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暗了

本章節 2311 字
更新于: 2019-02-16
護士小心地抬起眼睛,觀察這個仍抱著自己的男人。
頭髮是黑色的,剪得很俐落乾淨,有西方電影裡正派警探的感覺。
年紀應該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間。相當年輕,但眉間已經有了淡淡的扇形紋,可見他很常皺眉頭,而且都皺得挺大力。
腦袋應該很好,情商可能也不差,但是根據剛剛對自己說話的方式,應該是空有情商、但懶得去用的人。
護士思索著。她只能看見這人的上半臉,下半臉則不知道為什麼用繃帶給纏裹住了。
不過即使如此,她也能以腦中殘存的專業經驗判斷出來——這人好像沒有鼻子,而且嘴的狀況肯定也不太正常,看繃帶的起伏似乎是在……笑。
笑得像是個天真無邪的裂嘴男。
不由自主的想到這個比喻,護士微微抖了下,對於自己想到這麼失禮的形容感到抱歉;感受到她的輕微動作,男人低下頭,再次用那雙琥珀色的眼神望向她。
「……有受傷嗎?」他終於開口,眼眸裡有抹隱藏的不自在。
他的體溫有點高,比常人的都要再熱一些,如同溫熱般的蜂蜜般,安靜地傳遞給她。
「沒有。」護士搖搖頭,遲疑片刻後,才開口:「謝謝你們救我。」

「我們也需要妳的幫助。」並沒有多一句話去客套,江玄說道,看見她的眼睛再次抬了起來,臉上露出疑惑。
「我能幫什麼?」輕輕蹙起眉頭,她沒有多問什麼,清澈的目光直視著江玄。
「有些事情想跟妳了解。」說著,他的手指輕輕動了動,習慣性的想掏出警官證,但仍穩穩地撐著她的身體。
「請問妳的名字?」第一個問題,江玄問道,卻見到護士的表情有變。
只是問名字就已經有問題了嗎?他感到詫異。
「二十一號。」但護士仍答出了這個詞,而令江玄更加詫異的是,她的神情竟像是在說實話,就像是遭受審訊時終於承認作為的嫌犯。
這個名稱是她並不希望透露的資訊,但她仍告訴了自己。
即使不是真名……似乎也是個重要的信息。
默默記下了這件事,他也不再追問護士的真名,接著問道:「妳為什麼會在裡面?」
這一層,他是留了個心眼的。她之所以會在手術室裡的原因,可以說是江玄一手造成的,但是如果她的回答裡有什麼的話……
「我……我不知道。」搖了搖頭,護士的眼裡透出一絲恐懼:「我好像是被……被綁架進去的。」
「仔細說說。」江玄的臉色沒有一點波動。
「可是,我記不清楚。」聲音有些微弱,她不能確定的看著江玄:「很模糊……」
「沒事。妳只要負責說,查證是我們的事。」江玄接得平穩,聽不出他究竟在想什麼。
「而且咱們的效率一流,莫急莫慌莫害怕。」帶著笑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因泰倫正悠哉地從手術室裡晃了出來:「有問題,找警察,我們為人民服務。」
這傢伙倒是入戲的挺快。
江玄抬起頭,看了因泰倫一眼,只見他咧著嘴,笑得一臉愉快無害,就像是街邊會搭訕小姑娘的青年。
懷裡的女孩動了動,頭隨著因泰倫坐下的方向轉,江玄看不見她的表情,只是心裡淡淡的評估了一下,之後如果還得再做這種事情的話,也許還是讓遊獵之狼來做比較好,這不是顏值的戰爭,而是親和力的問題。

「好了,抱歉我歸隊得有點晚啊老大。」坐在了兩人身旁不遠處,因泰倫笑吟吟的正面對著走廊出入口,邊守望著,邊說道:「那這位小姐,差不多開始說了?」
「嗯,好的。」輕輕點頭,護士也稍微坐得正了一些:「我認為我是被綁架到這裡的……因為我最後的印象,應該是在三樓走廊。那時我剛從宿舍裡出來,準備去接九號的班——要給五間病房的病人換藥那些事情。但是一出門口,我好像……好像就……黑了。」
「黑了?」因泰倫懵了一下,歪頭:「不不,妹子妳挺白的。」
「不是膚色。」江玄看了他一眼,知道那句話是為了方便自己引導護士回想,聲調平靜:「而且不會有人在室內突然被曬黑的。」
「不,不是『突然』……」護士低聲說,眼睛看著因泰倫,眨了起來,像是努力在回想:「開了門之後,視線……視線還是清楚的,但是我才剛走出去,就感覺越來越黑……對了。」
張大眼睛,她沒有看向兩人,語調快速起來:「燈暗了。暗了之後,我……」
「慢著慢著,妳說燈暗了?」因泰倫連忙舉手,問道:「是被關掉了嗎?啪嚓一下?」
「不是,是……暗了。」護士搖頭,眼裡透出一抹怪異:「你看過嗎?不是被關了,而是慢慢的暗掉。」
「整層樓的電量減少。」江玄冷聲道,遊獵之狼哦了聲,一拍手:「這就說得通了。但是……為什麼?」
「有別的地方需要使用電力。」思緒快速轉動,江玄抬頭望了一眼天花板:「發電機故障也可能是原因,但是看現在的狀況……」
「現在……啊。」因泰倫跟著抬頭,接著便明白了他指的是什麼——從最開始到現在,這間醫院的燈根本就沒有亮過。
這是一間廢棄的醫院,時間一久壞了什麼都不奇怪——他們原本是這麼想的,但如果是人為因素介入的話,那麼那些電力到哪兒去了?
「有別的地方在用電。」肯定地點點頭,因泰倫看向江玄,等著他的反應:「雖然這裡已經舊到快塌了,但是還有地方要用電。」
「應該說,是因為要用那麼多的電,但設備越來越舊,沒有辦法了才會從別層挪用。」冷靜的說出推論,江玄嗅聞著空氣,眼睛慢慢瞇了起來:「這裡是醫院,為了什麼才會挪用其他樓層的電?這裡可是手術樓層,連這裡的電都奪走,病患活不了的。」
聽著這些話,護士張大了眼睛,驚愕於這兩人的推論速度。
只是憑著自己的兩句話,就幾乎要追溯到源頭嗎?
但是,他們應該想不到吧?電力會被奪走的原因——
「因為也是攸關生命的話,就可能了對吧?」因泰倫歪著頭思考,喃喃:「可是如果是自私的傢伙,搞不好只是很隨便的原因……不對不對,這個應該算是殺人罪了……啊!」
他突然張大眼睛,看向江玄。一見到僱主的表情,他就知道兩人已經想到一樣的事情。
臉色已經沉了下去,江玄低語了一聲:「毒品。他們在製毒。」

-
-
-
江玄的角色圖已經修改完畢,在此放上!
接著就是因泰倫啦,好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