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無題

本章節 1397 字
更新于: 2019-01-22
原先曾經做過了最糟的打算,如果恩古盧處刑刀不能殺傷大百足的話,江玄也打算自己出手;但在靠近的剎那他就看到童心未眠舉起了彎刀,一把揮向蟲王的眼眶,直接捅了進去。
斬首之後,只見遮天蔽月的藍火襲擊而來,吞噬了蜈蚣的頭顱與身軀,轉眼之間就將它們焚燒殆盡。
「……那是什麼……?」被江玄抱在胸前,童心未眠訝訝的抬眼,問著。
被大百足的嘶吼震傷,「耳聾」的負面狀態仍然保持著,但童心未眠使用的似乎是小隊通訊,以意念傳達到江玄腦中。
「我不清楚。」答得簡潔,江玄也仰望著那火焰與藍天,眼中不掩訝異:「蛇郎君……這麼強嗎?」
只是一個區域Boss而已,就已經擁有這樣的戰鬥力了;反觀大百足……似乎除了大以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胸前的童心未眠咳了兩聲,幸好沒有咳出什麼血液或內臟,搖搖頭:「有一份廣告宣傳標題是『壓倒性的戰力』,不過通常這種高戰力的NPC能帶入的地圖很少……」「行了,妳先乖乖待著。」江玄瞥了他一眼。

半空中的大百足頭顱化為飛灰,消逝於藍火中,倒在地面的軀幹也慢慢地停止了抽搐,最終在火焰中靜靜臥倒過去,再也引不起任何震顫。
江玄抱著女孩稍稍退開,雙眼卻望著眼前的藍焰焚燒,那色調並不如之前自己燒了整個燈籠村的鬼火般詭譎暗沉,而是極為明亮而耀眼的亮藍。
在燒燬大百足的軀體之後,覆蓋天空的藍色火焰也終於慢慢消散開,露出後面的夜空。
淡金的月光灑了下來。
「啊。」童心未眠張大眼,發出小小的聲音:「變回去了……」
深沉的黑夜裡,皎潔的月色猶如經過洗禮,連最後一滴血紅都不存在,取而代之是冰雪般的白金色調,閃耀著光芒,冉動於夜中。
從百鬼夜行開始的赤紅之月,終於在此迎來完結。

從空中慢慢降了下來,蛇郎君的身旁掀動微小的風,落在江玄身旁不遠,走向大百足仍被燒得劈啪作響的身軀,慢慢蜷起蛇身坐下了,看來是打算在這兒等待到那頭大妖怪被完全化為灰燼。
跟著他一同飄落地面的還有一個半透明的氣團,裡面躺著的是一個少女,江玄一眼便認出那是童心未眠手下的遊女,而女孩也在一看見的剎那就動了一下:「她……」
「應該沒事。」江玄答覆道,邁開腳步——他也有事情要找蛇郎君。

對於很快走向自己的腳步,蛇妖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默默解除了守在遊女身旁的結界,將她遍體鱗傷的身體放置在地面上。
童心未眠拍了拍江玄,讓他放下自己,很快蹲到了她的身旁:「妳……妳還好嗎?」
老虎的尾巴微微抽動,遊女張開眼睛,看見眼前女孩的表情,虛弱的哼笑一聲:「沒事……我沒有那麼容易死。」
「嗯,她的傷勢其實都還好。」蛇郎君那兒幽幽飄來一句。
「看吧。」遊女笑了笑,舉起已經逐漸癒合起來的指尖給童心未眠看:「我可是連手臂被砍斷都還能再生的,這種程度的……沒有問題。」
「我有點擔心……」童心未眠小聲道。
「……。」只再看了一眼兩個女性之間的交談,江玄便轉過身,走向蛇郎君。

藍色的蛇身優雅地盤起,這名妖怪曾經在遊廓中露出迷茫的神情,在已經甦醒的現在,凝視火焰的目光淡然,曈眸中映著瑩瑩光芒。
江玄在他身旁坐下了,中間隔著一段距離。
「你的東西。」開口便直奔主題,江玄的聲音因為耳聾的效果而有些模糊;他伸出手,將一封紙軸遞了過去。
「……。」蛇郎君看了他一眼,口型動了動,貌似是在問「你沒事嗎」。
江玄聳肩,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只見蛇妖也無奈的攤了下手,似乎是表示自己愛莫能助。
隨後,他接過了江玄手中的紙信,默默地展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