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排行榜第「 」名

本章節 1841 字
更新于: 2019-02-24
細長的電鑽看起來能被輕易折斷,旋轉時的音調極高,在空氣中輕輕柔柔的共鳴。
但那東西絕對沒有看上去、聽起來那麼無害,自手術室裡踏出的人影慢慢悠悠,如同一道漣漪自暗影裡浮現,黑色的髮之下,紫色雙眼半虛著,唇邊的懶散笑意彷彿抽身於殺戮之外,悠哉而游刃有餘。
這個人的四肢與軀幹都是修長的,雖然如今踩出步伐的樣子透著慵懶,似乎隨時都想躺下一樣,卻也全然不掩他的另一個氣質,名為自信。
這個人不會因為懶散而敗給任何人。
當江玄見到他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他是毫無疑問的強者——即使自己沒有將非官方排行榜全記住,也肯定會用全力來對付這個人。
「……嘿。」慢慢張開嘴唇,紫色眸子的青年眨了一下眼睛,笑得無害:「我準備好了。」
藍色的光字在他的身前展開,標示出玩家暱稱,作為《惡魔城》的第一批玩家、並且身披某個殊榮,他的名字上更冉動著迷霧般的幽幻紫色。

【西比拉】——非官方排行榜第一名,也是這個遊戲首屆官方競賽的冠軍。

即使《惡魔城》已經營運三年,高手如雲、奇葩輩出,但若說起真正的頂點,西比拉無庸置疑會是第一個被想起的人。
這樣的人物,突如其來出現在江玄的眼前。

「啾嗡……」電鑽的聲音悠悠地響著,在醫院的殘牆上迴響。
江玄靜靜的壓低身體,貼近了死去的護士,如同警戒的猛虎盯視著西比拉。
紫色眼睛的青年一手持著小電鑽,另一手軟軟的耷拉著,在靠近手肘的位置垂著一條快要斷開的黑色羽翼,從切口正慢慢的湧著血。
西比拉身穿著一套男護理師的制服,雖然似乎已經是最大尺寸了,但他的手臂和小腿仍多露了一截出來,白皙的皮膚在陰暗中很是晃眼。
江玄感覺得到自己的後背已經被血給浸濕了,如今被鑽破的傷口已經失去知覺,但指尖乃至於整個手掌都已經涼了,若是再拖久一點……
「你準備好了嗎?」平穩的微笑著,西比拉的嗓音也是從容的,有些淡淡的慵懶。
他看著江玄幾秒,在知道眼前人的暱稱後,似乎也感到了一絲驚喜:「啊,玄米茶,我知道你……昨天有人在論壇上提到你。你很強。」
「……嗯。」看著眼前青年,江玄也並不多話,只是仍不曾打算站起身:「你也很強。」
「對呀。」西比拉微笑,下一刻兩道冷風劃過江玄的耳旁,幾乎釘入他的臉龐。

「叮!」「鐺!」金屬被抽飛的聲音清脆響起。

「……。」紫色的眸子溫和似波斯貓,西比拉的左手不知何時已經提著一柄釘槍。
「……。」琥珀般雙眼冷淡如霜雪,江玄的右掌中,從護士電鋸拆下的鏈條才剛要落地。
兩枚鋼釘已經釘死在地面上,沒有沒入任何一人的身上。
「你把鏈條當鞭子嗎?真厲害。」西比拉仍然面帶微笑,看不出是否真心:「原來可以這樣格擋。」
「情急之下的選擇。」江玄的應答不卑不亢,語調中沒有透出一點心思:「我不建議使用。」
他的右掌中,也開始滲出血液,鏈條的刃齒在那一抽之下撕裂開他的掌心,雖然成功擋開致死的釘槍,但若不快點處理,他將因為失血而敗。
——就像五天前,藤雅對他所做的一樣。

看著他的臉,西比拉淡淡一笑,像是從容的貓:「你快死了?」
「不一定,也許你會先死。」江玄認真的答覆。
只見紫眼的青年點點頭,毫不介意他的說法:「嗯,不一定。」
下一刻,釘槍的槍口已經抵在江玄的臉上,「碰!」
「碰!」
「碰!」

連續三槍來得毫無徵兆,間隔不到一秒,若不是江玄的數值極高就得當場退場;他猛然向前衝,任由失準的鋼釘撕開他的側臉、一根釘進顎骨,而自己一把扣住了西比拉的腿腳,將鏈條貼了上去——
「呃!」輕嘶一聲,青年的電鑽來不及碰到他的皮膚,玄米茶的腳步猛然退開,伴隨極速的撤退、一抽鏈條將他的膝關節與韌帶給乾淨俐落的截斷。

「喀啦!」
「啪啦……!」

陰影中,碎骨與切肉的聲音響起的同時,第一次交手就已經結束了。
「……喀,咳……」江玄的臉上,那張恐怖的笑已經歪了,因為鋼釘深埋在口中而扭曲。
「唔嗯……」西比拉皺起眉頭,雙腿一晃跪倒在地,他的膝蓋已經不能再使用了。
不到一次呼吸的時間、甚至連心跳都還沒搏動一下,兩人身上皆重傷掛彩。
卻沒有一個人的臉上露出灰心喪志,甚至是更加的……清醒。
猶如沉睡的怪物,至今終於被喚醒了。

「好痛。」摸著自己被割裂的膝蓋邊緣,西比拉的指尖有些發黑,小心卻新奇的觸碰自己裸露在外的骨頭:「我沒想到你這麼強。」
他抬起臉,對江玄微笑,紫色的眼眸裡的溫度滾燙了起來,毫不掩飾笑容裡的恐怖意圖。
「……。」抬手指了指被釘穿的下顎,江玄知道對方完全能明白自己無法回話的原因,卻也冷冷的伸出手,在自己的頸上淡淡一劃。
這是他首次在《惡魔城》中發出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