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玩家

本章節 2130 字
更新于: 2019-01-17
「別做那種事比較好。」懶懶的打了個呵欠,藤雅揚起眼神,捧起了骨瓷的茶杯:「江警官很可怕的哦。」
「……你明明知道我很不喜歡聽這種話。」百足的眼光閃了閃,露出一絲兇惡:「我不能判斷你現在是真心在警告我,還是在煽動我去挑釁他。」
「我是真心的。」啜了一口熱咖啡,藤雅的目光收了回來,盯著茶杯裡:「我還在玩遊戲,我還能繼續跟他周旋。但是你不一樣。」
「我剩的命比你多好幾條。」百足一針見血地指出這件事,目光同時落到了桌上的水缸:「要說玩遊戲的話,我才是在玩的那個吧。」
「你是指橫版過關遊戲吧?」藤雅抬起眼神,望著挑高的白色天花板,嘴角勾了起來:「那個也特別容易死呀。」
「我又沒有被玩家操縱……」百足發出抗議,卻被立刻被他冰冷的聲音壓下。
「但你也不是玩家,懂嗎。」藤雅冷冷地的打斷他,暗綠的雙眼依然盯著天花板:「你若沒有被任何人控制,按照規定自由意志行動,那最多就是個最終Boss的定位罷了。」
「不管再怎麼強,最後還是會被打倒……」低語著,藤雅收回目光,再次喝起仍發熱的拿鐵:「那應該不是你要的結局。」
「……我不是玩家嗎?」百足懵了一下。
「玩家自始至終都只有兩個人。」藤雅淡淡地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問題是……你要不要當我的棋子?」抬起眼睛,他望向了百足,微笑:「還是說,你要照自己的意思行動?」
「你明白我是多強的玩家,而也知道你是多麼強悍的角色。」舉高了茶杯,藤雅將其一飲而盡,慢慢地舔淨了殘餘在唇角的咖啡:「所以,也該說清楚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百足的手停了一下,於是也乾脆地放下熱水壺,轉身面對藤雅而坐。
那一刻,只見冰冷的紅色光芒從他的眼中亮了起來,那竟是電子的燈光,在金色的瞳孔中綻放開來。
「當然,我很樂意談談……」低低的聲音從他張闔的嘴中吐出,平靜而毫無波動:「我對你為什麼留著我,非常感興趣。」
那話語傳遞到了藤雅的耳中,並且極其細微地、震動了桌上的水缸。
缸中,那顆大腦靜靜地漂浮著。

不知是否錯覺,血月的光芒越發盛大,連黑色的影子裡也逐漸染上了不祥的色澤。
江玄聽見了遊女對自己的評價,對其毫無感想——「那能算男人嗎」之類的,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如此責罵。雖然在虛擬世界、還是個NPC這樣罵確實是頭一遭。
迅速的翻過傾倒在地的牆面與樑柱,江玄的腳步沒有一點停頓,很快便靠近了被壓垮的遊廓,看見遍地散落的金銀珠寶,那些都是從樓梯上掉落的,大百足的降臨幾乎將此處全毀,即使是曾經奢華無比的極樂柱也難逃毀壞命運,被碾壓成碎片。
無視於這些不能帶出遊戲的東西,江玄以極樂柱原本的座落點為中心,開始向外搜索——如今大百足已經完全從黑水的「傳送門」之中脫離,尾部距離江玄極近,即使只是上頭兩道尾鬚也都粗於他的身子,而最靠近他的一枝爪足則更有房屋般的寬度。
這種怪物,是設計給地圖中所有玩家合作擊敗的,但現在……剩餘的玩家,哪怕是一起撲上去,肯定也不敵這東西,唯一的可能就在童心未眠的身上了。
那柄恩古盧處刑刀,或許能成功。最初,江玄在看見Boss戰提示的時候,便立即清楚,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而自己該做的事情就是——
一聲咆哮響起,江玄剛轉頭,就感覺地面猛力一晃,身旁那排大腳突然然動了起來,踏出轟然巨響;兩條尾鬚有如鞭子般掃了過來,他連忙一偏頭,驚險地閃過。
下一刻,便是蟲王慢慢張開嘴的喀啦聲,以及低沉的嘶鳴,竟然是要開始攻擊般的蓄勢。
「她們在做什麼?」江玄愕了一下,隨即又一個翻滾,即時避開用力甩下的尾鬚,眼見它真的像是鐵鞭一樣直接打碎了一根木柱,在想到那兩個女性的計畫之後也不禁皺了皺眉。
「……算了,能成功就好。」低語了聲,江玄根本也不打算插手,迅速的開始尋找自己的目標。
童心未眠的能力他是信任的,而自己將這責任交給她、獨自栽回來的原因也很簡單——他已經完成了蛇郎君所提出的任務,是時候該處理了。
……以及,他要找到白暮。

在回到竹林前,江玄曾經在遊廓中瞥見過一眼,從黑水中浮現的臉孔,那就是白暮——遊戲也如此判定,因此才能開通小隊通訊的功能。
但那也顯然不是本人。
江玄猜測過這個可能性,也猜到有可能會成真。
迴過身,他開始在廢墟中前進,閃避大百足越發劇烈的行動,在一次次的地震中穩住步伐,並且在黑夜中掃視著破損的瓦礫殘骸。
腳步走動著,踩在斷木碎石中,江玄卻也能感受到胸中有著冷冷的鼓動,源於一股理所當然。
因為在《燈籠村》開始之前,江玄便已經預想到,白暮會死在這一局遊戲之中。
身旁忽然炸起一團飛灰,刀光一閃,江玄避也不避,白紳士匕首瞬間就格了下來,電光火石之間彈開攻勢。
「……。」注視著眼前,江玄的目光中泛起陰暗,低語:「說人人到。」
在大百足肆虐的撼動之中,廢墟暗影浮現出了人影,身旁黑水滾動著,掀起無聲的波浪。
那男人手握奇異刀刃,踏浪而行,曾經笑容滿面的臉上,已經不見一絲表情。
黑色的雙眼冰冷,有剎那竟猶如江玄曾對峙過的、被花庭藤蔓給控制的人偶。
擋下了他的第一次襲擊,江玄眼看他被彈開了一步,卻又迅速地站穩了,微微瞇起眼睛,提問:「你是誰?」
「……。」有著白暮外貌的那人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只是再度舉起了怪刀,意圖襲來。
「算了。」放棄了問話,江玄握緊白紳士匕首,眼中冷冷地透出兇光:「那就讓你再死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