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藍

本章節 1965 字
更新于: 2019-01-20
耳旁傳來呼嘯聲,江玄一歪頭,大百足的爪足自頸側掠過,勁風強烈彷彿火車疾駛而過。
在那重踏聲中,突然有模糊的聲音傳來:「你在做什麼?」
那是童心未眠的聲音,透過了小隊通訊傳來的,她肯定也看見提示了,那語氣急促,有著壓不住的慍怒。
大妖怪的身子猛然又一扭,看似要一口撲咬出去了;江玄迅速向後躍開,退出一段距離,腳步掀起飛灰。
「我在處理白暮這裡的問題。」瞇起眼,江玄抬頭盯住了高挺在夜空中的蜈蚣頭顱,冷靜地回答:「他的帳號被控制了,我剛剛把那東西處理掉。」
說著,他突然張大眼,在夜中有一抹刀光揮過,卻只在大百足的身上擦出了極為微弱的火花!
該不會這東西切不開吧?若是無法傷到祂的話,那童心未眠的技能就無法啟動了!
一陣緊張迅速竄升,江玄飛快地向戰場外撤去,搜索著蛇郎君的蹤跡,同時喚出了列表,嘗試著直接下線的可能——仍然不行,無論按了多少次,那張按鈕也毫無反應。
是藤雅鎖死了這局遊戲……江玄很清楚,而且可能不只是他和童心未眠被鎖住了,而是其他的玩家也一樣。
戰局至今已經看似無解,若是一般的遊戲玩家早就會自認倒楣退出了,但是系統仍未彈出他們的獲勝消息、甚至連只剩餘兩支小隊而強制開啟的全範圍掃描都沒有觸發,顯然還是有其他玩家被困在了裡面……
「麻煩了。」江玄抬首望著大百足肆虐,臉上的表情卻毫無困擾之意,甚至逐漸透出了一抹冰冷愉悅。
「剛剛有開啟技能嗎?」他問童心未眠,倒是聽見對面的聲音相當冷靜:「剛剛不是我,是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嗯了聲,江玄問道:「玩家嗎?」
在這情況下還敢衝出來打Boss的,是什麼人……
「應該不是,但是也有可能是已經開啟附身的玩家。」童心未眠的聲音持續傳來,同時江玄也看見又是一串火花在大百足的甲殼上迸出,這次更加甚至連那尖銳的聲音都傳到了地面,粗暴作響。
「是個全身都是藍色的男生,捏臉捏得很好看,應該花了很久時間……」她繼續說著,突然頓了一下,再次開口的時候,聲調完全變了,愕然:「這個人……是個Boss?」
「蛇郎君?」江玄恍然大悟,居然在那裡,怪不得自己找不到……「別對他動手,那是我正在招募的傢伙。」
他迅速叮囑,立刻就不再四處張望,飛快地繞過了正被虎妖與蛇妖圍攻、開始越發暴躁的大百足,預備與童心未眠會合:「我現在過去。」
「好,我……」回應的話音未落,江玄就看見不遠處的廢墟中,女孩正仰望著天空,專注無比。

幾個快步趕到童心未眠身邊,江玄剛要說什麼,卻手比嘴更快,即時抓住了她向旁閃開。
「嘶啦!」黑血撲天蓋地灑了下來,宛如驟雨暴打於地面;只晚了短短數秒,大百足終於發出了震怒的吼叫!
「嘶嗚嗚嗚嗚嗚——」強悍的音波猛然炸裂,江玄根本沒來得及躲避,直接將手掌緊緊拍在童心未眠的雙耳,下一刻劇烈的震動橫掃而來,將他們直接掃飛出去!
「……!」體內的傷口被瞬間迸開,江玄在那恐怖的尖叫中看見自己的嘴唇前猛然噴出一道血,觸感神經根本失去了感覺,聽覺被尖嘯淹沒,其餘的什麼全然聽不見!
被甩飛的景色突然停住了,江玄過了幾秒才意識到是撞上了什麼;再定睛一看,無數道鐵鍊猶如樹根般從背後飛射出去,直接插進了地面,拖行出一段距離才停下了這飛行。
「……。」江玄咳了一聲,眨眨眼,他認得那鎖鏈,看來童心未眠沒事啊……很好。
再一掃視周圍,灰燼已經不再被咆哮掀飛,本震動的大地也已然安定,想來大百足的第一次正式反擊招式已經結束了。
「……。」於是,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毫無意外的抹到一大片鮮血。
「嘖」——應該是發出了這個聲音,但江玄自己並沒能聽見,腦袋裡還嗡嗡作響,而且自己應該是聾了。

【負面狀態:耳聾】

伴隨他的想法,系統的提示也已經浮現於眼前。
一揮手讓它消散掉,江玄並未轉身去確認童心未眠的狀態,而是抬起頭,再次仰望天空。
嘴唇輕輕張闔著,一絲血液從中流下,那聲音微弱、且不甚標準,卻開始慢慢地乘著風,向上飄去。

「蛇郎君,我找到你的記憶了。」

「你們四個,很努力了。」

「讓祂低下頭,接下來……」

「我們會殺了祂。」

低語猶如爬蟲嘶鳴,遞出染血的雙唇,從無所畏懼的笑容中昇起,鬼魅般飄向夜空。
夜中,血月盛放,那色澤越發沉重,終於在這一刻將天地萬物浸成了鮮豔狂妄的赤紅。
暗黑的甲殼開始浸潤於血色中,蜈蚣的頭顱緩緩地仰起,也望向了月色,冰冷的蟲目中隱隱映動光芒。
在那彷彿萬刃不侵的甲冑上,卻有一道猙獰的裂口,黑色的體液正慢慢向外流。
忽然,那數顆蟲眼轉動了,從月光上移開,投向黑夜中。
黑暗與血色之中,有瑩藍的光芒慢慢亮了起來。

「喀啦……」夾動了毒牙,大百足彷彿在提出疑問,而那聲響驟然而止,因為無論是祂、或是對方,都已經完全回憶起了百年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

回應那停頓般,瑰麗猶如寶石的藍色光芒在剎那放射開來,氣勢逼人,竟逐漸將月光染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