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蜈蚣家

本章節 1684 字
更新于: 2019-02-14
古局長的臉色當即沉了下去,一手翻過了卷宗,眼光快速的掃過,將這些案件在記憶中再次重溫。
轉過頭,他看著張灥,道:「為什麼認為是蜈蚣?」
「怎麼說呢,」皺著眉頭的刑警只用幾秒去斟酌言語,接著便開口:「水準不同。」

「我是在藤雅案結束之後才編入第二隊的,以往查案的過程差不多一概不知。」張灥說著的同時,看見李柏澄也認同的在點頭,接著便繼續對局長道:「所以也沒留意過這些卷宗裡紀錄的狀況,從前幾天開始整理時才開始覺得不對——主要是有黑幫涉入這塊。」
「通常來說,殺手和黑幫在一樁案件裡,不會佔有相同的份量,而是兩個極端。」伸出手指,張灥分別指指兩頭空氣,像是畫了條無形的線:「一旦幫派認真火拚,那基本沒有殺手的事;而一旦殺手出動,我們能查到線索的頂多是奉命出委託的小弟——職業道德上,殺手甚至會盡可能替他們抹除痕跡。」
「你是指像是光影面,每次頂多看到一面嘛?」李柏澄沒頭沒腦的插了一句,張灥瞪了他一眼,要他別在這種時候插話。
「是這樣子沒錯。」平穩的接了話,古局長也看了李柏澄一眼,眼神中淡然:「儘管都是殺人的活兒,但是明暗面通常只會……也只需要出現其中一面就好,偶爾被看見另外一頭,也是因為員警們努力所致。」
被局長慢條斯理的看了那一眼,李柏澄乖乖閉好嘴巴。
「您說得沒錯。」點點頭,張灥拍了拍攤開的卷宗,眉眼都帶著一股鋒利:「所以當初,發現蜈蚣家時才會這麼詫異。」
李柏澄雖然閉著嘴,面部表情卻還是挺豐富,粗眉毛挑了挑,很快就從腦袋裡翻出蜈蚣家的事情來——

蜈蚣家,取「無功」之意。無論黑白兩道,甚至職業殺手集團都不把他們當成同類,他們的行動對自己以外的任何一方都是有害無益。
這是個幫派、也是個殺手組織,正確來說,介於兩者之間。
可以理解成用幫派方式在過活的殺手組織,接地氣卻又高水平。
最明顯的差別是,組織內部個個都接受過取人性命的訓練,再怎麼良莠不齊,最差也都知道該對什麼部位出手;不僅「拳打脾、刀刺肝,腳踹胯、錘照臉」這句子是組織裡的課文之一,且嚴謹到人人都會畫人體透視圖。
這樣的一個組織,從出現以來就高調又低調。
高調在於,敢和任何一個組織正面槓上,而且最終都以對方的高層被暗殺結尾,在道上惡名昭彰;低調在於,無論是警方或是黑幫試圖找到一點瓦解他們的可能,卻又只能像撞上隱形牆一樣,什麼證據都拿不進手裡。
而他們的收入來源很簡單,傷人。
從勒索敲詐到殺人,他們全都幹,但對黃賭毒完全不沾——極度自律,或說眼光長遠。
而,即使是殺人也分三六九等……蜈蚣家,就是最頂尖的那一批,出手穩準、善後乾淨,連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而最終,是張灥作為臥底,在裡頭深藏了整整三年才成功讓他們伏法,若是沒發生藤雅的案子,這就是公安局有史以來破獲最兇惡的犯罪了。
其中的曲折故事肯定很精彩,可惜張灥基本絕口不提這件事,李柏澄也默契地從沒問過。
總而言之,由於有著這樣的過往,當張灥說出這些案件裡有蜈蚣家插手時,古局長自然極度重視。
「也就是說,兩邊人馬都湊在一起了啊……」嘆了一聲,古局長的表情看不出困惱,只是眉頭輕蹙:「既然是你提的,那九成不會錯,蜈蚣家的特色不是模仿犯能幹出來的。」
說完這句話,他便不再發話,垂下眼盯著卷宗瞧。
「……。」兩個刑警沒敢打擾,只是轉過頭去,大眼瞪小眼,粗眉毛瞪細眉毛。
接下來咋辦?——李柏澄的眼神。
等局長指示啊,人都來了怎麼可能不給點力。——張灥的眼神。

甫過幾分鐘,古局長抬起頭,看著兩個立刻站挺的刑警,道:「江玄已經醒了是吧?」
「是!」李柏澄大聲答道:「下午的行動他還做了指揮呢。」
「藤雅有同夥,而且是頗具實力的殺手。」不緊不慢地說著,局長看到兩人的臉色驟變,知道他們已經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敲了敲桌面:「雞蛋不能放在同個籃子裡。讓其中一個轉院——就江玄吧,如果他已經被鎖定了,也正好打亂對方的計畫。」
「也要分配人去守住他們……」「李子!」古局長話說到一半,突然辦公室的門被一把推開,撞到門上發出碰的一聲。
「李子、還有水貨——局長!?」衝進來的刑警錯愕了一下,但隨即就反應過來,立刻大聲道:「不好了,王藍嵐被襲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