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結束燈籠村

本章節 2924 字
更新于: 2019-01-25
夜風中響起細微的悶哼。
即使對手在附身後變成了渾身帶刺的傢伙,江玄仍秉持極其快速的速度出手,在兩分鐘之內就割斷了他的喉嚨。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薩爾漢堡包》!】

【小隊《臨時組隊》取得了這場戰爭的勝利!】
【贏家將可獲得一次抽取技能或同伴的機會!】
【該獎勵將在你回到自己的空間中時進行結算】
【是否現在結束本局遊戲?】
【是/否】

系統的金色文字跳了出來,在難度較高的組隊模式裡,字體周圍甚至放起了煙火。
但即使如此,在這一局遊戲獲得勝利的瞬間,江玄連一丁點的愉快都沒有感受到。
僅僅是理所當然。
打開小隊通訊,他再次聯繫到童心未眠。
「應該可以下線了,妳試一下。」他說,同時將自己的「是/否」選項選擇了「否」。
對面安靜了一會兒,隨後才發出了小小的聲音:「……我知道了。」那女孩聽起來虛弱無比,並且滿含悲傷。
「……現在外面的時間應該在六點左右。」對於她的情緒,江玄沒有任何方式紓解,他向來不是擅長這種事情的人,只是繼續以平穩的聲調說道:「下線之後就盡快離開公司,不要搭電梯,走樓梯。到公安局去找一個叫文凌燕的人,她會幫妳。」
另一頭回應的話聲很小,但至少江玄聽到了肯定的答覆。
過了幾秒之後,

【小隊成員《童心未眠》已下線!】

字幕打在了眼前,江玄任由它自動消失,在燈籠村夜下邁出步伐,遠遠眺望著仍未燒盡的大百足火光,開始返回遊廓方向。
如今童心未眠已經下線、其他玩家被自己全數殺死,江玄是唯一仍停留在燈籠村中的人。至於可能由人類扮演的NPC基本也不可能在遊戲勝負已分的時候還停留,他並不擔心突然又被什麼東西襲擊。
至於白暮……應該說是白暮的遊戲角色。
在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自己用貓頭將它逼入「瘋狂」狀態的時候,在那之後江玄就沒有再特別關注過了。
在《惡魔城》的設定之中,玩家若陷入瘋狂狀態的話,會在短時間內自殘而死;白暮的角色即使被江玄數次重傷也仍能繼續戰鬥,唯一的方式也只有讓它自己搞死自己了。
而這件事之所以沒有跳出任何系統提示,而是就這麼默默的消失了,也是因為那個白暮完全是非正常結束遊戲的。

江玄的腳步不快不慢,不過在略小的村子裡,回到遊廓也不過是十分鐘的事情。
藍色的火焰中,大百足的軀體已經只剩下最後的幾塊殼子,空氣中瀰漫著焦臭。
在苟延殘喘的餘火旁,蛇郎君盤尾坐在原地,手上仍拿著那封紙信,目光倒是望著原本童心未眠和遊女所在的位置,那兒現在已經是一塊空空如也的灰燼堆。
「……。」用尾尖輕輕一指,祂張口說話,看來有些不知所措,但隨即又想起江玄現在聽不見,表情露出些許尷尬。
「沒關係,我知道她們去哪裡。」搖頭,江玄大概能看出祂要表達什麼;隨後他便轉變了話題:「你的信看完了嗎?」
完成這個任務,將這條Boss級別的妖怪收入麾下,這就是江玄仍選擇待在遊戲中的目的。
開始玩《惡魔城》的初衷依舊不變,尋找線索而找出仍在藤雅綁架下的人。為了達成這一點,勝利是必須的,他自然也得盡可能取得任何強力的武器及NPC。
聽見他的問句,蛇郎君頓了一下,點點頭,將那封紙信折了折,慎重地放進衣袖裡。
「非常感謝」,祂的口型是這樣說的,表情卻還有一絲遲疑。祂眨了眨蛇眼,意識到現在這樣實在是溝通不良,便再次抬起了尾巴,流利地在灰燼中書寫出文字。
江玄走到祂身邊去看,只見細緻而不失韻味的潦草文字在火堆旁流暢完成了——
「非常感謝你帶來這封信,令我能將許多模糊的事情都再回想起來。」
「只由於我自己的希望,還有一件事情盼你幫助。」
「若你曾經見過紀錄我等守護者及大百足事蹟的文物,還請帶我一見。」

閱讀完這段文字的同時,第二階段任務的文本也在江玄眼前浮現:

【觸發招募任務II"懷念往事之心"】
【僅剩最後的遺憾,蛇郎君請你為祂尋找到紀錄過四位守護者及妖怪大百足的東西,祂不曾明說緣由,也許只是出於懷念。】
【只有人事已非,才會令人感到珍貴。】
【帶領蛇郎君看到同時紀錄"守護者及大百足"的物品:0/1】
【任務獎勵:NPC"蛇郎君"】

不得不說,初次看到這個任務要要求時,江玄是皺眉的,這個要求看似判定界線很模糊而有種簡單的感覺,但是以實際情況為考量的話……現在的燈籠村,在被火焰席捲過一輪後,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應該說,除了遊廓木宅本身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而宅子其實也已經不成原樣,在大百足追著自己衝出來時,就已經被生生壓垮了。
但江玄同時也感到一絲慶幸,自己曾經要求蛇郎君用祂操控火焰的力量守護遊廓本體不受焚燒。
而那股力量即使是後來祂燒燬大百足之時,也持續運作著,遊廓的樑柱樓廊雖然都被壓成碎片,卻也不至於灰飛煙滅。
——那扇門也一樣。

「我知道了。」二話不說便站起了身,江玄走向木石堆,再次以斷得不成原型的極樂柱為中心,尋找自己曾經去過的三樓走廊殘骸。
蛇郎君看著他的行動,默默地跟了上來,蛇身移動在灰燼裡,畫出一條條紋路。
很快的,江玄就找到了——它就躺在大百足即將燒盡的尾鬚旁,雖然被狠狠的對折、並且撕破了一大塊,卻仍然能攤平成原狀。
將紙門周圍清理出一塊平坦的地面,江玄在蛇郎君的注視下,慎重張開了破爛的紙面。
沾滿戰爭餘燼的圖畫再次呈現於眼前,如今並不是在陰暗的樓房中窺視一角,而是在明朗的月光中注視,江玄也終於第一次、見識到它的全貌。
——正如同他的猜測。

經受過摧殘的遊廓紙門繪淒慘破爛,上頭的顏料已經被抹得有些糊,但仍能看出描繪的輪廓,妖怪的身形靈動細膩,百鬼夜行圍繞在主位的四頭大妖怪身旁——墓坑鳥、魔尾蛇、九尾狐、蛇郎君,姿態傲然,身下黑影如水,那黑水如今不再蠢動,只是單純的影子罷了。
而在無數妖怪身後,佔據了整片天空與空隙,江玄曾經以為是竹林背景的紋路,那些一道道的竹節,在月光的照耀下,終於能完全收入眼底,正是大百足的長長軀體。
「……。」蛇郎君安靜地立在他身旁,不發一語。
江玄也注視著這張紙門,不過他並沒有像身旁的蛇妖一樣沉入什麼回憶中。對祂來說,這張紙門也許就如同小時候的一張合照一樣,能令人回想起過往記憶,但對江玄來說,僅僅是藝術品、以及遊戲的線索罷了。

不過,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後,蛇郎君的身子動了動。
轉過身,祂向江玄輕輕一點頭。
「謝謝你」三個字,以口型說出的同時,蛇尾也在餘燼中寫出文字:「這樣,我便沒有遺憾了。」
江玄正看見這句話,便感受到手背一陣細微的疼,抬手一看,只見暗藍的紋路慢慢浮現出來,刻印出一枚艷麗的蛇眼。

【完成任務:"懷念過往之人"】
【帶領蛇郎君看到同時紀錄"守護者及大百足"的物品1/1:已達成】
【你解鎖了新成就"老古董"】
【獲得獎勵:NPC"蛇郎君"】

看見這道訊息,江玄閉上眼睛,呼出一口氣。
張開眼,他喚出列表、選擇結束這局遊戲——而這次毫無延遲的,眼前村落瞬間消失,給予黑暗。
下一刻,熟悉的紫色空間再度出現在眼前,正是他的個人空間。
「老大,歡迎回來啊!」遠遠的,因泰倫的聲音傳來。

看著眼前的景象,江玄嘆了一口氣。
《燈籠村》裡的遊戲,終於結束了。

-
-
-
-
試著畫了一下所謂的蛇眼圖騰。
結果變成蛇+眼了……也不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