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恐怖者

本章節 2493 字
更新于: 2019-02-05
最後一次拉緊縫線,江玄仔細將結繫住,將剩餘的部分剪斷。
「……可以了。」放開他的手腕,江玄看了一眼自己沾滿血液的手掌,反手在腰上抹了幾下。
因泰倫點點頭,伸手把嘴裡咬著的黑皮革扯出來、扔上地面,上面滿是牙印。
這也難怪,在沒有麻醉的狀態下直接接受縫合,動手的還不是會醫療的人……
「謝啦,老大。」然而笑得一臉平常,遊獵之狼看著手上的縫合線:「嗯,至少能繼續用了。」
江玄看著他,幾秒之後還是看出他的臉上正泛著一層薄薄的冷汗。
「果然會痛啊。」他低聲說著。
「老大你說啥?」因泰倫歪頭,邊從懷裡掏出之前包紮肩膀時剩下的繃帶,熟練地捲上手臂。
「沒什麼。」搖頭,江玄站起身,同時打開了列表。
五分鐘之前的縫合手術可說是怵目驚心,不知是否因為是玩家必須親手操作的緣故,因泰倫手上的傷口連個馬賽克都沒有打上,直接鮮血淋漓且破爛的呈現在江玄眼前。
即使自己曾經見過不少這種場面,但也並非毫無動搖,只是憑藉被鍛鍊出的冷靜理性,盡可能的把那兩團脂肪、肌肉、皮膚都給對齊縫合。至於血管,真的沒辦法了。
——但是因泰倫卻一臉淡定,甚至到第三個結時都已經微微的笑了起來,手臂沒有一點退縮。
看那個反應,江玄才想起來一件一直都沒有確認過的事情,這個因泰倫是人類來著嗎……?

《盜賊都市》中,與自己交戰過的因泰倫其實都是戰鬥人形機,而招募到這貨的時候他也曾經想過到手的究竟是本人還是機器人……
不過在見識到那個性格之後,這個問題也就煙消雲散;直到剛才的縫合手術,因泰倫任由鋼針在手臂上穿梭沒有一點掙扎,江玄又不禁懷疑起來這個人該不會其實是個人形機來著?

但是現在,眼看因泰倫扶著缺角的牆面慢慢站起,走廊的陰暗之中,江玄能看見他的背後微微的濕了,黑髮被冷汗沾成一束。
經歷了常人難以承受的疼痛,但他還是一聲不吭的挺了過來,江玄也感到嘆服。
……不過,也不能再這樣下去。
「能走路吧?」話語平靜,江玄邁開腳步,在因泰倫回答的同時彎身,從地上撿起了那柄不停轉動的電鋸,關掉電源。
「當然可以。」回答得愉快,因泰倫的臉上揚著輕佻的笑容,藍色的眼底燃著一絲戰意:「到哪裡,打幾個,使命必達哦!」
「做好戰鬥準備。」聽見這句話,江玄也沒有客氣,下了指示:「要直接去二樓,如果目標不在的話就去一樓。」
他看著手上沉重的電鋸,琥珀色的眼中映著鏈條的冷光。

【???的切骨鋸(破損)】
【等級:S(修復後可提升)】
【使用需求:力量達到14,防禦達到14】
【裝備效果:提升攻擊力5點,並附加出血效果】
【「這位患者……別跑啊!」21號護士.???】


浮在半空中的角色列表很快又被關閉,江玄的目光只有在「背包物品」那欄短暫停留過——人形機這個關鍵詞,倒是讓他想起來自己手裡的一個殺器。
廢棄的醫院裡傳來槍響,激烈交火的聲音自走廊、消防樓梯與其他角落迴盪傳來。
如今的自己,在吞噬過三個玩家與一個NPC後,數值已經都提升到接近15,可以駕馭手中這台恐怖兵器了。
用指尖輕輕撫過發動機上的硬殼,江玄並沒有想起來自己的臉上仍是那道巨大而瘋狂般的笑容。
「……欸,這樣沒問題嗎?」正幫自己的僱主撿起差不多要壞了的鳥嘴面罩,因泰倫抬眼的時候正撞見這一幕。
遊獵之狼眨眨眼,感覺接下來好像是個腥風血雨,而掀起那風雨的人卻是站在自己這邊。
糟糕,有點期待。

範圍掃描仍在繼續,小地圖上的紅點四處飛馳,不時有玩家被淘汰的提示跳在所有人眼前。

【玩家《日焰》吞噬了玩家《必殺狸貓》!】

在打爆對面狗頭的剎那就又縮回掩蔽後,有著白色短髮的少年驚險的喘了一口氣,換彈的速度熟練快速。
背倚著金屬垃圾箱,日焰有些慶幸。這東西的另外一面已經被槍火打得發黑,自己幸好碰上的傢伙似乎不擅近戰,沒有直接衝過來堵他,否則怕是得來一場死戰。
喘息片刻,他揚起笑容,朝半空中只有他能看見的一顆透明球體開口說話。
「各位觀眾朋友,我剛剛拿下了在心碎醫院的第一個人頭啦,還真是驚險!」嘿嘿笑了兩聲,他朝直播球比了個拇指:「咱們現在在三樓,等等我就繼續向下走,去看看治療區域,那裡應該會有不少好東西!」
安靜了幾秒,他邊警戒著小地圖上的掃描,邊掃了一眼觀眾彈幕:「欸?我沒說這局是要gank誰?那給剛來的觀眾順便再說一次,這一局我要直播的是一個之前聽說很厲害的新玩家,ID是叫做玄米茶。」
「啊?在啊在啊,剛開局沒多久我就有看到他的擊殺通知了。」
「我怎麼知道他在這裡?我也不知道他在這地圖啊,就剛好蒙上的,主播光環啊老鐵。」
「對對對,支持主播光環,666刷起來!」
笑著回應一眾吃瓜群眾的提問,日焰對答如流之間,目光逐漸從小地圖上移開了。
「……嗯,要說這個玄米茶的事蹟,我是在論壇看到的,聽說他自己全滅了一支小隊耶!」
「哎呀哪有什麼膨脹不膨脹的,厲害的人總得有傳聞不是嗎,就像哥也有傳說不是嗎……等等別走!別取關!」
「好好好我知道了,這就認真的繼續玩,帶你們領略惡魔城的萬種風情好不?我——」
聊天火熱之際,突然一陣巨響自他的頭頂響起;「咦?」日焰慢了一拍,眼中閃出警戒的同時,小地圖上已經浮現了一顆紅點,從上一層的樓梯飛快地襲擊過來!
「轟隆隆隆隆——」發動機的聲音響徹空間,日焰一聽就知道不妙,這聲音他認得!
猛一抬頭,只見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揮動著那把殺器就劈了下來!
「唔哇!」驚叫一聲,日焰連滾帶爬的急衝出去,只晚了半秒,本來用作掩蔽的垃圾箱就被一腳踏了下去,電鋸的鏈刃割裂下去,瘋狂轉動著竟將它給撕開來,火花驚悚的四散噴濺。
「你……」驚魂未定,日焰頓了一下,看著這個玩家從落地的震動中慢慢緩了過來,ID浮現的剎那就叫出了聲:「是你——」
「啪嚓」一聲,金屬的狼牙直接自他的後心突了出來,迅速收回。
「啊、我……」措手不及中,直播中的少年沒能講完最後一句話,只是目光愕然望向了那道黑影。
直播的鏡頭在他退出遊戲前的最後一刻,清楚的拍攝到了那張臉——
極為瘋狂的大笑、被削去鼻子的男人一腳踏平了垃圾箱,衣衫染血,手中提著一把恐怖電鋸,目光冰冷的投向日焰。
下一刻,轉身便走,猶如要回歸地獄的猛鬼。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日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