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護士小姐

本章節 2103 字
更新于: 2019-01-29
那味道嗅起來也像是皮革,但紗、濾劑與金屬的味道也混在了一起。
「被發現了啊。」因泰倫訝異的笑了,帶著佩服的意思,伸手去掏:「老大,你怎麼看出來的?」
「用聞的。」江玄的回應言簡意賅。
「……糟糕,我遊獵之狼的地位不保啦。」錯愕了一下,他的保鏢接著就笑出聲了,左手從西裝內側裡抽了出來,拔出的並不是什麼小東西,而是一個鳥嘴型的防毒面具。
「嗯?」江玄感到有些訝異,看著因泰倫把面具放到他的身邊,又站回去原本的地方。
「剛剛進來之前,護士小姐讓我交給你的。」一看見他的目光,因泰倫就知道他想知道的是什麼,笑說:「說是等一下要換藥,怕味道太重你會不舒服。我本來還以為他們的藥有多可怕。」
「原來如此。」點頭以示了解,江玄伸手拿起面具,朝臉上比對了一下。
這是一個以黑色皮革為主體的鳥嘴,就像是烏鴉的喙一般,能完全包覆他的下半臉,甚至將快吊高到耳邊的笑容都完全遮蓋住。
在鳥喙兩側有著金屬環釦,上頭繫著的皮革帶是可以更換的,方便頭圍不同的人使用。
江玄試了試,發現完全與自己的頭臉吻合,完全不用調整。
戴上面具的剎那,眼前的氣流顏色全都消失了,鼻間嗅到紗與濾劑的氣味時,空氣已經完全透明,而物品的說明也同時浮現:

【鳥嘴過濾器B225:護具】
【等級:S】
【裝備效果:能有效過濾90%的氣味因子,但無法保證病毒隔離效果。】
【「即使是我們,也以死亡之姿面對死亡。」——鳥嘴醫生.霍爾刻】

戴上面具後,江玄就感覺臉有些沉重了,不禁思考起來究竟過低的數值會對玩家產生多大的弱化……
「老大,如果你還好的話,我就讓護士小姐進來囉?」因泰倫的聲音喚回他的思緒,只見白西裝的保鏢正歪頭確認著他的反應,那雙眼睛微微瞇著,藍色瞳孔裡並不完全放鬆戒備。
江玄看了他一眼,點頭:「可以。」

因泰倫轉身離開的同時,江玄也伸出手,將矮桌上的那柄剪刀給摸進了懷裡——他認得那眼神,因泰倫向來善於用眼神說話。自進房以來他表現得都很輕鬆,但就只有雙眼不斷透露著一件事情:這個地方有問題。
光是兩包點滴都打乾了之後才來換藥,這問題就夠大了。
「喀啦喀啦……」金屬推車的滾輪聲響起,江玄抬起目光,便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緩緩進入視野中。
微微揚起眉,他看著那護士小姐,嘴裡有句「木乃伊?」不知當說不當說。
推著藥車搖擺而至的人影玲瓏,渾身纏滿了繃帶,即使是雙眼都被緊緊蒙上,僅露出一張小巧的綠色嘴唇。
「您好,沒鼻子6號……」慢慢張嘴,護士小姐的口中飄出一絲聲音,那是沙啞而低沉、只能勉強分辨出是女性的嗓音。
話又說回來,沒鼻子6號?哪間醫院會這麼稱呼病人的的?
「我來替您更換點滴了……」那張綠色的唇張得更開了,江玄能隱約見到裡頭有些尖銳的牙,同時他也立刻重新評估了起來——這裡真的只是個普通的槍火地圖?還是說也和《盜賊都市》一樣,有哪個地方走歪了?
例如……死者復活?
「麻煩妳了。」低語,他緊盯著護士小姐開始靠近自己,一隻手握住了懷裡的剪刀。
在打完招呼後,她慢慢閉上了嘴,伸出裹滿繃帶的手臂,探向江玄的左手。
碰觸到的時候,護士小姐微微頓了一下,「您……擅自把針頭取下了?」她輕聲呢喃,在如此的近距離下,口中的氣息也慢慢染上了淡金色——鳥嘴面具竟已經不能過濾她的氣息,江玄開始嗅到一絲怪異的甜味,立刻放緩了呼吸……他認得那味道。
「下次……請不要再做這種事。」依然一字一句慢慢吐出,護士小姐儘管滿手繃帶,卻仍熟練快速地將點滴架上的藥袋更換、再重新將針頭扎入江玄的手腕,那手速和語速截然不同。
「我們……會很困擾。」換藥完畢,護士小姐抬起臉,靜靜地對著江玄。
數秒之後,起身、退開,她再次用雙手抓住了藥車的把手。
抓著車把,她站在原地。
半晌之後,那看不出表情的臉孔再次正對江玄,綠色的唇慢慢張開:「病患……會危險。」
「謝謝。」江玄簡短的回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點滴,不著聲色的將左手收進棉被裡,反手捏住軟管,讓藥液流不進他的體內:「請繼續去忙吧。」
「……嗯……」緩緩點頭,護士小姐轉過身,彷彿將全身重量都壓在了藥車上,這才推動著它滾動了起來,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我還要……忙……」
拖著繃帶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門外,空氣中仍然飄動著一股淡金氣息。

「因泰倫。」江玄開口。
「老大,沒事吧?」應聲再次踏入病房,白西裝的保鏢進門時,便看見江玄正摘下了鳥嘴面具,但是才吸了一口氣,臉色頓時難看許多,立刻又把面具戴了回去。
「怎麼了?這是……」警覺的掩住口鼻,因泰倫此時也察覺到空氣中不正常的甜味,眼神犀利了起來:「毒品。」
「對。」江玄點頭,身為警官的本能也令他的目光更加深沉:「這間醫院,果然不正常。」
「護士小姐居然沒有穿可愛的裙子,當然不正常。」因泰倫嘿嘿笑了一聲,看著他的僱主自病床上慢慢翻下床,隨手把點滴針又摘了下來,然後看著他。
「護士要穿褲子,方便行動。」江玄認真道。
「老大,你果然是童貞男孩吧。」因泰倫嘆了一口氣,伸手去扶了他一把。
從病床到門外的路上,護士小姐留下的氣味尚未散去,但在陰暗的門外,江玄卻能看見隱約的顏色都翻滾在一起,彷彿迷霧。
外頭究竟是什麼狀況……?
他瞇起眼,邁出還有些搖晃的腳步——該開始遊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