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送溫暖

本章節 2056 字
更新于: 2019-02-15
機器人的燈光黯淡照明著,冷光下的手術台上,護士慢慢張開眼睛,正對上一張死白的臉。
「……!」渾身一僵,她張開嘴,卻只發出梗塞般的低音。
那人的的眼球幾乎被吊得突出眼眶,幾乎是屍體——她真以為這人已經死了。
卻突然,看他的眼珠顫了顫,乾癟的唇慢慢張開:「救命……」
「……你、為什麼……」驚恐的瞪大眼睛,護士試圖從手術台上坐起,眼角忽然察覺兩道黑影正掛在身子兩側;轉頭去看,那竟是一雙手,無力的耷拉在半空。
而在被倒吊的男人的手腕上,各有一道刀傷。
護士僅憑一眼就辨識出來了,那傷口極深,截斷了筋與韌帶,自骨槽中精確地割開來,只留下手背面的皮膚與薄薄肉片支撐著,兩隻手掌幾乎完全被截斷。
失去溫度的液體滴落到她的臉上。
才剛甦醒的身體顫了顫,護士慌忙一揮手抹去。
攤開掌心,雖然已經預想到了,但是在看見暗紅的血色時,她的瞳孔仍在瞬間猛然放大。
「救——」「開槍!」

尖叫才剛要迸出,就被一聲厲喝給壓下,緊接著護士聽見一聲槍響。
「噗咻!」極其快速而響亮,下一刻被懸吊著的男人噎了一聲,一口黑血向下噴出,全都淋在她的身上。
「啊,啊……啊——!」變故來得太過突然,護士張大雙眼,湖水綠的瞳孔顫抖著,短促的幾個音之後,終於發出叫聲:「救命,救……救命……」
似乎是感應到她的聲音,本平穩照射著的燈光突然一轉,燈泡直射了過來,照上她的臉。
「偵測到多巴胺、腎上腺素過量分泌……」冷冷的,機械的聲音響起,手術機器人開始慢慢向前推近,心電圖一般的波紋在機體上劃過:「患者情緒驚恐,不利治療,建議施予——」
「碰咚」一聲,這是人體從手術台上摔落的聲音。
當那具怪物般的機器人自黑暗中出現,護士只覺渾身寒毛直豎,顧不得身子的遲鈍與麻痺,猛力翻下手術台。
跌倒、幾乎摔平。
掙扎著,當她終於扶住骯髒的地面,要將自己撐起身的時候,一道聲音自背後響了起來。
「咕嚕嚕嚕……」
機械輪轉動的聲音靠近了,接著……停在她的身旁。
金屬的手臂俯到她眼前。

「老大,」因泰倫喚道,流暢地收起剛才擊殺貝殼泡芙的狙擊槍,眼裡盡是滿意:「差不多囉。」
「嗯。」應了一聲,江玄突然起步,自黑暗中直衝而去,如同襲擊光亮的黑影般,瞬間出現在護士眼前。
此時,他的臉上已經用繃帶繞了幾圈,遮掩住那笑容與外露的鼻腔——現在這一步,他不能嚇到人。
而那護士本正拚命要逃離機器人俯下來的手臂,突然被他一把拽住,拖向自己。
「什麼……你——」「我是警察。」一句話直接壓掉她的聲音,江玄甚至沒有瞥過她一眼,而是將目光直接留在機器人身上,瞇了起來。
「退下。」在護士的驚恐中,他低低的開口,聲音震動在空氣中:「中止治療模式!」
機器人突然停住了。
下一刻……它所有的動作都停止,安靜了下來。
就這樣安靜在黑暗裡。

護士張大了眼睛,愕然的看著。
在驚訝過後,冷靜的情緒也慢慢回歸到心中,她的呼吸緩了下來,在心跳也終於平穩後,身子有些發軟。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狀況,江玄微微低身,將她拉向自己,熟練的一把抱起。
「等,我不……」「妳現在沒辦法自己走路。」冷冷的打斷她的話,江玄抱著她起身,轉向扭曲變形的手術室門口,邁出步伐的同時開口:「因泰倫,之後交給你。」
「好嘞。」黑暗中傳來帶笑的聲音,護士在被帶向光亮前試圖去看那是誰,卻沒能看清,只是一頭撞上了江玄的胸前。
警察低頭看了她一眼,深棕色的瞳孔裡盡是冰冷,被繃帶遮掩住的下半臉看不出表情,令護士不自覺的縮了縮。
卻沒想到,繃帶裡卻傳來淡淡的聲音:「躺好,別亂動。」
「……。」微微張大眼,護士看著他,只是他再也沒低頭,只是逕直向手術室外走去。
並不太能接受與人碰觸,但此時她卻能感覺得出這警察沒打算跟她商量,只得聽從指示,小心翼翼地靠上他的胸膛。
臉頰貼在了他的胸前,她聽見了心跳,強壯而有力的鼓動著。
男人的體溫正暖起著她的身體。

被留在手術室裡,因泰倫揶揄般看著他家老大走向門口,一副抱得美人歸的姿勢。
不過……裡頭真正關懷那女孩的成分有多少,他可沒個把握,總之不會太高對吧?
「咕嚕嚕嚕……」手術機器人發出聲音從他的腳邊滾過,牽著水管清洗地面,因泰倫愉快的給它讓開了路。
江玄剛剛說的善後,也不過是講給那女孩聽的,反正有個機器人在,清掃什麼的本遊獵之狼就不幹啦。
站在不會被水噴濕褲腳的位置,因泰倫的目光隨著僱主的身影走,嘴角上揚著,帶著作惡成功般的不懷好意。
剛剛的事情,別說是一丁點正義了,簡直是顛倒是非。
在那護士的眼裡,他們這對警察從機器人手中拯救了她,還默默送溫暖——體溫的溫,暖心的暖。
順便一提,之所以由江玄負責這個送溫暖的角色,正是因為因泰倫發覺自己可能會不小心多看一眼什麼部位、或是多摸一把什麼地方、或是……嗯,一切都是本能。
最終,江玄皺著眉頭接下這部分,並且發揮得挺好。
「可不是嘛。」看著兩個人影慢慢在門口前坐下,因泰倫笑看那女孩即使落坐仍依偎在江玄懷裡,搖搖頭:「回去來做一個小金人,上頭刻個最佳演員獎。」

「哈嚏……?」做在手術室門口,江玄打了個噴嚏,抬起頭,有點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