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魔王

本章節 2423 字
更新于: 2019-01-11
「糟了。」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文凌燕聽見門外已經騷亂了起來,鋼鐵的門扉上傳來碰的一聲,有人用力的捶了一拳:「隊長,妳沒事吧!」
「還沒有。」同樣放大了音量,文凌燕抬起頭朝天花板上的洞口喊,讓外頭更能聽見,她敲了敲電梯門,道:「手動撬開,別花時間去用控制台了!」
控制台已經沒用了——她非常清楚,除非真的是碰上那種小到不行的機率,一個警察才會同時遇到殺人案和電梯故障,更大的可能性是……對方早已準備了這一手,就等著自己入套。
「也就是說,這裡有人也能控制電梯,而且權力比控制室的人還大。」低語著,文凌燕的目光落在控制面板、已經上面的連接器上:「這不是藤雅本人的手段,而是……」話語戛然而止,她突然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什麼情況——之前的假設成真了。
突然,從樓層按鈕之中,傳來了人的聲音:「妳好啊,美女。」
「你是哪位?」冷冷的一句扔過去,文凌燕看見那是一個極小的收發音喇叭,顯然原本的功能應該是用來讓跟受困電梯的人聯絡用的。
……嗯,現在倒也是這麼個用法,然而卻完全感覺不出來對方是打算要救人。
「我……」對方頓了一下,哼哼哼的笑起來:「我說我是魔王妳信嗎?」
「信。」文凌燕根本不打算廢話,直接就順著說下去:「你有什麼目的?」
「嗯,我直說了吧,我沒有特別想殺妳,所以打個商量,你們現在離開好不好?」對面也收起滿嘴跑火車,煞有介事的提出問題:「要不然場面會不好看。」
「告訴我這裡發生什麼事情。」文凌燕道,指了指滿地半牆的血跡斑斑,同時也不動聲色的開啟了自己腰上的記錄儀:「如果你能控制這台電梯的話,之前發生什麼事情,你知道的吧?」
「知道。」收發音喇叭裡傳來的聲音有點機械的冰冷,但是完全聽得出對方的認真:「有殺手潛入公司,想暗殺藤雅,這些人是被他做掉的。」
這樣,監視器假影像的來源也清楚了。文凌燕默默點頭,再次開口:「那個殺手人呢?」
「我處理掉了。」對面回應,語氣透出一絲冷酷的笑意:「他不是第一個來的人。」
「可以想見。」文凌燕低語。藤雅作為罪犯的恐怖作為早就連國外都有記錄,這次逃獄是國際級的警戒,會引出暗殺事件是正常的、以往甚至有國家派出過特殊小組進行過暗殺。
那個遊戲設計師,對於應對暗殺早已駕輕就熟,不過現在看來,現在正跟自己通話的「魔王」或許也是關鍵之一。
「好了,我回答完了。」肯定從監視器裡看見了她思索的表情,魔王的聲音涼涼從喇叭裡傳出來:「妳可以撤了嗎?」
「那你打開門。」文凌燕抬眼,望向監視器,道。
「那妳先答應我啊。」對面哼了一聲,「答應了我就告訴妳怎麼出去。」
「好,我答應。」仍然一臉冷漠,文凌燕回答,並且完全不打算履行承諾。

沉默。
「……呵……」突然,喇叭裡發出了冰冷的笑聲,令人心頭一緊。
「那,妳打算怎麼跟妳的隊員解釋?」慢條斯理,魔王的聲調慢慢的沉了下去,染上陰冷的笑意:「妳在說謊,是吧?」
「我不說謊。」文凌燕面不改色。
「前提是妳這句話是真的。」對面也一針見血,態度丕變,冷酷無情:「既然我們沒能談妥,怪我也沒用了。」

這個人做結論的速度之快,令她驚愕,下一刻只聽到喇叭裡再度傳來聲音,冷冷的指示:「爬到天花板外面。」
文凌燕抬頭看了一眼黑暗的洞口,微微皺眉。雖然以自己的能力來說,要上去還是能做到的,但是……「太高了,我搆不到。」
如今,哪怕只是一秒也好,也必須爭取到能讓外面的隊員能撬開門的時間。
在這個前提之下,她並不畏懼和對方交談。
卻沒想到,對於她的話語,「魔王」的反應竟是——
「嘶……」的聲音響起,一道白霧直接從電梯地面的四個角落噴出來,開始自她的腳邊升起。
「自己想辦法上來。」冷冷的,喇叭裡的聲音響起來:「如果腎上腺素不夠的話,妳可以回想一下『鬼屋』的現場。」
「那就不用了。」應道,文凌燕縱身一躍,抓住了洞口飛快的竄出了電梯廂外。
黑暗與風同時拍在臉上,藉著電梯內的光線,她看見四個噴口也在同時就停了運作,但那些白霧卻也已經積了十幾公分。
如果現在再跳回去的話,自己的腳不一定能從腐蝕中保住。稍微一衡量,文凌燕也放棄了再回去裡頭的想法,在死亡密室中與看不見的敵人周旋並不是她拿手的範圍。
剛思考著該怎麼辦,她忽然感覺到了細微的震動,接著便看到——纜繩開始轉動了。
低沉的嗡嗡聲響起,電梯開始運轉了,她聽見從門縫外傳來隊員們的驚叫與怒吼,然而下一刻,整個鋼鐵車廂拔地而起,載著她向上衝進了黑暗之中。

黑井中,唯一的光源是從電梯廂內的燈光,照到外頭來極為微弱。
向下吹襲的狂風大作,文凌燕無從觀察環境,一隻手扣緊了洞口避免自己滑出去、另一手則已經拔出了槍,緊緊握住。
數十秒之後——應該已經過了六、七層樓,她無法確定,但當電梯慢慢停止運作時,她並沒有在眼前看見門。
……停在電梯井中間了……?滿懷警覺與戒慎,她迅速眨了幾次眼睛,很快適應陰暗的環境。
接著,聽見了電梯裡傳來了聲音:「轉身,牆上。」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她回應。
轟隆一聲,整座電梯向下一沉,差點將她摔翻。
「轉身,進去牆上的洞裡。」冰冷的聲音從喇叭中傳出來,穿過了洞口,在黑暗中傳進文凌燕的耳中:「否則我現在就讓電梯直接摔到一樓去。」
「……。」這麼說來,應該不是陷阱了。眼看對方的態度堅決,文凌燕也已經獲得她想確認的事情:「魔王」確實還不打算殺自己……只是殺了也無所謂。
這樣的話,之後還是按照他的指示行動,更加穩妥。
心中暗定了之後的走向,文凌燕也轉身,踩在微微搖晃的電梯上頭,走向了樸舊的牆面。
牆上有一個洞,足夠讓人彎身進去的。
「……。」微微瞇眼,她伸出手,碰了一下洞緣,立即明白了一件事:「這裡也死過人。」
再低頭一看,她在看見電梯天花板與洞口的噴濺血跡後,不禁感到一陣心寒。
腳下的電梯發出細微的震動,再次下沉了一點,逼迫她的動作。
別無他法,文凌燕只得迅速踏出步伐,鑽進了這個洞中。
她的腳一離開了電梯,就聽再度運轉起來的嗡嗡聲響起,車廂迅速地上昇離開,就這麼將她留在洞中。
徹底的黑暗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