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循著氣味

本章節 1609 字
更新于: 2019-01-29
光是走向門口的幾公尺,就令江玄感到了些許疲憊,僅有4點的體力值又向下掉了一點。
「老大,你……」因泰倫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在江玄即將摔倒時及時穩住他:「小心點。」
「我盡量。」抬手抓住了門框,江玄勉強也撐住了自己的身體,對於這股從骨子裡散發的無力完全感到不適應——記憶所及,他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即使是被藤雅安排撕開脖子而暈厥,他也在醒來之後就已經能下床走動。
和重傷之後的後遺症相比,這反而更像是過往破案時捕獲的、吸毒者的症狀。
「他們到底往我身上打了什麼?」不悅的喃喃,江玄將目光投向眼前,小心地跨出步伐,將臉埋入走廊上飄動的氣流。
眼下這是一條水泥砌的廊道,白漆已經受潮剝落,地面滿是污漬腳印、亂掉的針筒與繃帶隨處可見。
放眼望去,盡頭只見一扇厚玻璃窗,上頭懸掛著蜘蛛網與灰塵形成的薄簾。
除了光照以外,看不見外頭還有什麼東西,整條走廊共有五間病房,江玄正是在第三間。
他望向走廊另一頭,那兒看起來是個等候區,遠離了窗戶而毫無光亮,陰影之中隱約能見到椅子的輪廓。江玄將鳥嘴面具的一角微微掀開,吸了一口氣。

氣味流入面具透露的縫隙中,剎那間眼前的一切開始染上顏色,他忽略了從因泰倫身上散發的熟悉氣味,仔細的分辨附近究竟還有沒有任何人——玩家也行,NPC也行。
帶有螢光色而刺鼻的消毒水氣味是最大宗,紗布與紙膠帶、已經陳舊的血液、金屬器械的腥鏽味,這些滾成了一團鯨魚般的混濁氣流,悠悠自江玄眼前游過。
「咳……」掙扎的嗆了一聲,江玄只覺這一口氣宛如被防狼噴霧直接噴在臉上般嗆辣,整個身體甚至抽搐了一下。
「……。」因泰倫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再次抓穩了他的僱主,臉上玩笑般的笑容已經不見了,輕抿的唇透露警覺之意。
現在僱主正處於極虛弱的狀態,他也不再有所餘裕,態度驟變,化為那頭謹慎兇猛的遊獵之狼。
在如此穩定的攙扶之下,江玄也直接將自己的重量交給因泰倫去支撐,再次掀開防毒面具,這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直接正面迎擊強烈的氣味——撲面而來的氣流色調瞬間便鮮豔了起來,消毒水的味道如同魔鬼粘般直接刷過他的鼻腔帶來嗆疼,但一咬牙,江玄努力睜開眼睛,終於在開始泛淚模糊的視野中找到了一絲異色。
那抹顏色極淡,黯淡的紫色如同被微風牽引的一縷輕煙,悄悄地沿著走廊飄來。
那是人類的氣味,暴露在外的鼻腔如此辨認。
循那紫氣看去,只見它轉了個彎,是從走廊底部的病房裡散發的。
「裡面有人。」以手指比畫,江玄儘管四肢無力,但工作養成的習慣仍讓那兩下相當俐落:「處理掉。」
「了解。」確認江玄已經戴回面罩,取回站立能力後,因泰倫也毫不遲疑,立即踏出腳步。
白西裝的青年背倚著牆,腳步無聲無息靠向最後的病房,江玄看見他的指尖已經佩上了鋼鐵色的狼牙,窗外的光照耀著,將暗殺者的身影照得發亮。
下一刻,因泰倫抬腳破門,一聲巨響的瞬間就衝了進去。
卻沒想到,迎來的卻是一聲淒厲的尖叫,一道鮮紅的身影將他粗暴的撞了出來,剎那間就廝打在地!
就在江玄猛然皺眉的同時,另外一個人影也從被踹破的門內緩緩跨了出來,踩在斷裂的門板旁。
「解決他,親愛的……」低沉的笑聲在走廊中迴盪了起來,那個女子的嘴竟被切裂開了,如今那個笑容開始慢慢地咧到耳邊。
「給我站住——」「別想妨礙她!」尖叫一聲,渾身鮮紅的女人再次將因泰倫猛然撲倒,雙手瘋狂地向下捶去,竟在打中地面時直接敲出一塊裂痕。
「什……」愕了一下,因泰倫連忙扭頭,再次閃開一拳,一個打挺竄出那女人的揮拳範圍。
卻一抬眼,另外一個人正對著江玄露齒而笑。

「你好啊,帥哥……」女子的雙眼猶如毒蛇,盯住了江玄,緩緩吐出紫色的笑語:「那面具,挺不錯的呢。」
「相信我,」表面波瀾不驚,江玄心底感到不妙,卻仍應得冰冷:「妳不會想看到我的臉。」

「你不能過去,」走廊盡頭,鮮紅的女子呲牙嘶鳴,滿頭亂髮的怒視著男人:「我不會讓你妨礙她!」
望著那張野蠻的臉,因泰倫的嘴角開始下垂,眼底的藍色失去光采——「別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