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抽卡

本章節 2037 字
更新于: 2019-01-25
「嘿,老大。」踏著開心的步伐晃了過來,因泰倫表現得像是迎接朋友的大狗一樣歡樂,馬尾在白西裝後搖動,隨著腳步一跳一跳。
他手裡拿著一個茶杯,是之前《惡魔城》慶祝更新時發送的傢俱贈品,江玄能嗅到裡頭傳來的茶葉香氣——這傢伙又擅自把自己倉庫的東西拿出來了。
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因泰倫就把裝滿熱茶的陶杯遞了過來:「辛苦啦!」
「……。」眨了眨眼,江玄最後還是把想指正他亂拿東西的話給抹去了,只是伸手接過熱騰騰的茶杯:「謝謝。」
因泰倫站在原地,張大眼睛注視著他拿起茶杯,送到嘴邊後,才又開口:「老大,那個啊……那是誰?」
「嗯?」江玄困惑了一聲。湧進唇間的熱茶氣息極好,應該是高品質的珠露烏龍茶,只是顯然因泰倫不太懂要怎麼處理,沒能讓茶葉的特質完全發揮。
……跑題了。拉回因為茶香而放鬆的精神,江玄順著因泰倫小心向身後比去的手指看,隨即便看見了一道藍色的影子正慢慢地向這裡滑行過來。

「這兒是我頭一次見到的地方。」輕聲道,蛇郎君緩慢挺起身軀,優雅地立在遊獵之狼背後:「全然陌生的感覺,也不錯……」
「因泰倫,這位是蛇郎君,接下來也將和我們一起行動。」飲下口中茶水,江玄開口,踏出一步到二人中間,熟練的說明彼此身份:「蛇郎君,這位是因泰倫,是我的保鏢。」
基於習慣,他差點將一句「服從前輩,照顧後輩」給說出口,還好及時收住了。
先不提這兩個人的年齡差距,因泰倫肯定也能很好的和他相處。
而遊獵之狼也沒有讓他失望,「原來是新夥伴,你好啊!」哦了一聲,他便露出了開朗的笑容,立刻沒了之前的警戒和懷疑,伸出友善之手。
「你好。」蛇郎君歪了歪頭,看著因泰倫的手,之後才有些不確定般的伸手,小孩子似的回握了一下。
……說起來,燈籠村的背景似乎是不是用握手做打招呼的方式,江玄回想了一下。
也就是說,蛇郎君正在學習因泰倫的表達方式?
他察覺一件事情,這遊戲的NPC,似乎是能學習的。
至於這是好是壞,還得再觀察一陣子。

在確認一狼一蛇不會有什麼問題之後,江玄放著他們自己去把倉庫裡的所有東西搬出來玩、甚至乾脆把背包裡的武器和道具也隨便他們翻去,逕自走向了烏鴉夫人的占卜桌。
上一次在《盜賊都市》取得勝利,這張奢華的黑色方桌便作為首勝的獎勵,在這兒放置著了。
而如今,它也終於要再一次因為勝利而使用——鑲嵌於桌邊的寶石靜靜閃動光芒,映出江玄的身影,在淡金桌巾上頭,幾張紙牌散落著,上頭繪著紅火燈籠。
勝者的獎勵是抽取技能或NPC永久保存,然而自己在《燈籠村》中不可能獲得任何技能、而蛇郎君也已經確認加入自己的麾下了,這些牌卡中究竟有什麼的存在,江玄並不確定。
但是很有可能……會是神官、甚至是大百足。
要說交流與交戰最多次的,大概就是他們之中的一個了。
江玄伸手觸碰上最靠近自己的一張紙牌,只聽一聲細微的「滋」,剩餘的其他幾張都在瞬間起火、消失。
仍停留在自己手指下的那張牌,輕輕顫了一下,飛竄上半空。
「……啊?」當紙牌破碎時,江玄愕了一下,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小巧的身影——

【您獲得了新夥伴——"瑯嬌靈貓"!】
【來自燈籠村的妖怪瑯嬌靈貓,即使身為妖怪也擁有數一數二的偵查與偽裝能力,喜好安靜的祂對於自己的地盤極為注重,在燈籠村中擁有專屬的屋頂曬太陽。請注意,貓並不能攝取過量的魚與牛奶。】
【此NPC將可以在幻想、異域地圖中使用,無法進入現代、NPC限制地圖】

蘭花斑紋的虎斑貓身影在半空中晃動,一道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後慢慢搖擺,一綠一藍的雙眼充滿警戒。
「是祂啊。」江玄低語,他確實沒有想到,這頭虎斑貓在開局時曾幫助過自己、也一起走過一段路,但是在那之後的情況越發混亂,不禁就給忘了。
收起了卡牌,他左右張望了一下,並沒有見到瑯嬌靈貓的身影,也許是要重新上線時才會看見吧。
而這一看,倒是看見了蛇郎君已經拿起茶壺,一步步地開始指導因泰倫要怎麼樣泡好茶。
眼見這個狀況,江玄也放心了些,至少以後的茶水品質有保障了。

自醫療用沉浸艙中醒來的時間,正好是夜晚七點正,窗簾的縫隙間隱約透出城市夜燈。
開始遊戲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多,這一局花費的時間比之前都要多。
扶著病床邊的護欄,江玄慢慢坐起身,感受到現實世界中身體的倦怠感——應該是因為躺了整整一個下午的關係。
手腕上,點滴與紙膠帶仍維持在原位,透明的液體正慢慢注入到自己的血管中。
而在頸側,被縫合的血肉隨自己的動作感到拉扯,微微發癢。
江玄壓抑下想抬手抓癢的念頭,轉頭去看身旁那堆儀器的狀態,特別是心理測定儀。
那台儀器仍冷冷的被放在桌上,收音機似的殼子上展示著指針,如今仍穩穩壓在「完善」的區域,沒有一點偏移。
精神狀況顯然沒有問題,江玄抬起戴著智慧錶的手腕,撥打出了電話。
「您撥打的號碼忙碌中,請稍後……」溫和的女聲響起,在僅有一人的病房中迴盪。
「……。」江玄沉默,五分鐘之後再又撥出一次,但回應自己仍是那聲音:「您撥打的號碼忙碌中……」
「怎麼回事?」終於皺起眉頭,江玄看著手錶投影出的畫面,低語:「老師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