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電鋸

本章節 1737 字
更新于: 2019-02-03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PM2.5》!】

因泰倫再次擊殺玩家的提示彈出,那一刻電鋸揮過江玄的眼前、被他後仰閃過,但受限在敏捷數值,卻沒能完全避開。
「嘎啦啦啦——!」尖銳的切割聲在黑暗中迸發,瞬間打出火花,瘋狂轉動的鏈刃破開了鳥嘴面具,黑色皮革被撕扯開、裡頭的紗布與濾劑全都噴了出去。
「糟……」江玄張大眼,身體迅速地向後退去,遭到污染的空氣卻更快速,一道道詭異的色調開始在他的眼中綻放開來。
其中最不妙的就是金色——
「請別……跑!」聲音在拔出電鋸的剎那就變得尖銳,護士小姐的嘴一字一句絲絲吐出金色的毒氣,身體突然向前衝來,揮動電鋸再次砍下:「別跑啊!」
江玄一句話都沒回,拔腿就跑;這個女人的危險性太高,自己現在的軀體並不能完全跟上頭腦的速度,正面拼上太過勉強。
何況她還有著能克制自己的毒氣……

飛快地竄回了走廊轉角,江玄一轉回身就迎上猛甩而來的電鋸,壓下身子伏地,他再次避開一記劈向脖子的猛砍,直接踹向護士小姐的腿。
但在踢中腳踝的瞬間,江玄就立刻知道這不起作用,赤裸的腳掌碰到了層層包裹的繃帶,剎那回傳的的柔軟的抵消感,力道根本傳不過去!
地上的黑影一閃,護士小姐在那一劈落空後再次雙手高舉起電鋸,殘暴地直接向他斬下;用意識猛地控制身體翻滾一圈,江玄在電光石火的瞬間還刺出了剪刀,卻只割斷兩條繃帶。
「碰」地一聲,江玄靠翻滾閃到了牆邊,狼狽地喘息一口氣。
同時間,「嘰嘰嘰——」落空的鏈條砸上地面,發出尖銳的怪叫,炸出一串白色火花,在黑暗中炫目。
「別……跑!」引擎轟隆聲中,江玄聽見護士小姐的嘶吼,夾雜著壓抑低沉的怪笑——這個人的神智正常嗎?他張大眼睛,再度繃緊身子,準備避開下一波的切割攻擊。
此時,極快的光突然從電鋸的火花之中閃過,下一刻就見一隻腳踢上她的肩膀、直接踹倒!
踢中、站穩,因泰倫連續兩腳重重踩在護士小姐身上,力道之猛能聽見底下傳來斷裂的啪啦聲,頓時她的背部就凹下去了一塊。
卻好像沒有痛覺一般,她的手腕一甩,繃帶糾結的手指鬆開提把,竟將沉重的電鋸宛如飛刀向後甩了出去;「嘁!」牙縫裡噴出一聲,因泰倫根本沒想到會有這一手,西裝袖管當場被捲了進去,撕裂開的皮膚迸出鮮血。
那一瞬間,江玄看見他的眼神陡變,狼牙粗暴截斷被捲入的袖子,血液噴散在他臉上的剎那,他再次抬起腳,直接踩向護士的頭顱。
「啪啦!」

電鋸摔在水泥走廊上,兀自轉動著。
「轟隆隆隆……」引擎的聲音在震動著空氣,但江玄如今根本無心去管是不是會引來其他玩家的注意。
現在,他的警戒已經完全聚焦到眼前,站在一具人體上的因泰倫。
白西裝的保鏢正喘著氣,雙膝半蹲的彎曲,其中一腳踩在護士小姐凹陷的胸腔上、另一腳踩在地上一灘破裂的球體中,體液四散噴濺。
「……唔……」江玄皺起眉,鳥嘴面具已經失效的現在,強烈的腥味竄進他的鼻腔直衝腦門,短短數秒間甚至讓他眼前閃出異綠色。
這是什麼味道……
但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不是氣味的問題,而是因泰倫——
「嘶……」江玄聽見他的喘息,那是緊咬住牙關的痛苦聲音,這個人的手臂被鏈鋸給割裂了,光看那一下雖然沒有傷及骨骼,但肌肉卻肯定受損嚴重。
紅色的血液潑灑在地面,因泰倫搖搖晃晃的踏出一步,落下的腳步極重,頭顱低垂著,馬尾已經散亂不少。
卻還能看見他的表情——那是失去餘裕與笑容的臉,死白之上只有恐怖的殺意,黑髮凌亂之下則是藍色雙眼睜大,即使被血液濺入也毫不眨眼。
野獸一樣的神情……他的理智還清醒嗎?

「……我找找推車有沒有藥和縫線。」看著他的傷勢,江玄皺起眉頭,這非常不妙。
先不說放任繼續流血會有什麼後果,因泰倫突如其來的情緒轉折雖然不至於讓人驚愕,但起伏卻也超出江玄預料。
——至今,他仍記得在《盜賊都市》與阿緹兒的一戰,即使是熱手的練習戰都要緊繃十萬分的精神,同等級的因泰倫也必然會有特別難纏的一面。
所以招募之初,他就曾經猜測過,這個人在真正認真的時候必然會爆發極為強悍的實力;卻沒有想到,居然是這種狀況。
看著現在因泰倫的表情,江玄甚至不能肯定他會不會攻擊自己,只是謹慎地自牆上慢慢動了起來,向著推車邁出腳步。
然而,剛踩出第一步,遊獵之狼的頭就猛然轉來。

-
-
-
-
過新年,祝新年,推薦票,連綿綿……
祝大家都有個太平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