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甜

本章節 2036 字
更新于: 2019-02-17
依稀,一股甜蜜得令人暈眩的氣息在記憶中浮現,猶如日出之時的雲霧,染著金黃澈亮的色澤。
江玄壓抑下倒抽一口氣的衝動,迅速將自己從回憶中抽離——僅僅是回想而已,他幾乎能看見眼前又飄忽著那種金色。
果然沒錯,這個與毒品相關的要素,就是《心碎醫院》中極其重要的線索,否則遊戲不會在回想時如此清晰的重現。
這麼說起來,現在也很可能有其他玩家也在追蹤著這個事件,自己遲早要與他們碰上。
對於和其他玩家交戰這件事,江玄倒是一點也不虛,比較該擔心的是,例如他在五樓取得的拼圖線索,那樣的東西如果被人捷足先登,那可就不好說了。
因泰倫蹲坐在地上,眼睛看著他,笑了笑:「老大,是不是該繼續走啦?」
「是。」江玄起身,隨手放開了護士,讓她自己在地面上站穩:「到一樓去。」
「好嘞。」遊獵之狼跟著蹦了起來,拍拍沾滿灰塵的屁股,連著拍下一團血塊。
江玄瞥了他一眼:「你的屁股怎麼了?」
「請允許我基於隱私權拒絕回答。」因泰倫笑出聲,倒是回答得字正腔圓。
小小的聲音從江玄身邊響起:「痔瘡……?」
江玄頓了一下,低下頭看見護士也正默默地站穩了,整理著自己身上蘸滿血跡的病患衫。
雖然她沒有抬頭,可是那雙眼睛正小心地觀察因泰倫的表情。
只見白西裝保鏢冷不防被噎了一口,過幾秒才反應過來:「美女,妳……妳這有點重口味啊……」
「應該是因為,我是個醫療人員。」淡淡道,她終於整理完衣衫,抬起眼睛看向因泰倫:「除了沒有直接被血和內臟淋過以外,其他的血肉模糊,都還算習慣。」
聽到這裡,江玄終於明白了——她竟然在計較剛剛因泰倫開槍射殺貝殼泡芙時,讓那男人的血全噴到她身上的事情。
同樣地,因泰倫也明白過來,正要開口抗議,卻被江玄一抬手攔住——「不要把力氣浪費在吵架。」語調有些低,他將目光投向走廊彼端,那兒有消防樓梯的出入口,樓梯間有槍聲迴繞。
「……要出手嗎?」爽快放棄了跟護士爭辯,因泰倫的目光也落到了那兒,瞇起眼睛。
「還不用。」搖頭,江玄舉起手,拆解臉上的繃帶:「我的目標不在那裡。」
「目標……?」護士困惑地重複了一次那詞,正想再多詢問,卻在看見江玄終於露出的面孔時嚇了一跳,話語停在喉嚨裡。
因泰倫涼涼的瞥了她一眼,哼笑一聲,沒說話。
灰白的繃帶落到地面上,解開它們的人向前踏出一步,深深吸入一口氣。
那冰冷的空氣穿過他臉上的孔洞,軟卻快速的抹過鼻腔,赤裸的暗紅肉膜顫動著,將它的一切都吞了進去。

空氣中盡是血與槍火氣息,剎那間江玄眼前瀰漫起刑場特有的色彩,但只不到短短兩秒,他就聞到了那股甜味。
蜂蜜、楓漿、糖霜,好像世界上最甜美的事物都拌在那抹金色的朦朧之中。
而在嗅到之後,它甚至……那金色開始吞噬其他的顏色,彷彿要將其他的存在全都驅逐出他的大腦,只要剩下這美好的香甜就好。
其他的、什麼都不用管,只要順著這香味的話,連身體都要融化一樣的甜蜜感覺,江玄感受到一股溫熱自腦底開始昇騰,有如慢慢滾沸的楓糖漿。
「——呃!」突然咳了一聲,江玄猛然向前踉蹌一步。
「老大?」身後,因泰倫連忙也跟了上來:「你還好嗎?……是那個味道太重了?」
「嗯。」有些狼狽的站穩,江玄皺起眉頭,將目光沿著金黃的色調一路望向樓梯間,眼看著那顏色正是從一樓蔓延上來的,如果再更靠近的話,對嗅覺極強的自己非常不利。
但偏偏,他要找的目標,有很大可能就是在一樓——這場遊戲的Boss。
從前幾場遊戲的經驗裡,他已經非常明白,藤雅所埋藏的線索,全都是與地圖Boss有關鍵掛勾的。
也因此,當其他玩家是將獵殺其他人放為第一目標的時候,江玄卻是少數以擊敗Boss為主要目的的人。
找到這張地圖的最高統治者,然後……在不被殺了的情況下,理解他的故事。
幸福而死的女王、瘋狂而死的大百足,那麼在這裡,自己又將面對什麼樣的存在?
江玄微微回頭,瞥了一眼身後的護士,以及她一身的血污,與當初交手時的那可怕模樣倒有幾分相似……
三顆心、三條命,對痛楚的反應力低下,有如殭屍怪物般的存在,而自己接著要面對的卻是更凌駕於這種存在之上的傢伙。
轉回目光,看著那不斷閃爍著光芒的樓梯間,江玄瞇了瞇眼睛,仍然邁出步伐,向走廊的出口步去。
背後傳來輕快的腳步聲,因泰倫跟了上來,沒有多說一句話。
轉角旁,兩個男人停步了片刻,簡短的看了彼此一眼。
「沒問題?」這是江玄鮮少對他提出確認。
「沒問題。」咧嘴笑了笑,因泰倫的手指張闔兩下,染血的狼牙依舊鋒利。
而這也是第一次,江玄抬起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才再開口:「交給你了。」
遊獵之狼點頭,身影很快地一轉,消失在陰影幢幢的醫院走廊。
而江玄轉身,沿著走廊又走了回來,手掌伸入病患衫內,再抽出來時,竟是握住了一柄電鋸,沉重的金屬色剎那間沖入他的鼻腔——機油、鏈刃與發動機的氣息構成一抹冷酷的顏色。
走廊深處,手術室扭曲的鐵門前,護士仍站在那兒,臉色卻變了——那個高大的人影正緩慢地前行,手中握持的那柄電鋸……打算做什麼?
「你……」甫張口,她還未說話,就看見那男人舉起手,指間扣住發動機的拉繩,猛然拉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