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三樓

本章節 2184 字
更新于: 2019-02-19
只遲疑了一瞬間,江玄立刻重新握緊電鋸的提把,將力道向前一推,喀啦喀啦的聲響開始振動——頸椎被鏈刃劈砍的聲音迸發出來,吱吱作響無比殘暴。
突然,切骨的聲音停了,那個瞬間她的頭顱飛了起來,被血壓向上沖飛,斷口外翻開來,人類的血肉、碎骨、脂肪、皮膚全都一股作氣的炸裂,噴向江玄的臉。
暗紅猛然糊住雙眼,濕潤的體液濺滿他的身體與臉,其中一團鮮血灌進了江玄的鼻腔,瞬間腥氣與肉味令他的意識停止了一下。
抽了一口氣後,江玄也立刻回神,鬆開電鋸任由它跟著護士的軀體摔落地上,扯著病患衫的袖子朝臉上抹了一把,用力將血液擦去。
幾秒之後,視線再度清晰了起來,只見地面的一片腥紅,那片血泊正在振動著——電鋸仍吵雜的迴轉著,不斷掀起漣漪。
江玄就站在那窪血液中,渾身都被護士的血濺得濕透,他舉起兩隻鮮紅的手掌,皺著眉頭打量著。
增強嗅覺的「敏銳之肉」技能是被動的,不能由玩家自行關閉,現在因為太過濃烈的氣味,他反而完全嗅不到其他的味道了。
心念忽然一動,他轉過頭,看向樓梯口,在看見仍有微弱的金光流瀉時又再次轉回了臉,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那張虛偽冷酷的笑。

「要下去的話,還是得要防毒面具。」低聲將思緒吐露在空氣裡,江玄邊考慮,邊垂首試圖將鼻腔中的血液嗆出口中。
不多時,「啪噠」一聲,一團混濁的血液被噴了出來,融進地上的血液裡。
「唔、咳呃……!」被嗆得有些過了,江玄還是多咳了幾聲才緩過來。將沾滿鮮血的手掌在衣服上擦了擦,他彎身自地上拾起電鋸,關閉電源。
「轟隆隆隆隆……」發動機的聲音頓時減弱,數秒之後終於完全停了下來。
鏈刃上還卡著骨片與肉屑,江玄並未在意,只是反手將它收入玩家背包裡,再向前走了一步,蹲在護士剩餘的軀幹邊。
可能在電鋸落下時被波及到了,她的手臂上有幾道新鮮的劃傷,正緩緩流淌幾道無關緊要的血痕。而在手肘底下,正壓著一團小小的白光,是掉落的道具。
她是以一個NPC的身份死去的,是以前他曾經遇過的那種人。
回想起在《盜賊都市》的經驗,江玄將手伸向那團白光時並沒有放鬆警戒,隨時都預備著如果她跳起來攻擊。
直到碰觸到白光,他用指尖迅速的挾住,向後退開來。
護士的軀體至此都毫無動作,他希望是已經下線了。
翻開手上的白光,那光暈立即匯聚起來,成為一張塑膠的黃色卡片:

【醫療人員通行證:道具】
【等級:R】
【只比家屬的訪客通行證高一級而已,可以進入包含病房、宿舍、普通倉庫等地方。基本上會撬鎖的人也不需要這東西。】
【「我希望這東西可以打開女生廁所。」——文案組.馬克】

忽視了自由發揮的文案組,江玄看著這張通行證,翻過面,只見上頭有著護士的編號,看起來應該還是有區分每張的持有人,好讓機器記錄有誰到過哪裡。
這或許是不錯的價值。
而且,他還有另外一個需求。
「防毒面具……應該在倉庫吧。」略一打算,江玄便打開了小地圖。

二十分鐘後,系統的提示再次彈了出來: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天月之歌》!】

隨著字形消失在眼角,江玄也自三樓走廊的一角現身,渾身半濕不乾的血色中裹上許多灰塵與剝落的油漆碎片等。
他原本有些詫異,怎麼自己與護士在二樓開著電鋸交流的聲音沒有引來任何一個敵人,一踏上三樓就明白了——這兒竟是一場混戰。
起因不明、過程不明,但三樓——《心碎醫院》的員工樓層顯然經過一場惡戰,火焰的焦味瀰漫在空氣中,以及火藥炸裂過的硝煙味,幾面塌陷的房間牆都表明這兒不僅是以槍火在作戰,甚至有人祭出了手榴彈等等爆裂物。
自己就在樓下,之所以沒有注意到,只是因為電鋸的音量也同樣轟然。
在擊殺了一個應該是來撿漏的玩家後,江玄靜靜在這條歷戰的走廊上前行。
他前進的方向有光,是走廊盡頭的一扇窗,那兒整片都是白色的天光,全然看不出外頭是怎麼樣的。
他將腳步踩得穩而靜悄,如同潛行的野獸,穿過戰場的殘骸。
有幾間牆面破裂的房間,江玄謹慎地朝裡面瞥了一眼,只見到鐵制的雙層床架及桌椅,陰影裡有著鐵櫃,應該正是醫療人員們的住處——比應有的簡陋太多了。
是年代的問題嗎?江玄暗自評估著,考慮到連病歷表都還是手寫的……或許吧。
眼角餘光突然瞄見了一個顏色,江玄停下腳步,定眼一看,那是一個暗綠色的掌印,凌亂的拍在一扇快脫落的門板上,五指有些短、中間有著刮痕,留下印記的人曾經像貓抓一樣的劃拉過門板,才會留下這種痕跡。
他微微皺眉,屏住氣息後的短暫幾秒,那枚掌印才呈現了原本的顏色,是暗黃的顏色——乾涸的脂肪蠟色。
眉頭皺得更緊了,江玄一恢復呼吸,那掌印又變回了陰沉的綠色,如同腐爛的肉般,那正是最初他研究過的、壞死的兩顆心臟的顏色。
住在這裡的護士也跟她一樣,而且……
江玄轉過身,望著身後這一排走廊及破裂的牆面,想像出當這樣一群殭屍般的女人突然從寂靜中衝破房間,撲向經過的玩家……
他大概知道為什麼這一層樓會變成如此慘烈的戰場了。

安靜的穿過這條走廊,江玄按照小地圖上的隔間,轉過彎去,進入一條只有三扇門的走廊。
地圖上只有空間圖,沒有寫明每個空間各是什麼功能,他只是大致判斷過,才決定先從這裡搜尋起。
這條走廊雖然沒有窗,但背後的天光仍有映入些許,並非全然的黑暗。
再加上嗅覺,江玄知道自己還是能無後顧之憂的在此行動。
廊上,左面的牆上只有一扇門,而右邊有兩扇,無論哪一方,都具有相當寬敞的空間。
江玄望向就在左手邊的那扇門,查看它的名牌:

【實驗室——請勿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