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倒楣

本章節 2471 字
更新于: 2019-02-11
不到兩分鐘,兩個男人押著另一個人,再次回到這條走廊裡。
「唔唔唔唔……」被押著的人嘴裡被塞著一塊破布,試圖求救的聲音在走廊裡悶悶迴盪,一只金屬眼睛飛快的到處翻轉,而另一只人眼死死的盯著江玄,裡頭滿是不解。
「唔唔——」「安靜點。」終於,江玄開口了,眼神淡淡掃過那人身上:「我們不希望被敵人發現,你應該也一樣。」
在他審視的眼神中,玩家ID浮現了出來,名叫貝殼泡芙。
這個人被抓,純粹是倒楣悲催,剛出了消防樓梯口,一轉彎就被嗅到人味的江玄給掐了進來。
不是沒有想過要逃,但是還有個人跟在身後,靜悄悄的沒發出一點聲音,像是獵犬一樣驅著他向前走。
不妙啊,這兩個人,臉色不善。
貝殼泡芙快速的轉著右眼。他在開局的時候選擇放棄了眼睛,現在被安上的這顆「義眼」,能讓他透視到所有金屬製品、還有人體臟器,現在他盯著眼前那個ID叫玄米茶的玩家,只見他體內的器官全發出了隱隱的暗紅,再一翻到後邊,那個叫因泰倫的NPC笑得不懷好意,渾身除了臟器之外,指尖上形似利爪的武器也正冷冷發光。
——逃不掉。
他一眼就能看出,眼前這兩個人,無論是誰都能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

「……。」本來斷斷續續的呼救聲終於停了下來,江玄也不再注意,知道因泰倫會好好看住他。
走廊深處,手術機器人還在那兒,紅心臟也安好的放在托盤上,只是那個血袋已經剩下袋底的薄薄一層,快要被吸乾。
背後的腳步突然頓了兩頓,接著便聽見因泰倫低聲的一句「給我向前走」,才又繼續走了過來。
江玄聽得出來,那腳步已經有些驚慌與虛浮。
「進去手術室,待命。」他對機器人下令,看著它咕嚕嚕地轉起輪子,滑進一片黑暗的手術室裡頭,然後轉身,看著貝殼泡芙。
和被抓到的時候相比,這個玩家的臉色如今已經死白了,不知道為什麼——通常在《惡魔城》裡,會有抓人這個狀況就很奇怪了,因為這是個大逃殺遊戲,只要各管各的就好,根本沒有所謂人質或俘虜的需求。
所以,如果要被嚇到臉色這麼難看,也早該在兩分鐘前就嚇到了,沒道理現在才突然變臉。
思及這一層,江玄的目光落在他臉上的金屬義眼,看來這個人的技能是眼睛,那麼也許是因為看到了什麼才會被嚇得臉色發白?
毫無猶豫,他突然抬手就扯掉了貝殼泡芙的塞口布,因泰倫同時向前一步,狼牙就勾住了他的脖子。
「可別大聲亂叫。」在俘虜的耳畔低語,他的警告帶著笑意,卻無比冰冷:「咱們老大討厭有人吵吵鬧鬧。」
「……我、我知道了……」渾身都抖了起來,貝殼泡芙越來越驚恐的狀態讓江玄感到奇怪——他究竟是在怕什麼?
「問你幾個問題。」皺著眉頭,他俯視比自己矮上不少的男人,語氣冷沉:「你現在殺幾個人了?」
「我現在……殺三個,對,三個……」貝殼泡芙的聲音在發抖,金屬眼睛不受控制的向下翻,一直在關注因泰倫搭在喉嚨上的利爪:「不多啊是吧?和你比起來……我是說,剛剛一直看到玄米茶的名字出現啊……」
這傢伙說了多餘的話。
皺眉,江玄看了因泰倫一眼,只見他面色不改,照樣笑得人畜無害,但肯定把那些話收入了耳中。
但一見眼前男人的眉頭皺起,貝殼泡芙抖了兩抖,正要再開口說話,就聽玄米茶又再問道:「護士或醫生,殺了幾個?」
「咦……」頓了一下,他沒想到對方會問這個,在短暫的訝異後又連忙回答:「一個!一個護士而已,數值也不高,所以……」
所以別殺我——江玄聽出他的弦外之音,不正是在強調自己身上沒多少東西能給他吞噬的嗎?
「怎麼殺的?」繼續問道,江玄在此時嗅到了這人身上的淡淡汽油與焦味:「算了,不必回答了。」
然後,他抿住了嘴,考慮了一下。

這短短的沉默卻似乎更加放大了貝殼泡芙的恐懼,他的嘴唇張張閤閤,突然又開口了:「你們……不對,你是不是……那種人?」
「那種人?」聽到這問法,江玄自思緒中抽離,問了一句。
「就是……能繞過偵測,虐殺其他人的……那種人……」貝殼泡芙的聲音越來越小。
「那是怎麼回事?」聽到這句話,江玄的目光忽然利了起來,投向他的臉:「這裡容許虐殺?」
「通常是不可以的!」一聽見這種回答,貝殼泡芙的表情變了,原本害怕的神色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像是忿忿不平:「但是就是有這種變態,他們研究出可以讓遊戲判定成不是虐殺的技巧,故意折磨其他人!」
「怎麼可能有那種技巧?」玄米茶皺著眉,看來難以置信的樣子:「……外掛?」
「呸,那些人根本就不屑用錢呢。就這點來說還真比外掛狗好不少。」貝殼泡芙的嘴唇扭曲了一下,表示對外掛的不齒:「他們根本不用外掛,就拿個手術刀還是繃帶去弄人就可以了,遊戲就直接判定成治療動作而不是虐殺行為,媽的簡直……」
「原來如此。」玄米茶點點頭,那冰冷的聲音令貝殼泡芙的抱怨戛然而止。
隨之而來的,是掉入冰水中的寒冷。
「不會吧……」張大眼,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多麼蠢的事情。
玄米茶轉過身,走向了黑暗中的手術室。
「帶進來。」音調平靜,他向身後的因泰倫指示。
「好嘞……」「放開我!你們不能這麼做!放開我!」猛烈掙扎了起來,貝殼泡芙驚恐大吼:「我現在就退出,舉報!封你號!我……」
「我沒打算虐殺你!」又沉又重,那厲聲從手術室裡扔了出來,像是塊巨石直接拍在貝殼泡芙臉上:「別叫了!」
「……欸?」愣神的一瞬間,因泰倫的手掌一推,就把人給推進了手術室裡。

眼前一下子全黑了下來,但金屬義眼仍立刻為他顯示出房間裡的狀況——玄米茶就站在眼前,骨骼姿勢顯示著他正低頭察看一個金屬托盤裡的東西。
金屬托盤由一架機器人托著,這型號的機器人是貝殼泡芙從未見過的……
發覺自己已經踏進來之後,玄米茶抬起頭,看向這裡,面無好氣:「我沒打算要殺你,更別說是虐殺。」
說話同時,背後的因泰倫也收起了狼牙,貝殼泡芙的義眼立刻翻向後腦去看,只見他竟然連利爪也都收進了口袋裡,順便翻弄了下,總之沒有再掏出個金屬兵器要暗算他。
難不成……是真心的?沒有要殺他?
「呼——」情緒一下子放鬆下來,貝殼泡芙再次把注意力轉回玄米茶身上:「那你找我要做什麼……呃!?」
義眼轉回正面的瞬間,他看見手術刀已經貼上了自己的手腕,與此同時一條繃帶猛然橫過他的脖子。
「騙你的。」冷冷道,玄米茶壓下刀片。

「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