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回來

本章節 2017 字
更新于: 2019-01-27
白色的影像在病房中微微發光,裡頭投射出的是一座電梯,自電梯井中滑了出來,宛如緩緩降落的飛船。
包括江玄在內,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其上,抱有期待而緊張戒慎。
電梯車廂突然抽了一下,卡在半空;「所有人注意,不要靠近門口!」瞬間反應過來,江玄厲聲道,迅速阻止急著要靠近去看的粗眉毛和張灥,同時也打開另一個視窗,飛快地傳出幾條訊息。
下一刻,車廂轟然落地,微微的震動地面,電梯井中也傳來陣陣回音。
「鐺!」清脆而沉重的一聲沒有間隔多久,便接著響起,聽起來就像是……鋼鐵纜繩被從高空扔下來到電梯頂上的聲音。
在這裡留守的人把電梯纜繩直接割斷了……江玄在通訊的另一頭瞇起眼睛,這等於是直接宣布有人存在於電梯井中,看來藤雅也終於放棄躲躲藏藏了麼?
「老江,我們能過去了嗎?」粗眉毛開口問,還緊盯著電梯的方向——他是在當場最擔心文凌燕的一個,畢竟在不明真相的人看來,那位隊長正是為了救他才會來不及脫出電梯陷阱。
「可以,戴上口罩和防護手套,開始撬門。」江玄也望著電梯的方向,只見門縫在剛才的震動已經微微張開,一絲絲水霧滲了出來:「把褲管塞進襪子裡去,腳踝別露出來。」
「那是……」王藍嵐也立即察覺了,瞇眼細看:「硫酸?」
「對。」江玄應得冷靜:「布料只能擋一下,敢吃痛的人可以稍微逞強,盡快開門讓老師能出來。」
「了解!」粗眉毛和另外幾個人大聲應道,沒幾秒就已經抄起工具飛快的跑去撬開電梯門。
在江玄的指示下,張灥仍站在了原地拍攝,但有些發抖的畫面仍顯示出他亟想過去幫忙的衝動。
「嘶……」紅心女王的電梯顯然保養得不錯,僅發出過細微的雜音,之後就被唰地推開來了。
濃烈的硫酸霧氣湧了出來,幸好量並不多、只傾瀉在靠近腳踝的高度,幾個撬門的隊員都迅速退開了,只有粗眉毛退都沒退、甚至向前跨了一步,不顧雙腳被淹沒了,粗啞的喊出聲:「隊長!隊長……沒有在電梯裡!」
「咦!」張灥愣了一下,發出聲音。
「嗯,她在電梯頂。」江玄淡淡道,接著呼應了這句話一般,只見一聲虛弱的女聲響起:「柏澄,退後。」
「隊長?」粗眉毛猛然抬頭,下一秒黑影碰的從上頭摔了下來,整個人就要摔進硫酸霧中,就被柏澄一把接住,連忙拖了出來:「隊長!隊長,妳還……」
「別叫了,把人帶遠一點,硫酸還沒散光。」江玄迅速掃視過現場,臉色終於慢慢緩和下來。
既然老師已經回來、意識也清楚,那麼自己也能放心了。
他的目光微微飄開,「應該還能再開一局……」低聲喃喃,江玄看了一眼床邊的心理測定儀,在確認老師沒事之後,指針也開始隨著他放鬆下來而回到前端。
「……江玄,」張灥突然發出聲音,拉回他的注意,聽起來卻是慌張的:「隊長受傷了,而且看起來很嚴重,我們——」
「做緊急止血,然後等著。」江玄斷然回答,聲調平穩而毫無波動:「我聯絡過救護組,有硫酸也已經通知了,他們正在趕過去。等著。」
而後便切斷了通訊。
而在最後一秒,只見屏幕的一角,王藍嵐微微開口要說什麼,過了幾秒,卻還是閉上了嘴。
他不知該作何感想——江玄說的都沒有錯,只是太過無情。

關閉了視訊通話後,江玄再度望向心理測定儀。
他依然記得,最初藤雅是怎麼打算處理自己的——在遊戲中重現自己曾受創傷的場景、加上「弱化」的心理暗示,目的要讓他的心理測定值衰退到會遭到押送的程度。
自己雖然及時識破了,但現在回想起來仍會感到驚險。這與直截了當的殺人手法不同,而是社會性的消滅,即使自己仍然會有一條命在,卻不會被承認是社會的公民。
同樣的手法,難說那頭狐狸不會再用一次。
江玄望著測定儀,皺起眉思索。而且那並不是只能用一次的方法,甚至可能會有越來越強烈的效果。
……要申請把測定儀取下嗎?
他考慮了起來,傷病患確實是可以申請的,但是也相對必須提出分泌異常的證明才行,自己只是外傷的話,應該不符合條件……
但是話又說回來,似乎有什麼地方有些奇怪。
「我玩遊戲的時候,應該也正在被監測著吧?」慢慢放鬆身體,江玄靠上椅背般的病床,注視著測定儀、以及上頭的黑色指針。
「……。」他的目光轉了回來,落到自己的手背上。
沉默著,他翻過手掌,五指微微向掌心握去——就像握住了一柄匕首般。
「卻沒能檢測到我殺人嗎……」低語,琥珀色的雙眼逐漸深沉,思緒的冷光微微爍動。
一般的玩家不會被檢測到,因為對他們來說,《惡魔城》僅僅是遊戲,裡面的人物不論虛實都只是單純的物件。
而即使是如此,偶爾還是會有個別的案例因此而被測定出「待觀察」甚至「病殘」的。
但是自己——很清楚殺人是什麼樣的事情。
對江玄而言,《惡魔城》不是遊戲,而是自己與藤雅的戰場之一。
抱著這種程度的心理情緒,卻反而沒有被檢測出一點問題。
「不正確?或是……」皺起眉頭,江玄瞥了一眼儀器的顯示屏,一股怪異卻清晰的猜測浮現於腦中。
「它對正常人的定義,能適用在我身上嗎?」
-
-
-
-
讓各位久等啦,既然學測在前兩天結束了,接下來就要迎來久違的加更狂歡啦!
從明天開始,一天兩更開始啦!
請給我推薦票(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