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電梯裡

本章節 1829 字
更新于: 2019-01-11
負責操作電腦的警員名叫張灥,三個泉字疊在一起也唸泉。
他一手還調轉著投影幕裡的監視器畫面,一邊探頭去看自家隊長和同事檢查完裝備,謹慎地準備踏進電梯裡。
「監視器有什麼異常嗎?」文凌燕剛一站進了車廂間,立刻開口問他。
「有。」點頭,張灥迅速回報,起身改坐到電梯門口,讓文凌燕能直接從裡面看見他手上的投影:「直到現在,影像都還是一副正常的樣子……有三個人在電梯裡,他們在等到自己的樓層。」
「什麼東西?」粗眉毛愣了一下,轉頭看了看四周,臉色整個青了:「我們旁邊還有一個人嗎?」
「不是,是假影像。」冷靜地把答案告訴下屬,文凌燕伸手,張灥立即意會,將一顆連接器遞給了她。
身旁的粗眉毛的腦子貌似還沒轉過來,文凌燕很快就打開了樓層按鈕下邊的金屬蓋,將連接器給插上了控制面板。
「我一次只能進行一邊,」看見投影幕上跳出來連接成功的字樣、以及附帶的系統訊息之後,張灥皺起眉,看向文凌燕:「先調監視器還是先檢查這個?」
「……先檢查,把監視影像傳回辦公室讓其他人處理。」僅短短的思考過後便下了指示,她掃了一眼立即開始動作的張灥,接著就朝粗眉毛一招手,讓他靠過來:「彎腰。」
「啊?為啥?」困惑歸困惑,他還是按照長官的指令,彎下身來。
下一刻,一股重量直接壓了上來,粗眉毛唔了聲,連忙馬步一踩,手掌磅地抓住了電梯門口才撐住沒摔倒。「隊長,妳做什麼啊……」手忙腳亂的穩住了,粗眉毛問道,聲音裡滿是詫異:「話說,隊長妳怎麼那麼重?」
「我的肌肉量比較多。以後別對女生說體重的問題。」回得冷淡,文凌燕半跪在自家隊員的背上,冷靜的指示:「撐著點,我要檢查天花板。」
「啊?天花板有問題嗎?」剛開口就正好被膝蓋一個頂到肺,粗眉毛嗝了一聲,聽見頭上傳來金屬廂蓋被推動的聲響。

「恰……」一片蓋板被文凌燕向旁推了開來,一下子就在電梯上開出一個黑色洞口,冰冷且陳舊的風登時吹了進來。
「隊長,外面那是……」張灥探頭進電梯,皺著眉頭向洞口看。
「電梯井。」應得平淡,文凌燕從粗眉毛的背上落了下來,拍了他的腰一下:「衣服髒了,回去乾洗或是換新的費用報公費。」
「啊……」粗眉毛遲鈍了一秒才回應,伸手到背後摸了摸,收回來看見沾上一大灘血跡時不禁也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妳要特別去看電梯井?」張灥問道,他手中的解析還在進行中,手指沒有停下過。
「哎,是啊?電梯井會有什麼問題?」粗眉毛也問道,並非是不信任,而是認真的想知道原因。
作為第二隊的成員,他們都是或多或少參與過追捕藤雅的人,但其中最負經驗的必然是眼前的女警官。
三年之前,她所做的許多決斷都曾經是奇怪的,但之後的發展卻也叫他們心服口服——這個人對現場的判斷能力無疑是最優秀的。
至於他們現在正住院中的副隊長,帶頭行動時確實是個猛人,不過要說到現場指揮,這群小夥子還是更服文凌燕的手段。
現在,他們都等著文凌燕開口,說明她的思路,以及接下來的行動指示。
「——裡面已經沒有線索了。」果然一開口就直奔重點,她用眼神劃過電梯廂內,就像一柄刀刃般飛快地橫過四個角落,最終落在電梯內的控制面板:「殺人的方式太俐落乾淨,如果不是鑑識組的專業能力,除了這裡可能有假影像的資料來源,我們找不到其他的東西。」
她的思路一向很果斷,既然沒有能蒐集的線索,那麼就擴大範圍。
「所以就往外找嗎?」張灥點點頭,明白了。
「還真是簡單粗暴……」粗眉毛也嚴肅的點頭。
「……血裡有灰塵。」文凌燕搖搖頭,指了一下地面,兩個男人愣了一下,連忙低頭一看,才發現一片血泊中,正是在被揭開的頂蓋正下方,有幾團灰塵浸滿了血,黏糊糊卻渺小的隱在地上。
「妳是從這裡判斷的……?」張灥的聲音掩不住訝異。
「否則我會等你的分析。」文凌燕點頭,抬起臉望了一眼外頭黑洞洞的電梯井,似乎已經不打算再多說,只是向前踩了一步:「我上去看看。」
「哎,那我……」「等我。」文凌燕表達得很清楚,接著不待他再多說話,原地一躍,如同抓住單槓般扣住了洞口的邊緣,正要一個挺身——電梯突然震了一下,下一刻厚重的門扉突然動了起來,朝中間夾了過去!
「出去!」厲聲一喊,她立刻抬腳一踹,直接將粗眉毛給踢了出去、連著張灥也一起摔開來;但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了,「隊長!」只聽見張灥一聲大吼,文凌燕只來得及一收腳,腳尖剛縮回來的下個瞬間,電梯門就重重地闔上了。
-
-
-
-
因為繪師很開心的先畫完了藤雅的圖,請允許我臨時將推薦票2019的達標獎勵做更動。
小狐狸超棒的,在此放出!
服裝和髮型都是還在服刑中的狀態。