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流星

本章節 1794 字
更新于: 2019-01-21
「我……記得你。」小聲的,蛇郎君終於開口了,直視著眼前血紅的蟲眼。
「……嘶嗚嗚嗚……」迎著祂的目光,大百足發出低沉的聲音,驟然撲出!
身形瞬間閃動,祂竄入雲中再落下,輕快自大百足的口邊飛掠而過。
「天走九誅,風鳴聽令。」低語,蛇郎君藍色的眼中亮著瑩光,極美的面孔如神靈,絲綢衣裳迎風飛翻,巨大的蛇尾騰於雲霧之上,盤動著映照月光——那血色的光照於其上,卻散發出藍鱗的動人光芒。
大百足暴咬過身旁掀起狂風,卻被蛇郎君早一步揚起的快風給抵消,蛇尾如游龍甩動,猛一抽打在祂的臉上,瞬間迸出青藍火花。
「……風鳴。」再次掀起風雲,蛇郎君翻轉於天空,注視著天下亂象。
眼前的景象逐漸向腦內貼合,彷彿冰涼的蛇舌包覆於指尖般,帶來一絲絲戰慄。
多麼相像,這染血的天空,燒焦的大地,佇立眼前那曾經擁有深沉睿智與溫柔的生命……
如今只剩下嗜血的殘暴。

「……唔、咳……」身後傳來掙扎的聲音,蛇郎君微微舉起尾巴,探了過去,原來是那位被自己以結界護著的少女,正吐出一口血。
如今她正與自己一同飄浮在半空中,身上仍殘存著老虎的部位。
他並不確定她為什麼會在這兒,但看她十指的傷……指甲都已經破爛得近乎凋落,再想起剛才聽見呼喚自己的聲音,卻理解了某個難以置信的事情。
「人類……想幫忙我們?」輕聲呢喃,蛇郎君注視著大百足、與祂身下的大地,微微歪頭。

藍色的蛇眼慢慢瞇起來,祂的神情開始轉變,至此,祂才終於緩慢地從長久的沉睡中甦醒。
「原來如此……」挺立於空中,蛇郎君低語著,舉起雙掌,再次看見那道粗糙恐怖的傷疤,但這一次,祂已經完全想起來這從何而來:「我想起來了。」
風在半空中掀起,倏然吹開雲霧,月光照耀大地,浸浴一切於鮮紅中。
轉動手腕,蛇郎君猛然推手,暴風瞬間轟出,竟直接將迎面撲來的大百足給向後打翻出去!
「嘶嗚嗚嗚嗚嗚——!」發出尖銳的叫聲,巨大的蟲子猛力一扭,昂首再次暴衝而起。
「這裡不是我該存在的地方……」低語著風鳴之術,祂在大百足掙扎著爬起來的剎那、再次打出強悍的風壓:「也不是你該存在的地方!」
「倒下吧……」冰冷的嘶鳴在夜中震動,被風傳遞進蟲王的耳中:「倒下吧,回歸吧,沉睡吧,最後……」
祂看見,在大地上的小小一角,有道黑影動了起來——那是曾有一面之緣的那男人,如今正帶著滿面的笑容,飛快的奔跑起來;他的懷裡抱著一個女孩,銀白色的髮在風中飄動,恍如流星直射大百足的頭顱。

「我想起來了……」很輕很輕的聲音飄散在月光中,在蛇眼之中的景色開始變得恍惚而緩慢:「那時候,我們真的很努力呢……」
祂看見那道流星的光芒,那是閃動黑色的刀光,橫亙地面而去,殺意與愛意、絕望與希望、黑色與白色、渺小與巨大——他們素未相識,但那身姿卻擁有那股意志,深深烙印於古老妖怪的眼中。
「所以,你才會瘋了不是嗎?」呢喃的話語自天空落下,猶如雪花飄然降臨,蛇郎君俯視著大地上發生的一切,終於第一次露出笑容。
「但是,連人類都願意努力了,我們又有什麼理由?」
那抹笑容充斥溫柔,以及祭弔的哀傷。
剎那之間,黑色的流星輕輕撞上了大百足的頭顱,在祂的眼角擦出細小的火花。

那火花轉瞬即逝。

下一刻——「喀啦!」
開裂的聲響驟然響起,連綿不絕的碎裂開始層次轟鳴,光滑厚重的甲殼猛然扭轉、破碎、撕裂,彷彿被百萬把刀刃攪拌了起來——黑血迸出了縫隙!
無可阻擋的斷裂瞬間蔓延開來,襲向祂的身軀,甲殼猶如破碎的板塊開始墜落地面,砸出轟然巨響。
「嗚嗚嗚嗚嗚——」大百足發出恐怖的尖叫,帶著瀕死的瘋狂與恐懼。
猛一仰頭,一對爪足被甩上了天空,連帶黑色的體液噴濺而出。
那一刻,大百足的頭顱脫離了身體,飛向高空。

蛇郎君望著眼前,舉起了手掌,帶有醜陋傷疤的掌心正對著。
「最後我們還是會,」張開口,祂的眼中搖曳著柔軟的愛意:「完成你的願望啊。」
那聲音有淡淡的笑意,而後那張美麗的唇抿住了,再次張開,遞出灼熱空氣。

「呼——」

青藍色的火焰驟然噴出,瞬間橫掃天空,將那血月之夜吞噬,成為明亮的藍天——挾帶著驚人的高溫,直直撲向大百足的頭顱、與斷裂身軀。
「——轟!」

-
-
-
-
三百年前的故事,至今我將所有線索都已經放出了。
本來應該是由江玄在廢棄神社中呈現於各位眼前的,因為劇情進度需求而將那一段斬斷,之後若是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能在番外進行補全。
在那之前,若是各位讀者想先試著自己找出解答,當然也是沒問題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