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黃金之心

本章節 1858 字
更新于: 2019-01-15
震天動地的咆嘯襲捲天地,撼動眾人雙腳,連骨髓都瞬間嗡鳴顫動。
「蟲子!?」遊女渾身的貓毛都炸了起來,尖聲道。
她猛然扭過頭,抓住了童心未眠的手就要衝:「快逃!」
「別鬧了。」直接抓住了女孩的另一隻手掌,江玄一股力道竟能與虎妖的力氣抗衡。
「你在說什麼?」遊女氣急敗壞,指著大百足,在祂震天的嘶吼中怒鳴:「我們不可能跟那種東西對抗!」
她拉著童心未眠的手,卻愕然感覺對面竟像是一尊石頭般巍然不動——人類怎麼可能會有那個力道?
她並不知道,這完全是因為江玄作為一個玩家,數值的加成已經遠遠超越了人類之軀;而她當然也看不到在兩個玩家眼前彈出的系統提示:

【精神值 - 100!】

直面這條破出封印的妖魔,直接讓他們的精神值下降一大段,江玄知道自己還行,但是童心未眠的話……
「鬆手!」他直視遊女,在大百足沖天的撼動中咬著牙:「現在不管逃到哪裡去,都躲不掉的。」
「你……」「沒關係,放手。」至此,童心未眠才終於開了口,有些顫顫巍巍:「至少放手……好痛……」
「……啊。」「嗯。」聽到這話,兩人互相怒目了一眼,才慢慢放開手。
童心未眠低下頭,沉默地揉著手腕,剛才被扯得懸空的腳尖也再度站穩在搖晃的大地上,過了幾秒才抬起頭——江玄能看出她是在檢查自己的數值。
而,當她抬頭後,向他轉過頭來,眼中是冷靜的,透出對他的計畫的了然。
「有幾次?」江玄問。
「三次全滿了。」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童心未眠的表情透露出不安:「也就是說,只要再一點點,我就不行了。」
「到那時候我會想辦法。」江玄應允。
「到那時候就直接殺掉我比較好,同一隊也可以傷害彼此的。」童心未眠慎重的點頭。
「你們……你們在說什麼?」遊女愕了一下,問:「什麼殺不殺……?」
「沒什麼,我們之間的術語,我不會真的死掉。」童心未眠和江玄一起頓了一下,接著只見那小女孩抬起臉,對她露出笑容:「沒事的,很快就結束了。」
「很快就……?」遊女還沒能明白過來,就見那男人冷淡的目光掃了過來,卻是帶著笑容開口:「幫她。麻煩妳了。」
那聲音很平靜,在大百足的破土聲中微弱、卻清晰地傳進了她的耳中。
「……我,我當然會幫她!」開口,遊女大聲道:「但是你……」
「我幫不上忙。」冷酷的表態,江玄抬起頭,仰望著那條妖怪:「這個超出了我能處理的範圍。」
「那你還……!?」讓一個小女孩自己去處理?
遊女幾乎要發難,但此時,小小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低頭望去,她見到童心未眠的笑:「我可以的。」
「妳可以把力量借給我嗎?」她輕聲問,柔綠的眼中映著黑影與月光,裡頭盈著恐懼與悲傷,以及容納了它們的堅強。
那樣的眼神,令遊女愣住了。
「……好。」開口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輕聲呢喃。
冷淡的聲音響起:「那就交給妳了。」江玄朝童心未眠低語了幾句,迅速的轉過身,踏出步伐身影隱沒在倒下的碎片塵土中。

兩位女性目送著江玄消失在眼前,和心知肚明他到底去做什麼的童心未眠不同,遊女只能看出他竟是往已經被壓垮的遊廓木宅過去了。
「他要做什麼?」不解之中帶著憤怒,她再度發出像是野貓發怒般的嘶聲:「那能算男人嗎?」
「他有事情。」輕輕帶過,童心抬起頭,從表情看不出她的想法。
她能感覺到……江玄變了。
卻說不出來是哪裡。
自己向來對人心敏感,那是在不善與人交際的年紀就養成的能力,在入職之後便成為自己強大的後盾——也正是因為這能力,才會令藤雅選擇自己成為最初潛伏在江玄身旁的人。
「我對他說了很多謊……」童心未眠小聲的呢喃。
從相遇至提供的一切情報,全都是藤雅的指示。
他發現這點了嗎?
應該不會是藤雅親自說出去的吧?從江玄一見到他就直接開殺的舉動來看,應該是……
但如果是有其他的什麼線索呢……?甚至是,乾脆直接彈了一行字告訴了他?
童心未眠抿了抿唇,試圖把這種念頭給拋開來。
即使……即使江玄知道自己是騙他的,他還是救了自己啊。
宛如報恩、亦似贖罪,複雜的感情攪拌在心中,彷彿融化的黃金,逐漸發燙。

「妳……」遊女望著她的神情,張大眼。
那眼神平靜,微微上揚的嘴角卻不掩悲傷。
幼小的女孩抬頭望著巨大的蟲王,暗紅的衣襟上染過鮮血、染過淚水、染過烈焰的餘燼,骯髒卻襯出那人的高貴而美麗。
她抬起了手臂,猶如月光昇起似優美流暢,掌心翻轉的那刻,執住了一柄黑光。
蛇形刃用以割裂,彎鎌刀施予斬首,鎖鏈的聲音在月下奏響——恩古盧處刑刀映上血月,閃動起璀璨光芒,讚嘆著死亡與榮耀,並將這一切都賜與了它的女主人。
「……三次。」任由那光芒映在自己眼中,童心未眠握緊了那柄彎刀,它已為自己斷絕無數恐懼。
這次,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