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心碎的實驗者

本章節 2039 字
更新于: 2019-02-22
離開實驗室的路就在水族缸裡頭,這倒不讓人意外。
江玄翻進了玻璃缸中,雖然一米九的身高讓他稍微卡了下,但當全身的重量都壓到缸底的木板後,只聽到微微的咔答聲,一條地道便被壓開來了,只要趴在地面上向後退個幾公尺,就能夠穿過實驗室的牆下,回到外頭走廊。
從地道中退出的剎那,系統的提示跳了出來:

【完成任務:"波提醫生與陽光的回憶錄"】
【完成"一號"的三個願望:3/3】
【你解鎖了新成就"心碎的實驗者"】
【獲得獎勵:波提醫生的鳥嘴面具x1】

淡淡的看了過去,江玄站起身,身影默默地在陰暗走廊中佇立,還未消失的文字隨著他雙眼的高度隨之升起。
閱讀著文字,他很少在一個任務結束後還去思考,然而這個名為回憶錄的事件卻極大的佔據了他的腦海。
將面具向下拉到頸上,江玄露出鼻腔,呼吸著周圍的空氣,走廊聞起來與進入實驗室之前沒有什麼差異,顯然這段時間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轉過身,他走向了消防樓梯,想回到二樓與因泰倫會合。
——那間實驗室,是用於挑選及摘除器官所使用的。
步履安靜,江玄的雙眼望著前方,淡然的琥珀色裡看不見情緒,卻只有自己知道剛才經歷的一切究竟多麼折磨人心。
或許一般的玩家並沒有認知到,但藤雅在這兒將腦電波科技發揮到了極致,抽取了玩家記憶中深愛卻無法在一起的人;可能是純粹的暗戀、被迫分手的戀愛、甚至是初戀時美好的印象,拜人類美化記憶的能力,抽取幾乎不會落空。
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譚沐雲,那太過美好的天空,是他們最後一次牽過手的夏天。
若不是看見她眼底閃著的光,江玄或許不會想起來。
只是細細回想之後,那雙微微發亮的眼神,是她第一次玩過旋轉咖啡杯之後,開心的去買紀念照的樣子。
他記得,記得清清楚楚,所以無法拒絕。
如同任務中說的一樣,他不會拒絕她的願望,即使那只是因為記憶而甦醒的幽靈,卻也真切的出現在眼前。
「喀噠」一聲,江玄踩到一顆碎磚,細微的疼痛一閃而逝。
他停了一下腳步,將差點扎進腳底的磚石撥下。
在那片天空下,以那副姿態出現在他的眼前,自稱為一號的她有三個願望,柔軟的呢喃之下,令人迷醉。
第一個願望是擁抱,第二個願望是親吻,第三個願望是……
江玄沉默著,回想起當實驗室露出原本樣貌時曾嗅到的氣味,混雜在血與腐肉味中的,還有性愛後遺留的腥臭。
他不認為真的有玩家能在遊戲裡進行性行為,這種味道想來是特地加入的,好讓意圖了解任務真相的人去推理。
若是按捺不住與愛人重逢的喜悅與情欲,會有什麼後果?
江玄抬起手,緩緩觸碰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毫無疑問,那些心臟的來源正是如此,甚至可能是在高潮之際被毫無知覺的取走了,在悲傷卻幸福的情緒中死去。
他也記得那個醫生說過的話——心碎了,還要心臟做什麼?
對那些人來說,這是他們最美好的解脫。

循著消防樓梯向下,江玄已經重新戴上面具,在陰暗的樓道之間傾聽樓上零星響起的槍聲。
至於樓下倒是沒有多少聲響,考慮到因泰倫與手術機器人的剽悍戰力,江玄也並不認為自己會突然遭到圍毆之類的。
現在還有幾個玩家存活?
他靜靜的估計著,應該不會超過十個,但各個都會是難纏的角色,如果互相吞噬,最終的數值可能會高過自己。
要先處理他們,或是先擊敗Boss?
走下最後一階樓梯,江玄踏出了消防通道門外,從一旁的轉角正好衝出一座機器人——就是他裝上女王核心的那座。
此時它看起來已經有些殘破,機械臂斷了不少,軀幹也有些歪扭,顯然曾經和其他的玩家交戰過。
既然沒有彈出擊殺的提示,那應該是兩敗俱傷。
「過來。」江玄出聲,看著它咕嚕嚕的駛回自己身邊停下,他自背包裡取出了電鋸,很快的將它卸成兩半。
金屬零件與塑膠碎殼散落噴濺一地,其中有一塊浮現出金色的光團,正是自己安裝進去的女王核心。
江玄把它拾了起來,慎重的收進背包裡。
這個東西要拆下來,只能把搭載的機器破壞掉,雖然感覺有些可惜,但他也不認為這台機器人能挺過現在倖存玩家的戰鬥力,若是女王核心被奪走了肯定會相當棘手。
留下一地的機器碎片,江玄轉入曾經待過一段時間的手術室走廊,準備等待因泰倫那邊的信息。
走廊的盡頭,還躺著被電鋸削去頭顱的、二十一號護士的屍體,駭人的血泊灘在她身下,隨著時間過去已經慢慢凝固,再更久之後便會如同這間醫院一樣,淪為陳舊與髒污覆蓋之處。
拉下鳥嘴面具,他嗅了嗅空氣,鼻腔已經完全習慣了死血與腐臭,除了不曾間斷的刺麻以外就不再有所不適。
因此,當手術室裡傳來活人的氣味時,江玄還未走到門口便已經察覺。
「……該死的,所以這個東西會感染的嗎?」
「不確定,可能會?」
「可能?要不你試試?說得雲淡風輕……」
「別,放過我。」
「別放過你?好來來來手伸出來……」
「救命。」

兩個人的交談從中傳來,因著手術室的空間而些微回音。
江玄聽著這聲音,謹慎地貼在門旁。他的身子沒有露出一點,但因泰倫最初插在門上的一枚狼牙此時也發揮了作用,如同凸面鏡般將室內的景象映了出來。
極小的反射面裡,江玄勉強能看出來兩個人,兩個……長著翅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