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心碎醫院

本章節 1943 字
更新于: 2019-01-30
向前進著,江玄同時喚出了僅有玩家能看見的小地圖,確認著自己如今身處的位置。
這幢「心碎醫院」共有五層樓,三樓以下是治療區域、三樓以上是病房區域、而三樓則是醫療人員的整備區。
江玄位於最高的五樓,正沿著東邊走廊走向被標示為「家屬休息區」的小區域。
而在小地圖上,那兒隨著他的靠近,開始慢慢浮現一個淡藍色的拼圖片輪廓,像是個記號。
「……。」這是他首次在遊戲裡見到這個狀況,摸不著頭緒;雖然並不像是有危險的感覺,但是這個記號很有可能也會引來其他的玩家。
他靜靜掂量著手中的剪刀。

穿越走廊,他們踏入了陰暗的家屬休息區,窗戶的光照不到這兒。
「這兒好黑,節能減碳省過頭了吧。」因泰倫調侃了一句,在長椅前停下腳步,左右張望:「老大,等等我,眼睛還沒適應。」
「嗯。」江玄如今也是一樣的狀況,從走廊踏入這塊地方的光線變化過大,只覺眼前一黑,一下子什麼都看不清,只道有大大小小的黑影橫亙在前頭。
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性,江玄再次掀起了鳥嘴面具,先是輕輕吸了一口氣,接著大膽地一口深吸。
瞬間鼻子像是突然被灌進一團冰水,在場的氣味全竄入他的腦中,鮮豔的彩風也迸發開來,在黑暗中宛如煙火旋轉蹦跳開來。
「嘁……!」江玄打了幾個噴嚏,終於成功的抵擋住這種刺激,在嗅覺成形的奇異顏色中,開始在黑暗中看見了輪廓。
銀色和暗紅畫出了生鏽的椅腳、淡淡的乳白是陳年塑膠的氣息,不遠處木質的護理站與病歷表都是黃褐色。
地面上滿是污漬,混雜它們的氣味全是藥劑,色調紛雜、最為刺鼻混亂。
更讓江玄在意的是,地上散落著的粉末,竟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如同最初那個護士小姐的氣息一般,帶著蜂蜜味道的甜。
如果那東西真是自己所想的毒品的話,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正規醫院不可能將這種東西到處亂漏,但是地下醫院對毒品的限制往往更加嚴厲,被歸類為商品的毒品因為經常經由人體輸送,醫院便是極為重要的中轉站,商品存在於院內的期間必然會被嚴加管理,不會像這樣子散了滿地。
還是說……江玄皺起眉,走向那道粉末,蹲了下來,伸手小心地沾了一下,舉到鼻腔前,輕輕嗅了一下。
剎那間,驚人的香甜襲捲而來,他嚇了一跳,立刻抽手、將那些粉末全數抹掉。
如果這間所謂的「醫院」,並不是真正的治療行業,而是勒戒所……?
這似乎能解釋得通,再看這破敗的程度,也很有可能是「失敗的勒戒所」,失敗到連醫療人員都反而染上了毒癮。
藤雅製作的地圖,裡頭似乎總有讓一切都變得怪異的元素——被加入神話的《克蘇魯之書》、將人類變造成機械的《盜賊都市》、穿越時間與空間的《燈籠村》,在解開它們真正的面容之前,總會有種詭異的違和感,往往要在了解之後才開始明白一切安排。
那麼,《心碎醫院》的元素,是什麼?
「失敗……」江玄瞇起眼睛,低語,循著那粉末來的方向抬起頭,望向黑暗的樓層深處。

背後傳來因泰倫的氣味,他西裝上的血漬已經凝固,不過還是散發著腥鏽,令江玄能輕易感受到。
遊獵之狼在幾步外停住,過了幾秒便呼喚了一聲。
「老大,你要不要看看這個?」語氣罕見的有點遲疑,因泰倫像是看見外星肉圓般,不知該做何反應:「你……我原本只是開玩笑的……」
「什麼東西?」江玄皺眉,從金色粉末的路線旁起身,看見他的保鏢在適應黑暗後,正對著休息區的牆面盯著看,表情微妙之中帶著歉意。
快步走到他身邊,江玄才看出來,這兒原本應該是塊公布欄,用木板和色紙做了個框,框裡用圖釘定了不少宣傳單。
目光一掃只是普通的「勤洗手、戴口罩」等,直到江玄看到了因泰倫直盯著瞧的那張,才明白他的意思。
——這張海報被貼在公布欄邊緣,卻是最大張的,並且用鐵釘給敲上了四角,一副生怕有人掀掉它的樣子。
在那張厚紙上頭,大大地印刷著數個大字:

【心碎醫院——為你治癒孤獨的心】
【從未品嚐過愛情滋味?】
【從未感受到酥麻悸動?】
【從未沉醉於十指相扣?】
【為你量身打造,最閃耀的變身課程,下一個愛情獵人就是你!】
【現在報名,可享8折優惠,前20名即贈送一瓶瓦耳丁香水(男女皆適用)】

海報上到處都是心型點綴著,不得不說無論是文字或美工都相當的俗氣,若是在它陳舊到褪色之前,肯定是艷麗刺眼的大紅色吧。
在時間洗滌後,只剩下了淡薄的淺紅,隱沒在陰暗的家屬休息區,已經再也不能引人注目。
但是,這張海報仍然提供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線索——這間醫院果然不是普通的醫院。
「愛情」,這便是最初的心碎醫院診治項目;在看似已經荒廢的現在,它又會成為什麼樣的地方?
江玄正打算細細思考一番時,卻看見因泰倫正怯怯的看著自己,一副怕被打的樣子。
「老、老大……」眼見僱主的目光落在自己臉上,因泰倫連忙開口,聲音都弱了下去:「抱歉,我沒想到你真的慘到需要到這種醫院來治療,我之前說你童貞真的只是開玩笑……」
這次江玄沒忍住,直接踹了他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