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夜后

本章節 1851 字
更新于: 2019-01-30
江玄冷冷地打量著眼前的女子,並且考慮對策。
背包裡的武器現在都因為力量值不足而無法使用,唯一的武器只有懷裡那把剪刀。
而且出師不利,能把因泰倫給纏住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他的目光落到那個鮮紅色的女人身上,過了兩秒就看見浮現的文字:

【狂蟒.愛緹麗亞(不可招募)】

僅有顯示名字,並不像Boss戰時會有詳細的說明,也許是為了保證玩家的實力隱私……麻煩了。
「在……看哪裡呀?」慢慢張闔著嘴,裂嘴的女人似乎還不習慣現在的臉,但那雙眼睛仍滿是飢餓的笑意:「我不喜歡你的分心……」
江玄猛然拉回視線,只見那女人邁步而來,身旁開始浮現了玩家暱稱【夜后】,掌中劃過刀光,一柄軍刀亮晃晃的逐漸逼近。
一見到那把刀,江玄就明白了,這個人肯定沒有面臨跟自己一樣被打了奇怪藥劑的境地,完全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很好,很好……你終於重新注意我了。」陰陰地笑了幾聲,夜后突的起手,一刀劈在牆面上,白漆頓時震落下來,她邁出步伐,手臂拖著軍刀,開始割過牆面,帶出刺耳的刮擦聲:「我很高興……」
江玄注視著她,突然退了一步,縮進病房裡。
「喂?」愕然一笑,夜后立即起步,直追而去:「別跑啊!?」
在她眼中看來,那是個第一次被排到這張地圖、毫無防備被打下藥劑的菜鳥;她在這張地圖已是駕輕就熟,她的得力手下愛緹麗亞也是在這兒招募的。
對於避免自己的力量被剝奪、開局可能面臨什麼樣的狀況,她都暸若指掌。
但她並沒有想到,這次面臨上的對手,根本無法以常理衡量——
「啊啊啊啊啊!」水泥崩落的巨響壓掉了尖叫,夜后從未聽過愛緹麗亞發出過那種叫聲,猛然轉頭,卻見水泥牆上被開了個大洞,被稱為狂蟒的人竟然被倒插在牆裡!
「呼……」低低的喘了一口氣,身穿白西裝的男人肩上染著血污,放開愛緹麗亞的雙腳,藍得發寒的眼睛慢慢轉了過來。
「怎麼可能……」她驚愕,「愛緹麗亞的力氣怎麼會輸——」
「娘們,老子是技術型的。」嘶了一聲,因泰倫身形一伏就要竄出;夜后也當機立斷,轉身就要去追擊虛弱的江玄——只要把主人幹掉,那麼這個危險的NPC也會立刻退場!
衝入病房的剎那,卻只聽見她「呃」了聲,眼前是一張恐怖的笑臉,失去了鼻子的面孔近在毫釐,幾乎就貼在眼前。
胸口傳來冰涼的疼痛,夜后向下看去,只見醫療剪刀鋒利的刀片已經刺破了皮肉,被自己衝進來的力道捅得更深。
腳步被強迫停在這兒,夜后聽見背後掀起了索命般的陰風,下一刻金屬狼牙便精確的撕開了她的心臟。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夜后》!】

提示彈出的剎那,江玄咳嗽般的吐出一口氣,向後退開。
剛剛那一下,他完全是耗盡了所有體力點才沒被夜后給撞出去,若不是吞噬玩家的數值立刻加了回來,自己怕是要直接倒下了。
「老大,沒事吧?」因泰倫也立刻拔出了埋在女人背後的利爪,一把將正消散的屍體推開,抓住了往牆上靠過去的江玄。
「沒事,有點累。」簡短的回答,江玄仍是由因泰倫先扶著自己,開始把面具戴了回去,打算等到體力再恢復一些之後再開始行動:「你有受傷嗎?」
「被牆壁碎片刮了一下,不礙事。」嗯了一聲,因泰倫臉上仍是沒有笑容:「那個女人蠻力很大,也就只有那樣了。」
「桌上有繃帶,去包紮。」反手指了指,江玄喚出了玩家資料,道:「我現在可以自己站穩了,你去處理一下傷口,不要讓血繼續流。味道很重。」
「……哦。」頓了一下,因泰倫一副沒想到會被說味道重的樣子,有點意外的點點頭,這才去拿起繃帶,卸下西裝外套。
而江玄依然倚在門旁,一手微微掀起面具,嗅聞著空氣以警戒有沒有其他人靠近,同時迅速檢查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數值。

【玩家:玄米茶】
【力量:11】
【防禦:10】
【敏捷:10】
【體力:4/10】
【精神:810/1000】

作為一個沒有貢獻多少攻擊的人,自己的力量卻反而提升了6點,看來應該是那個名為愛緹麗亞的NPC提供的。
至少在這局遊戲,自己總算回歸到了正常的數值水平,只是四肢傳來的無力感仍隱約殘留著,雖然有所減弱了,卻還是或多或少的影響著自己的行動力。
直到體力回到了6點,因泰倫才完成了包紮,自病床邊走了過來。
江玄也自牆上起身,放開撐著面具一角的手,讓黑皮革的鳥嘴再次完全貼合在臉上。金屬釦環繫於耳邊,帶來一絲冰冷。
因泰倫來到他的身旁,認真地伸出手:「老大,走吧。」
「不用扶了。」回應的聲音冷淡,江玄轉過身,踏上曾經是戰場的走廊:「我已經恢復了。」
「……哦嚯。」因泰倫微微張大眼,咧嘴而笑。
瞥了一眼終於再次放鬆了的保鏢,江玄便又收回目光,將視線投向了走廊的另一個方向——那片無光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