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遊女之虎

本章節 2648 字
更新于: 2019-01-16
【恩古盧處刑刀:近戰武器】
【等級:SS】
【使用需求:力量達到20,速度達到15】
【裝備效果:每次攻擊都將有機率觸發破甲效果,未觸發時該機率隨攻擊次數疊加,最高達到1/2,觸發後即重新計算;精神值每減少300,即觸發一次武器技能——處刑者之癲狂:以恩古盧處刑刀造成目標在頸部以上的傷口,即刻判定為斬首效果。目前觸發次數:0/3】

隨著心念轉動,武器的數值呈現於眼前,斬首技能的三次機會都已經蓄勢待發。
童心未眠抬頭看著大百足,只見這被定位成世界Boss的巨大妖怪正慢慢緩過來,開始吐出了低沉氣息。
「嘶——……」數道氣閥般的噴氣聲從半空中傳來,在夜空中震起嗡嗡共鳴,那是生長在蜈蚣身側的氣門所吐出的。
這頭怪物,僅是呼吸便足以令天空震盪。
「……。」遊女也抬頭看著大百足,表情有些發青,張了張嘴似乎要再辯駁什麼,卻過了幾秒就放棄,轉向童心未眠:「妳……我能幫妳什麼?」
她低頭問童心未眠,那女孩明明不比自己更加驍勇善戰多少,卻不知為何相當安定、甚至連那個男人都如此相信她。
那個男人……
遊女想起了江玄,厭惡的抽了抽尾巴。
他是很強,卻帶給自己一股打從心底而來的不信任與危險感。
像是面對沒有面容的猛獸一樣……
「唔。」察覺自己的分神,遊女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迅速將意識拉回來。
「我的目標是頭部……」童心未眠輕聲說,謹慎地看著大百足直入雲霄的身軀:「妳能幫我嗎?」
現在祂還未有任何動作,或許是因為現在沒有什麼玩家了吧?若是能就這樣子保持不動的話,無疑能更好地用偷襲方式一擊收拾祂。
而問題在於……要怎麼樣才能搆到祂的頭?
「頭……?」遊女愕然,張大眼睛向上望:「妳要到上面去嗎?我不……」她突然安靜了下來。
「怎麼了?」童心未眠問,蹙起了小小的眉頭。原本她所想的是像白月那樣,妖怪的力量直接體現於身上,到時候若是能具備老虎的體質優勢及利爪,應該是有可能沿著這幾乎是山陵的蜈蚣身子衝上去的……
「我能猜到妳在想什麼。」輕輕瞥了她一眼,遊女的眼眸旁有著暈染開的妝色,將那對貓兒般的眼映襯清晰,連同裡面動搖的水波:「那樣子太危險了,特別是……祂可能會突然動起來。」
說著,她彎下身,以驚人的柔韌度,將雙手的手掌給壓上地面,連掌心都平貼在積滿灰燼的土地上。
「但是,我必須上去,只有我能殺祂。」童心未眠說。
「妳不用上去,我去。」遊女說。

「只要讓妳能碰到祂的頭就好了吧?」這麼說著,四肢著地的女子身子微微一晃,迅速地開始變化,轉眼之間虎紋的皮毛覆上了身軀,骨骼竄動著重組,粗而銳利的犬齒暴出口腔,僅僅數秒就再度轉出童心未眠曾經交手過的那頭人虎怪獸。
只是這次相見,祂的目光澄澈,水藍之中毫無動搖。
看到這副姿態,童心未眠愣了一下:「妳該不是要……」
「我知道我的能耐在哪裡。」淡淡地回應,遊女之虎的尾尖輕抽著:「我會襲擊祂,讓祂低頭。之後就是妳的部分了。」
這樣子妳可能會死——童心未眠剛張開口,卻立即又吞回了這句話。
自己從未使用過「附身」的力量,硬是要上的話真的有可能會失敗。
先不提斬首技能雖然有三次機會,現在自己的精神值已經低於50,如果大百足再有任何動靜,很有可能會直接讓自己因為精神值歸零而出局。
機會其實只有一次,那就不該耗費在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爬上去這件事情上。
——專注於斬首。
「……嗯。」呼出一口氣,童心未眠看著身旁的猛虎,露出有些不安的笑容:「那就拜託妳了。」
藍眼睛的老虎發出低吼,縱身一躍!

沉浸艙裡發出沉重的叩咚一聲,讓坐在地上泡花茶的青年愣了一下。
「欸,不是吧?翹了?」百足邊給骨瓷茶壺注入熱水,邊轉頭去看放著沉浸艙的房間大門。
過沒幾秒,當熱水正好完全淹沒花茶紗袋時,那扇以書櫃作為偽裝的門也被慢慢推開來了。
「……你出來的時間比我想得還早啊……」盯著從裡頭晃出來的人,百足一看那表情就覺得不妙,思索了一下,舉起了空茶杯:「喝茶嗎?」
「我現在心情不好,會越喝越生氣呀。」尾音帶著一絲不悅的顫動,藤雅的臉上還是那愉快的笑容,眼中卻閃著陰光:「現在能安撫我的只有焦糖拿鐵而已。我要熱的。」
「我拿之前那個在遊樂園買的杯子喔。」從身旁拖出一包咖啡豆,百足伸長手,在一堆紙張下挖出一個黑色馬克杯,一翻過來就唔了一聲:「算了,都是灰塵……」
說著他隨手一扔,又用一疊資料紙將杯子給掩埋住了,拿起自己剛剛舉過的白色骨瓷杯:「我用這個泡給你吧,小狐狸別生氣了。」
「讓我生一下氣呀,我玩遊戲很少輸的。」不開心的嘆了一口氣,藤雅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椅上,雙腳搭上黑色的桌面,震得桌上水缸中波動一陣:「難得敗了一次,讓我沮喪沮喪,這可是很難得的經驗……」
「那你倒是別生這麼有自知之明的氣。」百足嘖了一聲,開始磨起咖啡豆,問道:「所以,剛才的收穫怎麼樣?」
「啊啊,一事無成。」聳聳肩,藤雅看見百足詫異的目光,惡意的勾了一下嘴角:「童小姐拒絕了我的邀請,不小心爆發了一下;本來想至少虐虐她好回復心情,就被江警官逮到了,然後……碰。」他指了指自己的頭側,目光冷冷的偏開:「意外的會疼呢,我以為瞬間就死了。」
「嘛,往好處想,至少你體驗了一次爆頭。」百足隨口回應,再次燒開了熱水,倒入濾紙中:「下次做遊戲的時候可以參考一下?」
藤雅卻沒有回應。
「……下次啊……」過了一段時間,百足才聽到了低低的呢喃:「我試試吧。」

「說起來,」看著熱騰騰被端到桌上的焦糖拿鐵,藤雅目送百足又愉快地坐回地上的雜物之間,眼裡露出一抹好奇:「我記得你說,有客人啊?杯子被我拿來用了,沒問題嗎?」
「沒事,這是對杯,還有一個給她用。」百足打了個呵欠,抬起眼睛,望向牆上的水泥洞口,對那深不見底的黑暗,笑說:「我可以直接用茶壺喝。」
「別把茶壺吃了。」藤雅嚴正聲明。
「我不用這材質。」涼涼的笑道,百足用指尖敲敲骨瓷,發出叮聲脆響:「我還是會挑嘴的。」
「把我的冰箱還給我。」藤雅哼聲道:「你明明就不需要連冷凍庫都吃了……」
「我以為這樣冷卻效率會比較好嘛。」百足笑得完全沒打算反省的樣子,不過眼看藤雅好像真的打算要開始計較這個了,他也連忙轉移話題:「話說小狐狸還記得一個人嗎?叫做文凌燕。」
「……嗯,記得呀。」像是有些意外會聽見這名字,藤雅微微挺直背,自辦公椅上投來目光:「你要招待的就是她?」
「是啊。」指了指水泥洞,百足看藤雅很快便了然的表情,便點點頭繼續說下去:「所以,小狐狸,我想問一下你的建議……」
「我要不要在茶裡下毒啊?」慢慢在茶杯裡注入泡好的花茶,百足凝視著帶粉色的茶水,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