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整備

本章節 2044 字
更新于: 2019-02-09
手術機器人的動作再利索,看起來卻還是要點時間。
眼看那兒應該還要點時間,江玄朝因泰倫招招手,兩人再次走回手術室,落坐在金屬門口,讓身子給陰影罩住做掩護,卻還是能一目暸然的看清楚走廊裡的動靜。
機器人能不能一邊做手術一邊禦敵,這還是有待商榷的,能守著一點是一點。
路上,江玄打開了自己的數值列表,沒見過哪次漲得像這局一樣快的:

【玩家:玄米茶】
【攻擊:44】
【防禦:45】
【敏捷:44】
【體力:42】
【精神:910/1000】

在之前的幾局遊戲裡,這都是中後期才有的程度,這一局帶上了遊獵之狼,效率奇高。
而在這數值加成之下,江玄背包裡的東西也都解鎖了。
陰影裡,他一項一項拿出來,因泰倫一個一個做清點和盤算。
這一局是個現代類地圖,並且徹底鎖住奇幻類道具,和《盜賊都市》那會相仿,白紳士匕首沒能帶進來。
不過,能拿來做武器的仍不少——板凳、板磚、粄條三合一的三板禮包,"騎兵"狙擊槍這兩樣是他能帶進醫院來的,還能再加上一把這局繳獲的電鋸。
至於不算是武器的道具就少了,女王核心算一個,就沒了。
能算醫療器材的,福魯姆醫生的神奇藥水沒能被帶進來,說明這兒的條件比《盜賊都市》還嚴格,江玄手頭就只有一捲繃帶,不過還是能指望一下機器人的手藝。
整體來說,稍微有些拮据。但不怎麼妨礙這爺倆。

因泰倫在看見那把狙擊槍時「嘿」了聲,伸手去拿。
「老大,不錯啊,有槍怎麼不早說?」雙手拿住了那柄狙擊槍,因泰倫像是疼惜卻又隨意的翻轉著,手指撫過槍托、滑上瞄準具的外殼,輕輕敲了敲,就像是個熟練的槍手。
看著他的動作,江玄倒也不意外,雖然他從沒讓因泰倫碰過槍,不過就NPC的說明上也列得清清楚楚,這人是擅長狙擊的,更擅長狙擊完之後再嫁禍於人。
如今,讓他拿到一把順手的槍,江玄不知該說是好是壞,總之跟與護士廝殺時那種「突然暴躁」的狀態應該是可以比較不容易觸發了。
檢視了一下目前的裝備狀態,江玄做出決定。
「接下來,槍就由你拿著了,自己找地方掩護我們。」他這麼說著,將地上的東西往背包——也就是病人衫的口袋裡收。
「也就是說要分開行動?」心領神會,因泰倫的嘴型「哦」了下,點頭:「明白。」
「機器人就跟我走,我們到樓下繞一圈,接著由下往上的搜。」江玄繼續說,瞥了一眼走廊上仍在動作的那座鋼鐵海葵:「如果需要治療就直接過來找我們,有人跟來的話我們處理。」
「嗷。」因泰倫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引起江玄轉頭:「怎麼?」
「沒……我就是覺得,老大這風範挺像我以前的搭檔。」笑的愉快,因泰倫舉起食指,讓他看看自己佩著的狼牙利爪:「你既然僱了我這個遊獵之狼,想必也聽說過另外一個人吧?」
江玄怔了一下,怎麼會提起這件事?怎麼應對才是?
他當然知道另一個人,但是……該怎麼說?
與因泰倫的名聲相同響亮,甚至比他都更令江玄印象深刻的那人……
「我知道,黑禿鷹阿緹兒。」點點頭,他故作冷靜。
說到底,因泰倫究竟是怎麼以為自己是被僱傭的?他沒有懷疑過嗎?
還是說,這個遊戲沒有建構過NPC思考這些的能力?
江玄已經皺起了眉頭,飛快地思考起來。
他現在本應思考這一局該到哪裡打穿Boss、取得線索的,但是因泰倫突如起來的一個小問題卻讓他的思考方向一下子歪了。
不過,當他說出了阿緹兒的名字,只見因泰倫也一下笑了開來:「對,就是那頭老禿鷹……啊,老大你可別誤會啦,他不怎麼老,就比我大個一歲而已——」
「啊?你幾歲?」江玄又愣了一下,連收裝備的動作都卡頓了一下,他還以為垃圾場首領至少四十了。
「去年十二月剛滿二十一!」遊獵之狼的中氣十足,這次一句話真讓江玄手抖了一下,混黑幫的是怎麼回事兒,什麼年齡的奇葩都有!
記憶裡有些模糊,不是因泰倫也不是老禿……也不是阿緹兒,還有另外一個他認識的人,也是個年齡與能力值對不上的怪人,貌似也在黑幫裡混過。
「而且剛剛說到哪啦?哦對了老禿鷹,他啊人可嚴格了,我們是同個保護任務裡認識的,開工兩分鐘就遇上襲擊,本來我守著小公主他出手,後來換人了,他……」一提起老搭檔,因泰倫第一次說得這麼開心,儘管平常這人就有點嘴雜,但是江玄還真第一次見到這貨如此眉飛色舞,也不好打斷。
如果是讓他跟因泰倫聊起老師或以前的隊員們,或許也可能忍不住說不停吧。
他思索著,感到些許遺憾。
血肉之中生存,是黑幫保鏢的日常,也是三年前的他們。
共同點確實不少,引人共鳴。

「咕嚕嚕……」
滾輪的聲音在走廊響起,兩人的話題被中斷,連忙一齊探頭去看,只見手術機器人似乎已經完成了任務,正沿著廊裡滾了過來。
金屬盤子裡,只見兩顆綠心臟都已經黑了,被分別放在個玻璃盒裡隔絕,看切割的痕跡像是解剖了,在確定不能搶救的時候機器人也聽從江玄的指令來了個「屍檢」。
但向旁一看,那顆紅色心臟仍是血紅亮眼的,上頭被接了個血袋,血液一滴滴往裡頭注,看起來就是讓它維持鮮活的關鍵。
而怪異的是,不只是沒有癟掉變綠這件事,江玄皺著眉頭看紅色心臟,只見它正在顫動著,似乎還活著,有一絲絲的觸手,從血管裡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