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西比拉

本章節 1594 字
更新于: 2019-02-25
紫色的眸子睜大了,西比拉的唇動了動,翹起一抹貓咪般的笑容,悠悠的笑了:「糟糕,我被挑釁到了。」
「……。」江玄點點頭,站在原地,背後的冷汗與血都已經融在一起,他已經感受不到疼痛,只感覺到液體融在一起、滴落地面的細癢。
卻,西比拉動了動腿,只聽見微弱的嘎吱聲,他的膝蓋完全無法動彈,剛挺直的身子立刻因為殘廢與疼痛的效果又彎了下去。
「嗯……我不能動了。」摸著自己的膝蓋骨,西比拉困擾的微笑,抬頭看了一眼江玄:「你不來狩獵我嗎?」
江玄搖頭,他完全不打算貿然出手,更別說靠近到能被他碰到的範圍——基於某種本能,他盯著西比拉的嘴看。
「你好謹慎喔。」無奈的笑了笑,紫眼睛的青年聳肩,把手伸入護理師服的口袋裡摸索了一下,掏出了一枝針筒,在江玄來得及阻止之前、就向自己的小腿扎了下去。
藥劑注入體內的剎那,他猛然站了起來,驚了江玄一跳;被鏈鋸扯爛的膝蓋發出淒厲的劈啪聲,兩條腿因為重心而歪斜,扭曲了肢體的角度,彷彿是被小孩暴力拗折的玩偶。
在軀體從腿上摔落的前一刻,西比拉出手了,只聽見粗暴的「喀嚓」一聲,他的手指用力插入了膝蓋斷口,向外拉扯。
他要扯斷自己的腳!
江玄瞬間明白,剛才他施打的藥劑可能就是麻醉類型的藥物,這個人不是毫無考慮才自斷雙腿,他絕對有辦法在失去雙腳後繼續作戰!
他立即出手要打斷西比拉的動作,電鋸自背包中出鞘的剎那便已經拉響,鋒利的刃齒在短暫幾秒就旋到了最高速,撕裂陰暗走廊直襲而去。
輕輕嘖了一聲,西比拉的眼睛仍然睜得很大,直勾勾地鎖在他身上,雙手卻也毫無失誤的動作著,拔除右腳之後便是左腳,當右腳的皮膚終於支撐不住強悍的撕扯時倏然迸開,像是被扯斷的橡皮筋——那瞬間,電鋸的鏈刃幾乎貼上他的鼻尖。
身影瞬間退開,雙手在落地的剎那就取代了腿腳的功能,西比拉猶如怪貓般翻了出去,直接竄出了數公尺外。
卻那個裂嘴而笑的男人一點都沒有驚愕神色,彷彿預料到——或是僅僅憑藉強悍的反應力就立刻追了上來,差距不到一秒!
西比拉倒抽了一口氣,不是因為驚嚇或是恐懼,而是極度的開心。
有得玩了!

大量的鮮血不斷噴濺於手術室前方的走廊,從地面直到空中。
電鋸的聲音響徹走廊,震動著空氣——而空氣之中,兩道人影在閃動,他們身負的數值極高,若常人來看也僅能看見上一刻的殘影;強悍者的捉對廝殺極為恐怖,每道腳步、每次出手都彷彿能撕開空間,沒有人發出聲音,卻低沉的壓迫讓人耳鳴怦怦,幾乎聾聵。

而、這種等級的戰鬥必然不會超過十秒——八秒甚至就是極限。
電鋸的音調猛然拔尖,貫穿了柔軟的腹部。
「……。」西比拉發出模糊的咕嚕聲,從喉底翻湧出一股鮮血,噴在江玄身上。
「……。」江玄卻連個聲音也沒有發出,他的半張臉,如今被西比拉狠狠的咬住,牙齒已經嵌入了顴骨與太陽穴,強悍的力道如同機械幫浦開始向外拉扯。
他就掛在江玄的側身,如同攀爬在樹木上的野貓,手指緊緊扣入他的肉裡。
江玄試著掙扎了幾下,卻西比拉的咬合力巨大得可怕,根本無法抽身;即使放開電鋸而用手去掰,卻也沒有撼動他一絲,那張牙口仍毫無動搖的慢慢向外拉扯,連帶顱骨的破碎聲音開始響徹,彷彿連頭腦都正在崩毀。
江玄只能偏過眼睛看著他,而西比拉也轉動了紫色的眼眸,死死的注視著自己——那雙眼睛裡滿是鮮血,但即使被染紅了,那對紫色卻仍幽幽地散發著光芒。
被電鑽貫穿的肩膀已經失去知覺,江玄卻仍殘酷的命令那條手臂再次拿起電鋸,緩慢而勉強地對向西比拉的臉。
這一下突然驚動到他,本應失去所有力氣的青年突然抽了一下,兩隻手掌一發力,竟將自己翻到江玄的背後——咬合卻沒有放鬆,這一躍短暫卻致命。

「喀啦……」江玄聽見自己的頭顱裡發出碎裂,下一刻,冰冷的風吹進了他的喉嚨。
黑色迅速且安靜的,在一片鈍痛中覆蓋上他的雙眼。

倒下的聲音響起,江玄是向後倒的,將西比拉壓在了底下,這個強悍的對手,如今也已經斷了氣。

-
-
-
-
下一回,這個男人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