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變回

本章節 1762 字
更新于: 2019-01-14
一聲野貓的嘶鳴突然響起:「離她遠一點!」
江玄根本沒吭一聲,一刀就揮了過去;「等一下……!」腳踝被用力一拉,童心未眠阻止他的方式毫無思考,兩條鎖鏈直接纏住江玄的腳踝,將人拉倒在地,摔進灰燼中。
沒有砍中任何人的白紳士匕首發出「噗唧」一聲,插進土裡。
「……啊……」童心未眠眨了眨眼,一下子慌了,連忙爬起身,要幫江玄解開腳上的鎖鏈:「對不起,我不是、我……」
「夠了。」低沉的聲調,江玄已經撐起身子,沾滿灰燼的臉上,琥珀色的眼瞳閃著陰光。
但他沒有多看童心未眠一眼,只是伸手去拔起了白匕首,在袖口抹了一下,收進了背包裡。
「……妳,」至此,他才終於轉頭,看向她:「妳不用道歉。」
童心未眠愣了一下,發現他的表情已經不一樣了。原本的戾氣正慢慢消失,眼中的凶狠也逐漸平緩了下來。
開始變回原本那個江玄。

急急的腳步聲響起,在童心未眠來得及說下一句話之前,一抹灰暗的身影擋到了她的身邊。
「妳沒事吧?」心急的問道,遊女聽起來緊繃且緊張,嘶啞著宛如經過一場惡戰。
江玄微微轉動目光,視線落在那個遊女的臉上——原來是她。
他本來一開始沒認出來這是誰,那女子渾身都是血液,蘸滿了灰燼,彷彿在血泥裡滾過一輪似的……而顯然,這些肯定不止是敵人的血。
而如今她握住了童心未眠的手,憂心的關切著,江玄也注意到了這遊女與之前的不同之處——鋒利的指甲、貓瞳的藍色眼珠、頭頂的虎斑耳朵與抽動著的尾巴……看來她就是童心未眠之前提過「附身」的妖怪了,不過她是貓還是虎?
他皺了皺眉,隨即也不打算深究。
「童心未眠……」江玄再次開口,只見遊女瞬間就將目光射了過來,裡頭滿是護主的兇猛:「你……!」
「他是我朋友。」一下子抓緊遊女的手掌,童心未眠看起來已經快又哭出來了:「你們不要……打起來……」
沒想到居然會引發這樣的反應,遊女嚇了一跳,連忙壓低了身子,本來蓄勢攻擊的氣勢完全沒了:「我、我想起來他是誰了,不會打起來……好嗎?不要怕……」
「……。」江玄沉默著,只是看著她們。他也已經不把遊女當作敵人來看了,不會打起來的。

只是,看著那女人渾身的血傷,江玄也想起來了別的事情,於是向童心未眠開口。
「剛剛我沒能注意妳,」有些遲緩的坐正了,江玄伸出手,探向自己被鎖鏈綁住的腳:「有受傷嗎?」
他指的是與藤雅對上時,失去餘裕的二人都下了狠手,全然沒能注意是否傷及旁人。
「……沒有。」小聲道,童心未眠的聲音還有些哽咽,卻仍伸手,努力地替江玄解開了腳上的鎖鏈:「謝謝你救我。」
「嗯。」江玄應了一聲,想起了什麼,眼神有些黯淡。
童心未眠看見了那表情,輕輕垂下頭。

打破沉默的是遊女,只聽得她說了一句:「那是什麼聲音?」
「……什麼?」童心未眠抬起頭,困惑的看著她。
虎斑貓的耳朵抽動著,轉向遊廓的方向,接著她的鼻子也迅速抽了抽:「水的聲音,還有……這是什麼味道?土……?」
江玄突然站了起來,剛被解開的鎖鏈鐺鋃落地——他忘了。
「怎麼了?」童心未眠也立即緊張了起來,問。
「再試一次能不能下線。」江玄低語,將目光投向了遊廓的二樓,裡頭仍是一片黑暗,甚至越發深沉。
「如果不能的話……我們得處理完這個才能想辦法了。」他瞇起眼睛,身體再次為了迎接戰鬥而緊繃。
「那是什麼?」遊女瞇起眼睛,發出疑問。
下一刻,鮮紅的大字在兩個玩家的眼前彈出,伴隨大量黑水噴飛遊廓屋頂,撕裂夜空。

【《燈籠村》Boss.大百足】
【該Boss為世界Boss,所有玩家皆可參與討伐】

【完成前置任務,開始Boss戰——"飢餓的蟲王"】
【被鎮壓於古神社之下的妖怪.大百足,在封印被毀的現在終於甦醒,回歸世界。】
【對於釋放自己的人,祂自然心懷感恩,但是現在更重要的是——祂餓了,已經餓了數百年。】
【傳說中,大百足食飛龍,吞瑞獸,但是現在……祂不挑嘴。】

「還是不能下線……」童心未眠的聲音有些發抖,她再抬起眼睛,望向眼前衝破雲霄的異象:「那個是……」
「我被擺了一道。」江玄承認,面色冰冷,直勾勾地注視著那團黑水:「沒有想到祂能跟過來……」
「我不知道那玩意是什麼,但是……」遊女壓平了耳朵,聲音自牙縫中嘶嘶吐出:「麻煩大了。」
巨大的影子自黑水中衝了出來,直接壓垮了遊廓木宅,發出驚人的碾壓碎裂聲;在眾人的目光之中,那身子猛然張開了數百道鋒利的爪足,昂首狂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