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鑽

本章節 1413 字
更新于: 2019-02-23
若是提到生長翅膀的人,通常的印象會是天使或是惡魔這般的存在。
當江玄瞇著眼睛、從狼牙上反射的映象來看,他第一眼看見了兩對黑色羽翼,本以為是兩個類似天使形象的人物——在一間能改造人體的醫院,似乎還算能接受。
但當他冒著一絲風險,自手術室門口探出頭,注視著他們,並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極強的嗅覺技能卻為他指出了令人詫異的事實。
裡頭的兩個人,儘管都有著翅膀,但卻是從手臂的中段、後頸、小腿前方、甚至後腦上長出來的。
與其說是被改造,更像是……突變出來的。
再加上剛才聽見的那幾句話,裡頭提到的「感染」,可能就是造成這個狀況的原因。
江玄悄悄收回查探的目光,靠在牆面上,靜靜的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他現在並不打算與他們起衝突。二打一,而且對方明顯對「感染」相當的不悅,說明並不是什麼好事,若是一個失誤,可能連自己都得搭上去。
再說,自己如今的情緒,仍然有點低落,與其說是謹慎,更多是基於想稍作沉澱而不願意立刻作戰。
於是,他安穩的隱藏自己的存在,並且側耳傾聽裡頭的狀況。

「而且這裡怎麼滿地都是水,誰那麼閒來這裡打掃?」從一開始就強烈表達不滿的聲音聽起來是個年輕男人,隨著他說話的時候,水波被不悅踩響的聲音也傳來。
「也許是戰鬥時弄壞了水管。」另外一個就從頭到尾都是慢悠悠的回著話,這聲音是中性的,不容易分辨究竟是男是女。
「嘖,腳都濕了,這破醫院就沒有鞋子的嗎!?」
「別著急嘛,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那你把鞋給我啊?」
「不要,這是我麻麻給我的傳家寶,是她麻麻的阿嬤的三姨太的姑姑的嬸嬸……」
「行了,閉嘴。」
「哦。」

江玄在外頭聽得皺眉,這麼一串對話裡,實在是沒有多少營養,頂多知道裡頭有個討厭濕腳的老哥,跟碰水就炸的貓差不多。
還有另外一個,就她的敘述上來推測,應該是個女人,才會得到那雙傳家寶的鞋子,即使那是信口胡謅,但也沒有改變她話中提到的都是女性家族成員的事實。
裡頭的交談仍持續著,卻在忽然之間,江玄聽見了一聲細長的穿透聲響起,緩慢而悠長,在走廊上繚繞。
「……這是什麼?」抬起眼神,他正想去尋找聲音的來源,卻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細小卻恐怖的力道出現在他的肩膀裡。

「——呃。」抽了一口氣,他猛然看向自己的左肩,疼痛在發現之後迅速擴散,酸痛與血肉被鑽轉的觸感直襲腦海。
若不是痛感削弱的遊戲機制,他必然會因為鎖骨斷裂的劇痛而瞬間失去移動能力;一咬牙,江玄向前猛一個跨步,拔除鑽刺的剎那,只覺肩後一熱,滾燙的溫度全都湧了出去。
迅速一迴身,他的目光曾短暫向自己的後肩一瞥,卻也立刻意識到根本無法靠自己止血,被鑽開的角度朝上,根本無法完全壓緊——這是經過計算的攻擊!
慢慢伏下身,江玄安靜的貼近倒在地面上的護士屍體身旁,將手伸向她那柄已經毀損的電鋸。
深色的目光充斥警戒,盯住了自己曾倚靠的牆,他可以看見一道黑色的線條正慢慢從牆上縮回去——那是一柄細鑽頭的電鑽機,高速旋轉之下發出了高頻而難以聽見的聲音。
鑽頭被慢慢收回,在被血噴濺的牆面上留下一個難以察覺的孔洞。
而直到此時,江玄才赫然發現,那面牆上竟已經有了如同瘡洞般的細小鑽孔,十幾個都在不同位置,卻都與自己極度接近。
一滴冷汗從後頸滑過,他甚至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受到那麼多次的襲擊。
肩後的血洞在灼燒般發疼,他的指尖卻因失去血液而開始冰涼,於此同時,一抹修長的身影靜悄悄浮現於手術室的陰暗之內。
江玄屏住氣息,他很清楚,這次恐怕是遇上少見的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