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殘忍之人

本章節 2166 字
更新于: 2019-02-08
慢慢的,因泰倫開口了:「……老大。」
「呼。」當即緩了一大口氣,江玄迅速行動,走向推車:「自己把血管掐好。」
不得不承認,當因泰倫突然轉頭的時候,他已經做好必須開打的準備,當時的遊獵之狼神情粗暴嗜血,渾身暴戾,幾乎能震懾任何人。
也幸好,他盯著自己瞧了幾秒鐘之後,突然眨了下眼睛,彷彿又再度認出了僱主。
聽見那聲「老大」的時候,江玄才終於安心下來。

蹲在金屬推車旁,他很快的就從上頭找到了一團糾結在一起的縫合線和鋼針,上頭染著黑色污漬,他嗅了嗅,發覺是還沒凝固的鮮血。
這東西該不會是剛從別人身上拆下來的吧……
皺著眉頭,江玄又試著翻了翻,卻沒能找到未使用過的線,只得拿著那團血線,走向因泰倫。
他的保鏢此時已經退到牆邊,蹲坐在地。
按著受傷的手臂,因泰倫試圖用斷裂的西裝袖子纏成止血帶,在看見江玄手裡拿著的東西時不禁也蹙起了眉頭,卻還是一語不發的伸出手臂。
他非常清楚現在只有這個辦法,也知道自己必然得承受這個風險與疼痛。
因泰倫的覺悟之高,以及對現場狀況的評估之精確都令江玄訝異,能果決到這種程度的人,至今他只見過老師一個。
「……我還有個提議,」走向他的身旁,江玄邊解開線上纏繞的結與血塊,盡可能快速,並且再提出另一個可能性:「剛才護理站的抽屜裡,我有看到釘書機,這樣你不用冒血液傳播感染病的風險。」
「用這個就好了。」嘴角因疼痛微微抽搐,因泰倫搖頭,抬臉看著江玄:「我才不信任釘書針。」
「也好。」對此,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也蹲下身來,一手握住了因泰倫的手腕:「坐好,還有……找個東西咬。」
一屁股坐上地面,因泰倫左右張望了一下,最後無奈地笑了,舉起自己完好的右手,一口咬住。
「放下,別咬自己。」一看到這景象,江玄眉頭緊蹙,一把抓過破損的鳥嘴面具,剪刀極其迅速的一揮,將外頭那層皮革給剝了下來,扭成一捲後塞進因泰倫的嘴裡。
「……唔嗯。」試著用力咬合了幾下,遊獵之狼點點頭,朝江玄豎起拇指。
「撐著點。」只再簡短的鼓勵一句,江玄接著掐緊他的手腕,一針穿入皮肉。

「小狐狸,我很在意啊!」壓低的聲音自智慧錶傳出,沒有開啟視訊投影的現在,只見紅髮的青年躺在辦公椅裡,雙腳都抵在桌面上,閉著雙眼。
藤雅的眼睛上,一條熱毛巾軟綿綿地躺著,像是睡著的小貓。
「——你那裡真的能自己處理嗎?」百足的聲音壓得極輕,罕見地有些焦急:「能打的只有我不是嗎?你自己又不會戰鬥,如果……」
「閉嘴。」冷冷的,藤雅說。
仰躺在辦公椅上,白色空間之中的光線冷然,照在他的臉上,看不清表情。
「……我沒有看輕你的意思。」安靜了幾秒,百足再度開口:「我只是——」
「閉嘴。」藤雅再次說。
那頭頓了一秒,接著再度開口,聲音冷了許多:「聽著,我是基於一個職業殺手的身份在警告你,身邊沒有任何保護者的話,你會非常危險!」
「閉嘴。」藤雅第三度開口,直接切斷了通話。

空間裡恢復寂靜,除了不遠處的門壁後傳來了輕輕的刮擦聲。
沒有拿下熱毛巾,但藤雅仍往那裡微微轉頭。
那扇門後是他駭入政府機關取得建造許可的焚化爐,美其名是處理公司垃圾和製作失敗的週邊商品,但偶爾也會有其他的東西被扔進裡頭去。
雙眼上,熱毛巾的溫度正慢慢變涼,可還算舒適。
對於那座焚化爐,他最深刻的印象是在三年前——即使是他也沒想到,在裡頭發現的男人竟然是江警官設下的陷阱。
「楊慶……」低低的吐出這名字,藤雅放在桌面上的雙腿換了個姿勢:「上一次是他。」
當時,自己真該掰個謊話,即使被警察押著也好,他真該來親自確認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死在了焚化爐裡,而不是去檢查隨便哪個白癡警官寫的案件紀錄。
大意了,竟然是因為被逮捕而大意。

藤雅抿緊了唇,除此之外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緒。
被擺了一道……楊慶,就是殘響。
那個製造出銀色間諜,使他的《惡魔城》遭受動盪,甚至讓他親自出手對付的男人。
他從未懷疑過,甚至在繳獲了「銀色間諜」之後都沒有察覺異常,重新修整之後就當作自己的工具,在《燈籠村》中拿去操控了白暮的帳號。
但是,江玄擊敗了它,且冷冷地宣布:

「——火刑的傢伙找你報仇。」

當藤雅聽見這句話,瞬間就明白了一切。
被遺留在焚化爐中的楊慶沒死,而且在江警官的安排之下成為了殘響——三年前所有事件的「殘響」。
當初審問的過程,依然歷歷在目。
藤雅記得那男人對自己吐露的一切,想超越自己、想以外掛證實他能夠擊敗《惡魔城》。
那時候,自己是相信他的,相信這真的只是個因為嫉妒而踩中地雷的人。
虛擬世界中是難以說謊的,特別是在他眼前;但仍有一個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如果連殘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顆棋子呢?
說服一個人嫉妒且恨另一個人,其實相當簡單。
特別是對自己和江玄這種人來說。

「江警官,你到底有多殘忍……」壓抑的笑了起來,藤雅的聲音嘶啞,手指慢慢扣緊了辦公椅的扶手,指節發白。
若是自己安安分分待在牢裡終老一生,那麼殘響也不過是個普通的駭客,憑藉紅心女王的財力就能僱用其他的科技人才來處理。
但是,江玄賭的不是這一邊,卻是社會最不願見到的那個選項:藤雅會逃獄。
當他逃了,殘響就會成為第一個標靶,第一個受害於他的人。
而銀色間諜,就會成為一個武器、一頭特洛伊的木馬,一旦它的主人死於非命,這個程式就會被藤雅收入掌中,一如江玄的安排。
那個警官從未想過要保留殘響的性命。
而自己,完全中了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