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重案組現況

本章節 1976 字
更新于: 2019-02-13
同一時間,公安局重案組已經忙成一團。
先是第二隊的副隊長在審訊藤雅時遭到護理師攻擊入院,接著是在某公寓內的縱火殺人案,再來是紅心女王公司的電梯命案,連帶著第二隊的隊長都跟著被送進了醫院。
連折兩個人、且兩人都是重案組甚至公安局中遠近馳名的人物,事情的嚴重性顯然遠遠超出預想。
局長古儒萬是個好人,但面臨如此狀況也全然收起以往溫文儒雅的態度,在任務會議中主導得雷厲風行,幾乎拍板所有請示與取捨。
特別是失去了領導者的第二隊,局長特地在會後到了他們的辦公室。

夜晚九點正,重案組第二隊辦公室,張灥與李柏澄埋頭工作。
王藍嵐跟著救護車去了醫院,還沒回來。
兩人忙碌之中,辦公室的門開了。
「——古局長。」一看到推門進來的人物,張灥立即起身,並且拍了一下旁邊正劈哩啪啦翻著過往卷宗的李柏澄一把。
「欸、做什麼,我忙呢你……」還沒搞清楚狀況,粗眉毛一回頭抱怨,眼睛看到來人時整個人都頓了一下,下一秒就從辦公椅裡彈了起來:「局長!抱歉,剛剛沒有反應過來……」
「沒事,工作為上,我不介意。」溫和一笑,年紀已屆五十的男人微微瞇著眼睛,好像有些近視般,輪流打量著兩個年輕後生:「你們隊長和江玄,狀況怎麼樣?」
古局長身穿著一件白襯衫,和兩個較基層警員的藍色襯衫有著區別,而他腳下踩著黑亮的皮鞋,還挺白的臉上,嘴角與眼角都透著關切、以及隱藏極佳的疲憊。
藤雅出逃,除了監獄系統的負責人難辭其咎,重案組這兒也正不斷被催著抓人——畢竟跑了的並不是個隨便的犯人,而是整個國家乃至國際都要打起警報的人物。
而作為公安局長,古儒萬這兩天完全是發揮了整身的心力去主持這突如其來的動盪,期間還得去應付來自上層的壓力,感覺又蒼老十歲。
這樣的一個人,張灥與李柏澄心裡是敬佩的,雖然他們入職時局長已經是局長,但是以前的事跡還是稍有耳聞過。

而面對著這樣一個牢靠的長官,張灥點點頭,也先回報了隊長與副隊的事情:「隊長身上傷得輕點,大部分是撕裂和擦挫傷,比較大的幾個得縫,現在應該正在手術中。但是沒傷到大血管,醫生說是最快後天、最晚下週就能再歸隊。」
「老江——我是說江副隊的話,傷得太重,沒有幾個月的話……」李柏澄接著講了江玄的狀況,但說著說著不禁有些虛了。
他剛剛才在看藤雅主導的案件卷宗,非常清楚那個人如果要做任何事情,光是一週就足夠他搞個天翻地覆、兩週開天闢地、三週創世紀、四週神說要有光就有光……
張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顯然是注意到這個思想一向放飛的同事居然又放飛了。
「抱歉。」李柏澄迅速道歉。
「下次要注意些。」依然不溫不火的,古局長淡淡道,接著問:「那麼,你們目前要往什麼方向進行?」
暫時失去領導,但這並不代表第二隊就進入放假狀態——正好相反,現在第二隊僅剩他們與王藍嵐,原本五個人的工作量得這三個人分擔。
也幸好,這三個人全是質量過硬的貨色,張灥和李柏澄是剛從警校畢業就被文凌燕指定調來;王藍嵐則是江玄花了整整一個月時間從隔壁三隊借來的,之後就再也沒有還過。
能讓那兩個狠人上心的,可以說是世上少有、人間瑰寶。
身為刑警的基本功不談,三個人各有手段,這也是古局長現在還能保持淡定、不過度插手他們處理的原因。
眼下,他們會決定採取什麼行動?

「我們現在正在確認藤雅過往案件中是否有同夥的可能性。」一被問起目標,張灥的語調也更多了一分沉穩:「藤雅過往引起的案件很少有親自出手,大多是拐騙兇手進行兇殺事實,但是從那幾樁沒有特殊共犯的案件裡,我找到了一些共同點……」
將數份卷宗攤在桌面上,他的目光犀利的掃過上頭,繼續說道:「我發現,裡頭好像有個熟人。」
古局長頓了一下,目光也隨即銳利起來,大步走到了他的身旁,低頭去看那捲宗。
有幾句關鍵的字句,上頭有鉛筆的痕跡,極淺,看得出來閱讀者不敢真的下手去劃,卻仍忍不住標示出了重要疑點。
「黑幫組織涉入」、「普通行業無法取得的武器」、「反偵查意識極高」、「黑幫或社會高層人士喪命」——具體而言,是這四點。
這些被張灥挑選出的卷宗,都有著這樣的共通點。
若從罕見程度排序的話,也就是像這樣子排了,儘管有幫派涉入刑事案件還算常見,但是只要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最後一項是什麼問題。
——暗殺。和職業殺手扯上關係了。
不論黑白兩道的高層人物,在這幾樁案件紀錄中都有人喪命,而伴隨著這樣的情況往往會有一次勢力動盪。
而藤雅最擅長的正是操弄這些細微漣漪,直到翻起滔天巨浪。
就這樣來說,他會和殺手有交流也想當然爾。

張灥看著卷宗上,被自己劃出的淡淡鉛色,抿緊了唇。
身旁的古局長也是一樣,嚴肅的神色表達出他也已經很快明白了其間關聯。
藤雅與殺手;以及剛才張灥說的,可能有個熟人——他的話是帶著冷漠的,顯然並不是親友意味。
「可能是我臥底過的組織……」低低的說著,張灥的眉頭皺起,看起來與他的副隊長竟有幾分相似。
「難道……那條蜈蚣還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