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已經……?

本章節 1764 字
更新于: 2019-01-14
暗紅的光飄散在夜裡,猶如致死的毒霧冉冉昇起。
刀光僅交錯一瞬,兩人剎那便拉開了距離,藤雅被甩向遊廓的方向,江玄迅速搶到童欣身前。
「江……」「現在就下線,離開紅心女王公司!」嘶聲打斷她的話,江玄的聲音異常粗暴:「去公安局,找一個叫文凌燕的人——」
「嗚!」突然一聲尖銳的哀鳴響起,他們猛然望去,只見咬住藤雅肩膀的山貓頭竟被生生拔了起來,下一刻就在空氣中被絞碎,爆出血汁。
「……!」童欣愣了一下,猛往江玄後面縮過去;卻沒想到他竟然反手一抓,直接將她給拖了出來:「妳有沒有聽見我說的話?」低吼,江玄的雙眼睜大,那張臉帶著巨大笑容,逼問分外驚悚恐怖。
「……有……」童欣倒抽了一口氣,心跳幾乎被嚇停,只慌忙點頭,翻出列表。
轉回頭,江玄的目光掃回了藤雅身上,凌厲而滾燙,猶如帶來死亡的火焰。
他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那渾身的氣勢卻鎮壓全場,甚至連灰燼都不再飄揚,極度壓抑。
「……。」藤雅瞇起眼睛,任由肩膀上的鮮血湧出,碎骨開始外翻,淌落到地上被撕碎的山貓屍骨上。
兩個人對峙,彷彿兩頭惡獸凝視著彼此,壓抑著衝動,只等待能咬碎對方喉嚨的那一刻!

江玄還沒出手,他在等著童欣下線的瞬間,到那時他才能毫無顧忌的動手。
藤雅亦沒有妄動,他知道現在硬碰硬的衝突對自己的優勢並不夠,他知道江玄在等什麼——
「咦……」微弱的困惑在江玄身邊響起,童欣的聲音在發著抖:「不能、下線……」
「什……」江玄愕了一下,轉頭。
剎那間,藤雅出手了,數道銀光飛掠而去,直取喉嚨與心口;卻彷彿倒轉一般,江玄的臉猛然又轉了回來,直接正視他的襲擊,白紳士匕首一揮就將它們抽開來,那動作粗暴卻流暢,甚至沒有被傷到一絲一毫!
閃電般的防住那一擊,在一知道童欣走不了之後,江玄立即也出手了,腳步重重一踩,瞬間就衝入了藤雅眼中,匕首揮向他的頸側。
「啪啦!」一聲,藤雅直接以手掌抓住了白紳士匕首,掌心卻發出了金屬的聲響;原來先前那些銀光是無數液態金屬形成的水絲,如今全都竄了回來,包裹住藤雅的手。
江玄的動作沒有一點停頓,腳步一踢掀起灰燼爆飛,「呃……」藤雅低叫了一聲,他的戰鬥意識並沒有江玄的凶狠直接,這一下直接掩住了他的視線;瞬間襲來的心慌只有短短一下,但卻已經成為了這一戰的關鍵。
開戰至今,僅僅數秒之內,童欣便聽見了一個聲音,極為清脆嘹亮:「喀嚓!」
——那是頭骨被刀刃貫穿的聲音。

陰風掀起,吹散月下灰燼,暗紅的光再次照亮了童欣的眼前。
「……已經……?」她張大眼睛,不敢置信。
血夜月下,遊廓死墟,黑衣的人佇立其中,臉上怪笑猙獰,琥珀雙眼殘酷。
江玄的手緊握匕首,純白的刀刃穿透了頭顱,突出的刃面映著混濁月光。
設計師的面部朝下,黑色的血液開始湧出,彷彿雨水大片大片落在地面。

【玩家《玄米茶》吞噬了玩家《小狐》!】

系統的提示跳了出來,於此同時白衣的玩家軀體也化作了數據的碎片,迸裂消失。

「……。」目視著藤雅的角色消散,江玄感覺匕首一輕,反手收了回來,抬起頭:「童心未眠,妳還好……」
問句還沒落下,他頓了頓,想到自己問的必然是廢話,她獨自對上了藤雅,怎麼可能好?
問題在於,那個傢伙對她說了什麼?
江玄並未察覺自己的思路極其無情,而是直接將白紳士匕首上的血液在袖子上抹淨,走向童心未眠。
「他為什麼找妳?」問話的聲音低沉冷酷,江玄皺起眉頭,看著童心未眠:「他說了什麼?」
「……他……」抬頭看著江玄,女孩的眼底突然閃過一抹恐懼,聲音帶上了顫抖:「他說……白暮死了。」
江玄停了一下。
「……白暮死了……」慢慢的,他小聲複述,臉上的笑與眼神都僵硬住了。
江玄站在了原地,低頭看著童心未眠。
低啞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乾澀得猶如砂紙:「……對不起……?」
除此之外,他無話可說。

童心未眠張大眼,愣愣的看著他。下一刻,淚水濕潤了她的眼睛,將那翡翠般的瞳孔模糊一片,湧出了眼角,向下滑落。
她的悲傷曾經被突如其來的戰鬥給打斷過,在被營救的剎那,她確實有所放鬆,然而現在……
那股撕裂心臟的疼痛再度甦醒,眼淚無法停下來,那股痛苦猶如強酸腐蝕著喉嚨,連呼吸都要滴出血。
「白暮、嗚……」哭泣著,她終於能放聲悲泣,跪倒在了餘燼之中:「……他…嗚唔……白暮……!」

悲哀的哭泣聲響徹在天空下,在燈籠村中迴盪。
而江玄凝視著她,臉上除了那道笑容之外,只有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