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心聲

本章節 1916 字
更新于: 2019-02-12
黑暗之中,冰冷的聲音在流淌。

「滴……」

那像是緩緩移動的岩漿,沉默卻透露著致命。
因泰倫知道,那是血液在滴落的聲音——快要凝固了,所以更加黏稠、音調與水不同。
人體之中的鮮血,在心跳停止後很快就會變成死血。
在勒暈了那個俘虜後,他被江玄指示到手術室的門口守衛。這是他挺擅長的工作,但是此時卻有些不確定……到底是真的需要自己守著,或只是僱主不願意被他看見裡頭正發生的事情。
隱隱約約,他感覺江玄正對自己升起隔閡,理由不明,但似乎是……基於保護。
為什麼?
是年齡嗎?但真要說起來二十一歲可是杠杠的成年了好吧?
而且狼爺我走跳江湖這麼多年了,什麼場面沒見過?
就算是現在裡頭發生的事情……
「……。」因泰倫怔了怔,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裡頭發生的事情,很有可能也不是他第一次看過的了。
那是放血的聲音,他認得。就像是老家的獵戶給豬放血一樣,剛把牲畜倒吊起來的時候鮮血會啪啦啪啦的出來,但是過了一段時間,血開始凝了就會緩下來。
就像是這段時間裡,他聽到的。
心底再怎麼難以置信,但根據他們的需求——他們要使用人血,以及那熟悉的聲音,因泰倫輕易明白裡頭究竟在做什麼事情,甚至可以想像那顆心臟正被血液淋著,草根瘋狂且歡愉的在血雨中搖擺……
「嘖。」輕輕的抿了一下嘴唇,他感覺得到心中的詫異,做保鏢的期間他常常對各式各樣僱主進行心聲吐槽,但像今天這樣悶著不知該不該吐,是頭一回。
因為江玄的所做所為,全都超乎他對警察的認知。
「喂。」冷冷沉沉,一隻手掌按上他的肩膀。

「……什麼?」渾身都僵了一下,因泰倫很快回頭,掛上了笑臉,就和往常一樣。
心裡,他罵了自己一聲,竟然在猜測僱主的私事,還猜測到恍神,簡直丟光職業道德……
「你分心?」江玄的聲音猛一下將他拉回現實,只見那張失去鼻子、卻仍笑得可怕的臉與自己靠得極近,銳利的目光盯著他,彷彿能直接刺進他的腦部。
「老大,我哪敢。」擺擺手,因泰倫想了想,決定補上一句:「不過手術室裡的狀況我沒注意,只顧著外面的了,抱歉。」
伸手不打笑臉人、先道歉先有誠意,他一下子把兩套人生哲學都搬出來用了,因為坦白來說,現在的江玄……令遊獵之狼毛骨悚然。
江玄不語,琥珀色的眸子靜靜盯著他,好像在思量著什麼。
因泰倫感覺笑臉肌都要僵硬了,冷汗從後頸一絲絲冒出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他的眼睛簡直能吃人。
短暫的幾秒卻在心理作用下顯得長且壓抑,因泰倫悄悄數著自己的心跳,莫約是第四下的時候,江玄便開口了。
「進來吧,差不多好了。」他說道,接著轉身。

再次走向手術台,江玄並不是不知道自家保鏢那幾秒的緊繃狀態,自然也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壓迫感導致的。
但對他來說,並無所謂。因泰倫的緊張是由於恍神失職,至於恍神的原因……怕是他正在審視自己的道德底線、以及作為警察的原則吧。
憑藉嗅覺指引,江玄的腳步停在手術台邊,聽見因泰倫在自己身後兩步之遠也乖乖停了下來。
「弱光照明。」向手術機器人道,江玄在光亮起之前便低下頭,看向即將看見的地方,同時將心中對於白西裝保鏢的最後一道評語靜靜地收進心底。
這個人,可以放心託付。

微弱的燈光由機器人其中一條臂上亮起,像是隨便呼口氣般的亮度,照在手術台上。
光線一出現,江玄便聽到身後的因泰倫「啊」了聲,有點詫異、也帶著意料之內的理所當然感。
在黯淡的燈光下,躺在手術台上的,正是那位護士小姐。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她的臉。
此時她雙眼緊閉,那張熟悉的綠唇也抿著,彷彿連無意識之時也不能安心。
這護士有一頭烏黑的長髮,如今散在了身後,像是柔軟的水波,在燈光下靜謐軟瑩;她的膚色白皙,並不是病態的白,而是美貌的白——膚若凝脂,說的應是如此。
單論臉孔,江玄會認為這是個小家碧玉般溫和有禮的女孩,難以想像會嘶咧開嘴用電鋸追殺人。
至於身子,顯然是為了避免出現玩家做出越線的事情,在這女孩一擁有軀體的剎那,就已經穿上了一套病人衫,那質感舊歸舊,沒有一點破損。
身後的腳步挪了挪,因泰倫站到他的身邊,有些遲疑的開口:「老大,這個就是……?」
「嗯。」點頭,江玄淡淡回答:「她是從心臟長出來的人。」
彷彿聽到了人的聲音,女孩的身體有一下難以察覺的輕顫;但再怎麼輕巧,也立刻被身旁兩個男人瞬間捕捉進眼簾,半秒之內就退出燈照的範圍。

「滴……」

慢悠悠的,血液的聲音再次響起,幾乎凝固塞起的血管之中,又慢慢聚集出一滴死血,向下掉了出去。
這一掉,便「啪噠」一聲,落在女孩的胸前——原本心臟放置的地方,沿著病人衫滑落到手術台上。
但,或許正是那一滴血液的輕觸,終於真正喚醒了她。
心臟在剎那間開始鼓動,發出了極具生命力的怦然聲響。
下一刻,女孩的眼睛張開了,綠湖般的色澤正對到上方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