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交手

本章節 1828 字
更新于: 2019-01-18
虎嘯於空中響徹,大百足轉動身軀帶起大地撼動,宛如終於甦醒的巨龍張口撲咬。
身旁的戰場極其險惡,無數的房屋開始被撕碎在蜈蚣的爪下,噴濺的磚石、倒插的斷竹、殘骸橫飛。
在如此的狀況下,對峙的二人卻毫無動搖,刀劍各持,鋒芒在血與黑夜中靜靜閃動著。
江玄注視著眼前的「白暮」。他身穿的是流浪武士般的服飾,手握怪刀,腳踩木屐,頸上圍繞著破碎般的圍巾——全都在滴著黑色的水珠,彷彿剛從墨水缸中爬出來,甚至連臉孔也都染成了墨黑。
曾經在自己眼前展現過的輕鬆明朗早已徹底消失,如今的白暮不過是個空殼罷了。
江玄望著他,心中也毫無波動,只是舉起了刀,瞬間起步,在妖怪的戰場中再次掀起廝殺!
「喀!」怪刀發出了卡住般的聲響,接下了白紳士匕首,武士的腳步向前一踩吃下這一擊,一收刀要將江玄拖近,卻沒想到對方猛然一腳就踹在胯上,頓時將人給踢飛一段距離,砸進遠處的廢墟中,下一刻大百足的蟲足轟然輾過,低沉刺耳的吼叫在猛虎的咆哮中震天動地。

「……技術也差了。」依然站在原地,踹出的那一腳還未收回,江玄冷目注視。
如果是真正的白暮……應該值得藤雅重視才對。
但是這個力量,似乎不對。和自己等著的東西不同。
他低低的嘖了一聲,甚至不曾檢查自己的刀刃是否染血,反手就要收回袖中:「藤雅沒有用它麼……」
瞬間,一聲金屬巨響鏘然迴盪,刀光閃過黑暗中,將甩過的大百足尾鬚斬斷,而那僅僅是揮飛的刀風!
「——!」江玄張大眼,琥珀的瞳孔中露出一抹怪異光芒,他直視前方、那被重重踏過的地方,下一刻便看見了黑色的身影翻身而起,周身隱約浮現出風暴般的細微波動。
眼前如此狀況,他也立即修正了自己的想法——被固定在角色臉上的笑容透出了一股恐怖的滿足:「逮到了啊……」
黑色的人影驟然轉頭,瞬間一道暴風直接撞上江玄,將他給摔飛出去,拍在一棵老松樹上;「咳……」一口血從喉嚨湧上來,江玄呸了一口,目光剛抬起就見他已經竄到眼前、一刀斬下!
白匕首猛力接住了這一斬,剎那間江玄感受到極度強大的力道狠狠推了過來,強悍的刀風橫掃過來,撕裂他背後的老樹,若不是江玄的數值過硬必然也會被一分為二。
刀鋒相對,江玄全然沒有與他僵持的打算,立刻反手彈開怪刀,一腳再度踹出,這次白暮卻已有防備,被彈開的手腕一翻硬是扭轉了方向,向江玄的腳削來!
突然響起啪地一聲,他愣了一下,沒想到這次擊中自己的竟是一個巴掌;而江玄根本就不打算再踹他一腳,一踏地面就向他身後竄了出去,迅疾猶如飛箭。
白暮迴身便追,卻未曾想到,轉過頭的瞬間,迎接他的竟是一張血盆大口——宛如詛咒般的技能直接在他眼前爆發,雄獅利牙在視野中一閃而過,下一刻就聽見血濺的聲音,江玄就在一步之遠,親眼見證從自己掌心迸發的猛獸直接撕裂開他的臉孔。

【小隊成員《玄米茶》攻擊了小隊成員《我不是白目》!】

【精神值 -3!】

「……減精神值嗎?」江玄微微挑眉,臉上巨大的笑透出陰鬱:「所以果然不能用一般手段殺了你……」
「吼呃……」只咬下短短幾秒,雄獅頭顱就發出了痛苦的叫聲,被怪刀自後腦插了進去,猛然挑起,甩到一邊。
「……。」白暮轉頭,黑色的雙眼直直盯著江玄,怪刀上滴著鮮血。那是雄獅的血,以及自他那張被撕去皮肉的臉孔流下的——已經只剩下了斷裂的肌肉與頭骨在外,看來恐怖駭人。
但受到如此傷害,小隊提示中卻只有精神值的損傷。
江玄微微弓身,下一刻猛然竄出,閃過白暮身旁,再次出手,甩出數顆猛獸頭顱,全都令牠們死死地咬進了他的身上。

【精神值- 3!】

【精神值 -3!】

【精神值- 3!】

皮肉、肌腱、骨頭斷裂的聲音響徹,黑色的水與血濺於當場,白暮一次次自那些利牙中殘存、江玄便再度進攻,這兒的戰場不如虎妖對峙大百足的撼天動地,卻更加兇殘——當虎頭咬斷了他的雙膝,讓白暮只能跪倒於地面,江玄也已經全然佔於優勢。
在猛獸的低吼中,他踏出一步,兩步,站立於倒在地上的武士身前。
「回去之後,把這段訊息告訴藤雅……」江玄俯視著他,暗褐目光鑲嵌在大大的笑容上,冰冷甚至有些嘲諷:「『火刑的傢伙找你報仇』。」
「……。」白暮仰視著他,純黑的眼中毫無感情,但江玄明白操縱著他的的「那個軟體」早已經將方才的一切都錄製完畢。
看著那張破碎的臉,江玄輕輕瞇起眼,將手掌舉了起來,遞到白暮的頭頂。
「去死吧。」吐出了詛咒般的聲音,數十顆虎頭崩落而下——

【小隊成員《玄米茶》攻擊了小隊成員《我不是白目》!】

【精神值- 3!】

【小隊成員《我不是白目》精神值歸0,陷入瘋狂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