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抽屜裡

本章節 1887 字
更新于: 2019-01-31
幸好數值還只是在一般人的範圍內,江玄這一腳並沒有對因泰倫造成什麼打擊。
「嗷。」遊獵之狼叫了一聲。
壓在大腿肉上的腳掌慢慢移開,因泰倫此時才發現江玄竟然是赤腳的——不過想想也正常嘛,畢竟他原本是躺在病床上的傢伙,怎麼可能一起床就有雙好鞋呢。
低頭看了一眼留著黑腳掌印的西裝褲,他其實也不怎麼在意,反正剛剛跟那個暴力狂女人在地上滾了一波,早就髒得差不多了。
輕輕的聲音在身邊響起,他抬頭一看,只見自家僱主正翻入護理站的櫃台後,落地時沒有一點聲響。
在心中吹了聲口哨,因泰倫靠了過去,從江玄的路線跟著一起翻進護理站。
並不是沒有門,但那扇老推門已經腐朽,門軸也已經鏽了,一推就會有大聲響。
根據剛才那場遭遇戰,周圍隨時可能又有什麼人衝出來,走這樣的行動,如果真能保證安靜的話,那當然是更好。
憑藉老練的潛入經驗,因泰倫完全沒發出一點聲響,便翻進了櫃台另一邊,穩住身子的同時就看到江玄正拉開了抽屜,在找著什麼。
「老大,找啥呢?」好奇的靠到他身旁,因泰倫邊問,邊打量著這個打著赤腳、穿著病人衫、手拿著醫療剪、臉上還戴著個鳥嘴防毒面具的人。
嗯,真是奇怪的人啊。
可就是這樣的怪人,竟然成為自己的僱主,而且意外地……很厲害的樣子。
在因泰倫的記憶中,他們所經歷過的第一場戰鬥就是跟據說是江玄朋友的一對夫妻——童心未眠與白暮打上的練習戰。
那一戰中,自己固然是下了狠手的,但是似乎並沒有什麼看到江玄真正的實力。
就連剛才,對上那兩個女人的時候,他也一樣是交給自己處理,只有在最後一刻給了那夜后一記突襲,讓她沒能防禦自己。
怎麼說呢……「好像總是能看出關鍵一擊的樣子……」因泰倫喃喃,歪頭思考。
「你在說什麼東西?」冷淡回應了他的走神,江玄拉出一格抽屜,眼見裡面是一疊病歷表,便抽了出來,遞給他:「找找看,有沒有我。」
「啊?」愣了一下,因泰倫看著眼前蒙塵發黃的紙張,錯愕地抬頭:「老大,這個都不知道幾年前的,怎麼會有……」
「先找找,如果有其他在意的人也留著。」江玄平靜道。
眼看僱主的態度肯定,因泰倫也就不爭了。這是他的處事風度,也是職業態度,反正不就是翻資料,損失不了啥嘛。

遊獵之狼捧著那疊紙,一屁股坐到櫃台上就開始翻了。
而江玄再度拉開第三格抽屜。
剛剛他已經開了兩格,第一格裡散落著裹滿灰塵的筆與文具、第二格是病歷表,直到第三格他才終於找到了預想中的東西。
雖然也是紙,但這並不是病歷表,而是兩張空白的表格——海報上課程的報名表。
將報名表攤上桌面,江玄從第一格抽屜摸出一枝筆,向走廊的方向移動了些,藉由極為微弱的光線開始填寫。
當然,他對於所謂的「愛情獵人課程」完全沒有興趣,引起江玄注意的是最後頭提到的贈品。
會張貼在這種地方的東西,不會只是好看而已,這是需要動腦的遊戲的定律——線索隱藏的地方未必隱密,只是玩家能不能找到正確的解讀方式。
江玄之所以知道要尋找報名表,是因為他完全沒有嗅到香水的氣味;若是擁有其他搜索能力的玩家來此肯定也找不到,因為要取得這香水的條件,早就說明得清清楚楚——報名,而且還得在前二十個。
作為此樓層目前第一個來到此處的人,江玄當然是第一個報名者,不過看表單剩餘的張數,其實也只夠再讓一個人寫而已。
填完了手中的報名表,江玄拿起另外一張,毫不猶豫地撕了。阻止敵人取得資源,是大逃殺遊戲的根本。
接下來就只剩下「交出報名表」這件事了,而要完成的話也相當簡單,跟著自己原本就打算追蹤的金色粉末走,肯定會碰到那位護士小姐。
「……對了。」江玄想起了什麼,再次喚出小地圖。
這次一看,只見那塊拼圖片的標記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紅色叉字。
果然沒錯,那塊拼圖的意義正是指這種解謎而取得的道具,原本有兩名取得的資格,如今一個被取走、一個被毀,已經再也沒有玩家能再這一局中獲得了。
「這樣說起來,應該還有別的吧?」江玄喃喃,調整了地圖顯示的樓層,從自身所在的五樓一層層向下檢視——
「老大。」突然發出聲音,因泰倫的呼喚令他立刻轉頭。
而一轉頭,他看見了遊獵之狼的神色有異,直盯著手中的一張病歷看。
「找到了嗎?」向他邁出腳步,江玄倒是沒什麼意外的感覺。在廢棄醫院中發現自己的病歷表,在靈異電影中倒是挺常見的橋段,眼看之前護士小姐一副恐怖片的裝扮,顯然藤雅是打算給這張地圖添點靈異氣息的,那有這個要素也理所當然。
「找是找到了……」因泰倫的臉色有些白,直到此時江玄才注意到他已經挑出來兩張病歷表,就放在手邊,分別是自己以及夜后的病歷表,如今夜后那張已經被畫上了一個大而暗紅的叉。
而在他手上的那張病歷表,江玄看了一眼,皺起眉頭——那竟然是因泰倫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