慢滑落到地面上時,他卻張大了眼睛。
那並不是一顆腦,從江玄的頭骨中掉落出來的,竟是一顆鮮紅的心臟。
上一次看到這種東西是什麼時候?
他記得非常清楚,因為正是自己親手從某個殭屍護士的喉嚨裡挖出來的!
「老大你……」驚愕無比,因泰倫剛伸出手,就見一團暗紅色觸手從血管裡頭竄了出來。
就像曾經護士的心臟一樣,它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流乾血液,一滴滴的滑落地面,但當因泰倫的手一靠近,無數條草根般的觸手都竄了出來。
有不少掠住了他的掌心,試圖鑽破皮膚,卻有更多已經竄向了因泰倫的手臂,直奔曾經被粗糙縫合的傷口而去。
「……!」遊獵之狼猛然屏住一口氣,卻連掙也沒有掙,反而將手臂更伸了過去,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現在可以做什麼。
無數的根鬚伸了上來,將他的手臂完全的包裹住……開始染上鮮血的顏色。
因泰倫垂眼看著,很快便決定坐下,然後伸出手指戳了戳屍體上的心臟,認真道:「老大,我要求加薪。」

……
遊戲被稱為第九藝術,源於其美術、文字、分鏡,乃至於劇本敘事。
一個好的遊戲具備的能量是巨大的,因為它將猶如鑽石,每一面稜角都展露驚人的光芒。
而一位好的遊戲設計師,也無疑的是一位好的藝術家。
藤雅如今坐在他那張舒適的辦公椅上,給自己泡了一杯熱焦糖拿鐵,靜靜的看著立體投影之中,訪問「知名遊戲設計師.藤雅」的直播。

「——說起來,這次新更新的地圖我也已經玩過兩張了,」坐在桌面左邊,化了淡妝的小姐姐說著,她是直播《惡魔城》的知名主播之一,網名叫倦倦,這次受邀來擔任主持人:「現在只有《燈籠村》還沒有玩過。」
彈幕上飄過一串字,
【小姐姐組隊嗎!】
【妹子來我們三條大腿帶妳飛!】
【求抽彈幕組隊推圖!】

倦倦微微一笑,對鏡頭比了個中指——這是套好過的,也是她的性格:「滾,老娘自己飛。」

接著她又轉回頭,望著旁邊全程保持微笑的受訪者,恢復一副溫柔又有教養的笑:「我很喜歡《小百足嶺》的仙俠風格,特別是最後和莫將軍對決的時候。不過對於《惡魔城》這個地圖,嗯……是不是太難了點呢?」
「嗯,首先我對妳能和莫將軍對決感到欽佩。」開口回應的聲音帶著濃厚的興味,被標示為藤雅的那人身披著黑色的西裝外套,舉手投足都透露一股蓄勢待發的優雅從容,而那雙眼睛——那雙金色的眼睛,正愉悅的瞇了起來:「至於《惡魔城》,妳是……打不過?」
「嗯,打不過啊。」好看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倦倦完全不演出一點委屈,而是直接像悲傷的貓一樣拉長了臉:「我怎麼感覺好像路邊的小怪都好強啊,根本都還沒往裡頭走呢,就突然被擊殺了。」
兩人頓了一下,同時看了一眼彈幕,只見裡頭也都迅速的刷了起來:

【對對根本玩不起!老子路都沒看清就掛了!】
【強烈要求削弱!】
【至今沒人通過惡魔城地圖啊打死負責數值平衡的人!】

投影這邊,藤雅輕笑一聲,捧起咖啡啜了一口,也聽著代替自己出馬的傢伙輕鬆愉快的開口:「哎呀,你們自己弱怪誰嘛。」

吃瓜群眾:「????」

倦倦也被噎了一句,連忙接著開口:「也、也許對一些新手來說真的是這樣,可是有去挑戰《惡魔城》地圖的,也不乏知名的主播或是實力玩家,您怎麼看呢?」
「嘛,當然有很多強力的玩家在裡頭呀。」假藤雅認真的點頭,伸出手指:「因為那張地圖,是要累積擊殺過100個Boss的玩家才能排進去的……」
「100個?」倦倦發出驚呼:「好多啊!」
「妳不是已經排進去過了嗎?」假藤雅一臉善良的看著她。
「說、說得也是……」倦倦本想著要抗議,但仔細想想自己也沒什麼資格喊,畢竟都是進去過的,都是強者了嘛……
「是吧,我們換算一下,」假藤雅也點點頭,認真的伸出手指折著算:「我家《惡魔城》已經營運三年了,整整三十六個月,一個月只要打三個,等於妳一週都不一定要打一個,這還是挺容易的是吧?」
「說起來是這樣沒錯……」倦倦點點頭,突然想起:「咦,不對啊,那第二年甚至第三年才入坑的玩家怎麼辦啊?」
「起步比人家晚,怎麼可以要求同等的特權呢?」假藤雅正襟危坐,一副嚴肅探討的姿態:「妳想嘛,人家是三年級生所以可以去畢業旅行,怎麼可以二年級和一年級都吵著要去呢?這樣不就是無差別全校旅行了嗎?」
倦倦張大眼:「你說得好有道理我無法反駁……神tm畢業旅行!玩遊戲不是看年級的吧!」
假藤雅微微一笑:「有本事的人跳級也是可以去畢業旅行啊。」
「……」麻麻我說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