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黑暗走廊

本章節 1915 字
更新于: 2019-02-03
黑暗之中,水泥的走廊兩側開始向中間迫近,震動的低鳴逐漸增強,破舊的病房木門剝落著油漆,門縫中開始飄出毒氣般的扭曲壓迫。
江玄僵在了原地,看著眼前的走廊,門板的震動正在變強,裡頭像是有無數死者,在此時被一同喚醒,要破門而出般。

「喀噠……」
「喀噠……」
「喀啦啦啦……」

而夾在那震動之中,金屬車輪的聲音自黑暗中慢慢響起,傳遞到他耳中。
從那走廊的盡頭、看不見底的黑暗中,金屬推車兀自滾動而出,猶如幽靈。
推車上頭,手術器械凌亂堆疊,與彼此碰撞著,發出輕而尖銳的聲響。突然間「叮」的一聲,一柄手術刀彈落地面,直接插進了水泥地的裂縫中。
推車倏然停住。
黑暗的走廊盡頭,一雙纖纖白臂慢慢伸展開來。
江玄的一手仍掀起著鳥嘴面罩,此時他忽然嗅到了極為香甜的氣息,猶如暖風般撲面而來,溫柔的捲入了他的鼻腔,甜蜜地誘哄唇舌——

突然一口咬住自己的舌頭,江玄只聽「啪嚓!」一聲,便一陣血疼,於此同時意識也忽然清醒了回來。
吐出一口血水,他喘了聲,冷汗已經冒出幾滴……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抬眼一看,本來狹窄壓迫的走廊已經恢復原本的寬敞,儘管仍破敗而陰暗,卻鮮明的惡意已經一掃而空;異常震動的門板已經停了下來,安靜得即使呼吸都能聽見。
但,那金屬推車仍靜靜停在原地,連插入地面的手術刀都絲毫未動。
「……。」將鳥嘴面具完全貼合回臉上,江玄吸了一口被濾淨過的空氣,謹慎地瞇起眼睛。
雖然晚了一步才反應過來,但是剛才所見的……似乎不是這條走廊「真正」的樣貌,而是什麼原因造成錯覺。
呼吸著乾淨且有些濾劑氣味的空氣,江玄注視著眼前的黑暗。
是因為自己不斷憑著嗅覺在追查粉末的關係嗎?
這應該是最有可能的答案,《心碎醫院》特異的一點是將感官做出了變動,那麼在地圖裡出現了錯覺甚至幻覺應該都是相當可能的。
金屬推車上突然發出輕微的碰碰聲,將他的注意力瞬間拉去。
目光掃去的剎那,只見一道影子慢慢浮現在黑暗的走廊中,身上纏繞著層層繃帶,護士小姐自盡頭開始走近了金屬推車。
「不好……意思……」依然是那道沙啞的聲線,她的身影幾乎溶化在走廊的陰暗空間裡,彷彿是一條蟲,以繃帶為絲線在空氣中爬梭。
「我……一時……手滑。」綠色的唇慢慢說著話,護士小姐一步一步向前邁進,那張被包裹的面孔卻不是望著推車,而是轉角的江玄,沉默幾秒之後再次張口:「為什……」
「我有事情要找妳。」迅速打斷她的話,江玄的聲音低沉而悶,自鳥嘴面具下傳出:「有東西要給妳。」
空氣凝結了數秒,護士小姐冷冷的注視著他,帶著話語被中斷的陰森。
然後,她慢慢的彎身,指尖碰上了地面的手術刀。

就在江玄以為她就要發動攻擊的時候,護士小姐終於再度開口。
「我……知道了。」低啞的嗓音猶如老人,護士小姐埋藏在繃帶中的手指將手術刀給抽了起來,令它彷彿被繃帶給吸收了一樣消失在她手中。
抬起臉來,她望向江玄:「要……給我……什麼?」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響叮噹》!】

突然彈出的提示讓江玄微微一驚,但也立刻明白過來,是因泰倫已經幹掉一個玩家了。
「這個,是課程的報名表。」將剛剛填寫完的紙張自口袋中掏出,江玄拿在手上,謹慎地靠近她:「我想能交給妳。」
「……哦……」站在原地,護士小姐仍然沒有露出過雙眼,卻彷彿已經清楚他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報名……課程……」
將手術刀落回推車的平台上,護士小姐在那輕聲的「鏘」中舉起手臂,只見繃帶有如被操控藤蔓開始解開,露出了一隻蒼白而病態的手掌,攤開向江玄:「請……交給,我……」
「好。」此時與她的距離僅剩下短短兩步,江玄停了下來,將手中的紙張遠遠地遞出,恰好碰到護士小姐的指尖。
「……。」他注視著,看見那只枯瘦的手指正悄悄顫動,略長的指甲似乎被特意修整過,有股鋒利的角度。
江玄緊盯著她,仍然清晰記得現在正是範圍掃描的時間,而且不只是玩家之間的廝殺,整間醫院都還在進行著鬼抓人——
「啪噠」的輕響,報名表被瘦弱的手指一下挾走,護士小姐與他的手同時縮了回去,江玄更是多退了一步。
鳥嘴面具下,他屏著氣息。這女人太過詭異,即使是這樣一個交付物品的動作,都會帶來極度壓抑的感覺。
相對於他的戒慎,護士小姐只是慢悠悠的將那張報名表攤開,看過了之後再折了起來,收進胸前的繃帶層中。
「按照活動……會有……贈品。」低低的,她吐出了聲音,同時彎下身,從推車後方拿出一個皮箱,「碰咚」就放上了推車的平台上,敲得手術刀一陣亂響,又掉出去數枝。
完全不在意一般,護士小姐一手打開著皮箱,一手握住金屬推車的車把,彎下身去用力地推動了,走向江玄:「這是……你的贈品——」
突然之間,引擎的聲音響了起來;江玄愣了一下,接著便看見護士小姐的手從皮箱中抽出,一柄電鋸被狂揮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