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隔著投影幕

本章節 2240 字
更新于: 2019-01-26
手錶上的投影幕黯淡了幾秒,接著便又亮了起來,聯絡人的名稱,已經從「文凌燕」改成「張灥」。
江玄緊皺眉頭等待著,短短五秒像是五分鐘一樣叫人不悅——「喀噠!」接通的剎那,他正要開口,卻沒想到對方的聲音率先響起,滿是急躁:「江玄,不好了!」
「發生什麼事?」一聽見張灥的話,他已經坐直了,眼中猛然透出凶惡:「老師呢?」
「我們過來搜查紅心女王,在電梯裡發現兇殺現場;」張灥一句話就把兩個最致命的關鍵字都給包了進去,更別提接下來的話:「隊長本來在檢查現場,但是電梯突然啟動了,人被帶走了、現在下落不明!」
聽見這件事,江玄一口呼吸卡在喉嚨裡。
紅心女王、電梯……他們是什麼原因才會想直搗藤雅老窩的!?
一聽張灥的敘述,江玄立刻就知道老師被帶去的是什麼地方。
記憶中瞬間閃出的黑暗電梯井、以及染滿人血的致命洞口,一切都還歷歷在目,江玄瞪著手錶上的投影幕,剎那間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三年前,自己好不容易找出了藤雅的藏身處,卻沒想到戒備森嚴,狹窄的爬道與陷阱,甚至是軍用的自動機械都有。
如今,文凌燕獨自進入那塊領域,她真的能平安回來嗎?
江玄非常清楚她的能耐,卻也因此更加憂慮。
「可惡!」低吼一聲,他抬手壓了一下頸側的紗布,底下傳來的刺痛更加令人煩躁:「如果我沒有受這個傷……!」
「嗡……」身旁傳來細微聲響,心理測定儀的指針開始向後退了。
「嘖!」向那東西瞪了一眼,江玄轉回目光,對張灥道:「讓我看現場。」
「了解。」對面應聲,很快的便是一道光幕展開來,江玄一見,目光便冷了下去。

張灥拍攝的正是一個空空如也的電梯井,外頭的門已經被隊員們撬開了,但裡頭不見車廂,僅能直接看到水泥牆與條條分明的管線。
「這裡是一樓,」說著張灥正要向後退一步讓江玄看見牆上的樓層編號,卻被一口叫停;「拍電梯門和地面接觸的地方。」江玄說,眼神迅速在門框周圍掃過。
張灥立刻踏出腳步,同時旁邊傳來聲音,「跟老江聯絡了嗎?」「他小子能動啊?」「靠,他又不是癱了……」
「別扯我的事。」江玄低低的一聲,只聽旁邊的幾個隊員一下就安靜了。
「……他們擔心你,當然也擔心隊長。」再次有人開口,聲音傳到江玄這兒來,王藍嵐的語氣平靜中也有些許緊繃:「學弟,冷靜點。」
「我很冷靜。」低語,江玄看著傳來的影像靠近了自己要看的地方,便也不再跟學長多說什麼,仔細看了起來——當看見了細微的腐蝕時,便已經完全確定了。
「怎麼樣,找到了什麼嗎?」張灥緊張的問。
「找到了。」回答道,江玄這句話一出,便看見一隻手進入視野之內,王藍嵐伸手靠近,卻忽然停了下來:「……門底下被破壞了,這個是……」
「硫酸造成氧化。」江玄一口說出答案,便聽見張灥微微抽了一口氣:「瘋了麼,居然在電梯裡釋放硫酸……」
「怎麼回事,紅心女王的電梯……根本是毒氣室啊。」王藍嵐也愕然。
卻只有不在現場的江玄知道,「在電梯裡灌毒氣」,這並不是一個殺人的手段,而只是威脅……被腐蝕的位置僅有靠近地面的幾公分,並沒有再向上過去,對方是將文凌燕逼出了電梯外,到電梯的頂蓋上。

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張灥與王藍嵐後,他們不禁啞然——「所以,對方一開始就是衝隊長來的嗎?」訝訝開口,張灥問道:「為什麼?」
「因為你們在調查,擒賊先擒王。」冷冷的,江玄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講得有多麼不客氣,只是繼續說道:「但是是不得已的,老師被綁走是因為沒辦法用低調的手段處理……從幾個小時之前,藤雅就忙著殺別人,他沒心力親自處理。」
「先不談這個,要怎麼樣才能救隊長?」王藍嵐冷靜打斷他的話,直接問。
「……。」江玄坐在病床上,沉默了。

察覺到他的壓抑,另一頭也倏然靜了下來。
「……不是吧……」張灥低低的聲音響起,透出一股不敢置信:「不是吧?」
「我知道她在哪裡,我知道要怎麼找到她。」聲音冰冷,江玄再次抬起手,狠狠按住自己被撕開過的脖子:「但是,只能一個人去。」
「為什麼?」王藍嵐問,聲音依舊努力維持著冷靜,卻透出了一絲動搖。
「裡面的通道只能趴著前進,只要多一個人就是累贅。」回答得也乾脆,江玄說的清楚明白:「三年之前,我進去過一次,和楊慶他們一起。」
「後來……」王藍嵐張大眼,他記得那個學弟,原本是江玄的同學……
「就有了現在的第二隊。」江玄回應的冷酷:「現在我們沒有能力進行營救任務,蒐集完資料後就撤回,由高層組織特殊小組來救人。」
「但是……!」張灥的話沒繼續說,身為一個警員,他難以接受這樣的決定;但同時也完全清楚,副隊長下達的指示,他不僅必須遵守、理性也確實認同。

「撤退。」江玄再次說道,看著本來拍攝著電梯門口的影像終於開始移動,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存在於病房中,冰冷的消毒水氣味充斥胸中,在黑夜裡擴散開來。
江玄很清楚,在這一句撤退之後,一切的責任就在他肩上。無論文凌燕是死是活,現在的他們都束手無策。
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求援,並且……想辦法讓藤雅把人吐出來。
這倒不成問題……江玄瞇起眼睛,想起了那個操縱「白暮」的東西,心臟冷冷的鼓動著。
藤雅既然敢用,顯然是沒有察覺踩中自己的套了,那麼文凌燕能平安歸來的機率也會更加提升。

「銀色間諜,之後只能再用一次吧……。」低語評估,他注視著投影幕,而就在張灥遠離電梯到第五步時,嗡嗡的震動響了起來。
——電梯開始降下來了。
-
-
-
-
於第151章公布的《江玄角色圖》被我拿去修改了,在此通知各位一下,再次瀏覽時會變成只是修改通知的照片。
修改完畢之後,將會立刻貼出,順便也會通知大家來看玄米茶到底長得是圓是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