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相信的人

本章節 1927 字
更新于: 2019-01-12
童欣的眼睛睜大了,一句話卡在了喉嚨裡,沒能再吐出來。
藤雅看著她,臉上沒有笑容,冰冷的綠色眼眸俯視童欣,毫無感情。
「他已經死了。」他平靜地說:「我派人殺了他,剛才。」
「……不要……」沙啞的聲音彷彿血液滴出嘴裡,童欣的雙手仍捂在臉上,指甲痛苦的掐進了皮膚中,開始滲出血絲:「不要說……!」
「妳不覺得奇怪嗎?」高傲而冷漠的盯著她的臉,藤雅的心裡也慢慢昇起一道更深沉的惡意:「他是什麼時候開始音訊全無的?從開局的竹林之後,對吧?」
「你在說、什麼……」低而粗啞的聲音吐了出來,童欣的目光亂顫,雙腿晃了晃,幾乎跪倒。
「我就在這一局遊戲裡,公告都能翻,當然知道啊。」冷冷的笑了起來,藤雅張開嘴,說:「妳都沒有懷疑過嗎?白暮怎麼會這麼久都沒有動作?只擊殺一個玩家?」
「我相信他……」低語,童欣慢慢蹲在了地面上,痛苦的縮成一團,淚水仍不斷的滴著:「而且…那又、怎麼樣……?」
藤雅彎起了嘴角:「妳沒有發現,難道說……江警官也沒有發現嗎?」
啜泣聲乍然而止。

「妳或許不知道……江警官是追捕我多年的人。」細而輕的笑了起來,藤雅看著僵硬的女孩,讓迷惑的話語猶如花瓣輕柔飄落:「也是唯一一個曾經把我送進牢裡的人。」
「他的能力說不定比我還強。」笑而低語,藤雅恣意將殘酷的想像拋在空氣中,在血月下煥發畸形光芒:「他會沒有注意到白暮的狀況嗎?還是說……他猜到我在了這一局遊戲裡,而想要把我引出來呢……?」
童欣慢慢抬起臉。
從十指中昇起的臉龐蒼白,薄薄的血絲自額上滲了出來,滑向睜大的眼睛,那對瞳孔瞬也不瞬,直勾勾的望向藤雅。
「他不會做那種事……」童欣的聲音從氣管裡飄了出來。
「我跟他認識的時間比妳還久喔。」藤雅涼涼地說,同時瞇起了狐狸般的笑眼:「而且,他早就做過這種事情了。」
「……那只是你說的而已。」童欣慢慢的轉動脖子,搖頭。
藤雅聳肩,張開了手掌,立即數張照片跳了出來,在燈籠村夜中格外突兀。設計師特權。
「這個男的叫許愈,原本和江警官是同一隊的朋友。」藤雅隨手拉了一張照片到前面,童欣只見一個笑容爽朗的青年剛出現在眼前,下一刻畫面丕變,變成一張血淋而泥濘的斷頭照片:「在一個任務當中,他被埋伏的獵犬咬死了,當時江警官就在他身邊,他沒有救他。」
「……。」童欣張大眼,接著是一張女人的照片轉了出來。
「這個人叫譚沐雲,她曾經是江警官的戀人。」笑笑的說著,藤雅再次轉動手指,照片一切換的剎那,童欣哽了一聲,沒能說話。
「在一場約會中,她死在了遊樂園裡,他們被關在同一個房間裡,逃出來的是江警官、而她最後成了這副模樣。」又換了一張照片,藤雅繼續說道:「而這位是楊慶,江警官在警校的同學,為了追捕我而合作進行查案……」
「不要說了……」童欣虛弱的吐出聲音。
藤雅瞇著眼睛,笑了笑:「妳知道那一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我不想知道……」搖頭,童欣的眼中再次湧出了眼淚:「不要說了……」
「為了抓我,江警官把昏迷的他當成誘餌,留在一座焚化爐裡。」一字一句低沉而冰冷,藤雅彷彿吐出骨頭般說了出來:「楊慶到最後,連一塊骨頭都不剩。」

「這就是妳相信的江玄、江警官。」再一揮手,藤雅撤掉了還圍繞在他身旁的其他照片,凝視淚流滿面的童欣:「白暮的死,他也有責任。」
「甚至比我大得多……」輕聲說,藤雅緩慢地退了一步,看著童欣的眼淚:「因為他原本,能救他。」

風冷冷掀了起來,吹過燈籠村的焦土,灰燼飄起。
身穿紅衣的女孩蹲在地上,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剎那便被死燼吸乾。
藤雅聽著她哭,看著她哭,臉上是已經習以為常的微笑。
直到聽見了低而微弱的聲音,他的臉色才微微的變了——「你說錯了……」童欣哭泣著,輕輕道。

「殺了白暮的人是你……最大的責任,是你。」淚眼之中,她看著藤雅,雙眼湧著淚水,卻眨也不眨,直直地看著——「不管你怎麼說……我不會幫你、不會被你動搖,我……」
「我相信他……」那句話很輕,猶如雲霧會被輕易吹散。
「我相信他。」童欣搖頭,終於慢慢站了起來。
藤雅的雙眼透出了冷光:「妳比我想得更難處理。」
突然,就在童欣的眼前,一道黑影自遊廓屋簷上一躍而下,直撲藤雅而來!
下一刻,猛然察覺背後有異的設計師一轉身,鏘然一聲、刀刃相交的火花瞬間迸出;然而偷襲的那人動作更快一步,立刻鬆開匕首、掌心爆出山貓頭顱,在怒吼中朝藤雅一口咬下!
骨裂聲響起,鮮血飛濺。藤雅猛然退開一步,臉上的笑容慢慢咧開來,詭異逼人。
「我們正好談到你了……」嘶啞的笑語,他張大眼。
「閉嘴。」黑衣在落地的剎那掀動,江玄的目光恐怖,帶著血絲;他的臉上也有笑容,卻全然不見笑意、而是獵食者的飢餓與暴戾。
「給我離她遠一點。」低沉的聲音震動夜色,江玄向前踩了一步,低吼:「終於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